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八章:碰瓷

作品:堒墟|作者:斗城八爷|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03 22:52:49|下载:堒墟TXT下载
  “过奖过奖...”陈遥来故作一副得意的模样,接着便又对着中年男人问道:“你是他们的带头大哥?那定时这里头最大的了罢!”

  “难道不想?”中年男人皱了皱眉,道:“我三个都姓乌,虽不是亲生弟兄,但却胜似亲生的....”

  “是吗?”

  “是!”

  陈遥来迟疑了一下,也没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想,既然知道他们的姓氏了,却还是不知该如何称呼,索性一起问了姓名得了。

  “光知道你们的姓氏了,却还是知道该叫你们什么”

  “哈哈...”中年男人见这小娃爽直可爱,颇有些意思,便按年级大小排行一一介绍了兄弟几个。

  陈遥来这才知道,那中年男人原来叫作乌常孤,那又高又瘦的叫作乌常俊而那个又黑又矮则叫作乌常暴。

  “眼下呀....陈遥来对着乌常孤说道:“我娘亲已重病在床,正急需要救治!”

  “好说!”

  “而我爹又被你们打伤也急需要救治!”

  “好说!”

  .......

  ......

  “一切都好说!谁叫咱家是开药店的的,一切包在我的身上,我那里有世上最好的药,只要人还尚有一口气在,保证还你个活泼乱跳的活人来!”

  “有这么神?”陈大福半睁着眼看了看他,道:“我书读得少,你可别骗我!”

  “岂敢,岂敢....”乌常孤一边摇头一边笑。

  “希望如此!”陈遥来难免有些半信半疑,也不知此人说的是真是假,但眼下也并无其他的办法了,也只得叫他们试试,若真的如他所说,医治了母亲岂不美事一桩。

  “哎哟...”陈大福忍不住大声叫喊了一声,捂住肚子朝摊手乌常孤道:“我肚子实在疼得厉害,你手里现在有什么药呀?我现在就急需救治!”

  “好说!”乌常孤说着便立马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黄色药瓶,迅速打开瓶盖,倒出一颗豆大、颜色通体成黄色的药丸,顺手就递给了陈大福。

  陈大福拿着药丸,对着天空仔细端详,心里还有些将信将疑。

  “我说老乌呀,你也忒小气了些罢,这么小的药丸就把我给打发了?”

  “小了?”

  “嗯!”陈大福点了点头,道:“我可是内外伤都有呀!”

  “这么严重?”

  “那可不!”乌常孤当即撩起衣服露出先前被乌常暴踢伤了肚子,说道:“你看,还有外伤!”

  “一颗药丸还不够?”

  “不够,不够!太少,太少!”

  “你这老倌!”乌常孤忍不住笑道:“你这个人呀真不知足!你可不知我这个药丸的来历!”

  “什么!”陈大福一听‘来历’二字便来了兴致,急忙朝他问道:“什么来历?!”

  “也罢!”乌常孤见陈大福一脸认真地望着,便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好我就与你说说这药的来历....”

  “细细道来!”

  ......

  .......

  乌常孤将那药丹,从哪里采得原材料,怎么炼制,说了个大概,听得那陈大福、陈遥来父子俩是深信不疑。

  原来呀,乌常孤口中所说的这个药丸可大有来头,里头不光用了很多药材,而这些药材还必须从那荒钭地界的高山峡谷之中才可采得。

  实在是珍贵非常,接着再用大火炼制,经过七七四十九天方可成形。

  “好药,好药!”陈大福拍手称赞,听乌常孤说了半天,却也没说那药丸叫什么名字,便忍不住问道:“此药可有个响亮大气的名字?”

  “当然有!”

  “叫什么?”

  “藏橙无极丸!”

  “名字也好听!”陈大福称赞道:“那果真是世上少见得的神药”。

  乌常孤见陈大福手里还拽着‘藏橙无极丸’,便笑着打趣说道:“究竟是好听还是好吃呢?”

  “是既好吃又好听!”陈大福这才意识到那‘藏橙无极丸’还在自己手里握着,便二话不说,一口放在嘴里迅速吞下去。

  乌常孤见状,也忍不住笑将起来。

  陈大福自从吞下‘藏橙无极丸’以后,立马身体开始变得舒畅起来,胃里暖暖热热的,犹如像刚喝了一壶不温不烈的小酒一般,精神充沛,浑身充满力量。

  “我先能打死一头牛你信不信?”陈大福将胸膛挺得非常高,原来弓背驼腰,现在是昂首挺胸,无比自信,高大!

  短短半个时辰,他就感觉身体哪里都好得很,连以前的老风湿也好了。

  他自觉地撩起衣服,笑着称赞道:“这药果然厉害,瞧我这肚子,先前还紫色一块青一块,皮还脱了一大块,可现在你瞧,居然变得完好无损,身体也结实了不少!”

  “那是自然!当然是好药了”不知何时乌常暴站在了陈大福的身后,只见他黑脸黑手,着实把人吓了一跳。

  陈大福将要朝前走,就一把被乌常暴扯住了胳膊。

  陈大福紧皱了眉头,望着他道:“刚才你大哥才用药救了我,怎么?你现要打我?”

  “哎呀,老哥呀”乌常暴皱眉苦笑道:“你这是说哪里的话呀?我乌常暴就是再浑,也不可能不听我大哥的话。哪里会有再打你呢?”

  “希望你说到做到!”

  “真不打我?”陈大福这才长舒一口气,只觉胳膊被那矮冬瓜拽得有些疼痛,便‘哎哟’一声叫喊出来,慌得乌常暴赶紧松开了手。

  “不敢,不敢!”乌常暴脸上微微泛红,还变得有些不好意思,又是向陈大福连连作揖,又是弯腰赔礼致歉。

  “唉哟....”陈大福一边揉着胳膊,一边叫苦道:“不行了,不行了!我这胳膊肯定是废了,折了!”

  “啊?怎么就折了呀!”乌常孤赶紧走到陈大福跟前要察看他的伤势,询问道:“怎么就折了呢?!”

  “这是来碰瓷来了啊?”乌常暴有些愤愤不平,瞪大眼睛望着陈大福,道:“我只是轻轻拽了他一下而已,怎么可能胳膊就折了?!”

  “你这力气那么大!”陈大福见乌常孤在这里,量这矮冬瓜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便大起胆子,说道:“谁知道你用了多大的力气?,我看呀,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想故意要死里整我!”

  “你!”乌常暴瞪大眼睛,心里是有苦难言。

  “孩儿呀,我的乖孩儿!你切莫把那‘碧寿丹’给这伙人,你也看见了,他们这就是要将爹往死了整呀”说着又装模作样,‘唉哟’的苦叫起来。

  陈遥来见陈大福眼里竟没有一滴泪水,眼睛还来回地在乌常孤和乌常暴之间转移,明摆着是要讹人家一把嘛!

  真是人不要脸,鬼都害怕。

  他心想:“眼下我还有卧病在床的母亲,想着她老人家现在还等着乌常孤的神药救治呢,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些事而得罪了人家,莫要耽搁了救治。”又想:“如若当着众人的面揭穿爹的话,势必不给他面子,以后定会拿此事来戳我的脊梁骨,那可如何使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