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九章:老江湖

作品:堒墟|作者:斗城八爷|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07 19:44:50|下载:堒墟TXT下载
  “你过来,过来!”陈遥来离开陈大福,便对着乌常孤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自己跟前来。

  “小英雄有何吩咐?”

  陈遥来将嘴凑到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半天。

  乌常孤一边笑一边摇头。

  “遥来孩儿,你背着我,究竟给他说了什么?”

  陈大福望着陈遥来,甚是不解。

  “我叫他呀....”陈遥来装作很淡定,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说道:“我叫他莫要这般欺负我们父子,若是给惹急了,哼哼,叫他什么也捞不着!”

  “遥来说的是!”陈大福连连点了点头,赞道:“这才是我陈大福的乖孩子嘛!不枉为父的对你疼了一遭!”

  “是,是!爹说的是!”陈遥来面露些许尴尬的颜色,低着头,不停地点头称是,可想了半天,却始终也想不起陈大福何时对自己好过。

  按照陈遥来给乌常孤的意思,要在陈大福面前扯一个慌。

  他心想:“既然他儿子都那样说了,那就将玩笑再开大点,逗耍一下也好”。

  “我呀....”乌常暴冲陈大福笑道:“我这还真有一味能治断腿断脚的丹药,就是不知道陈老倌赏脸否?”

  “当然要给给面子!”陈大福‘哈哈’几声,听得‘丹药’二字立马就喜上心头,赶忙上前说道:“你宝贝还够多的呀!”

  “谁叫咱家谁开药堂,自家随身带的那可是上等的药呀!”

  乌常暴眉飞色舞地说道。

  “你这老倌一点都不老实,有这等神药也不拿出来与我瞧一瞧,藏着做甚?”

  “我还不是怕你嫌弃.....”

  “哪里肯嫌弃?欢喜还来不及,嘻嘻,你还有什么好宝贝呀?!快,快拿出与我瞧瞧!”

  “那我就献丑了!”乌常孤果真从衣袖里拿出来一个黑色的,大小居然与先前那个‘藏橙无极丸’的瓶子差不离,只是略大些许。

  乌常孤捏了捏嗓子,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说道“此药丹唤作‘藏乌混元丹’!也是从‘荒钭地界’的高山深涧之中采药,然后用大火炼制而成!只是嘛,哈哈”说着他又故意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只是这药炼制的时间稍长些,需九九八十一日,药力甚大,厉害得很!”

  “真的?”陈大福还是半信半疑,问道:“比起那‘藏橙无极丸’如何?”

  “厉害得多!”乌常孤伸出手,比划道:“就一个作天一个作地!比起那‘藏橙无极丸’不知强上多少倍哩!”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如此说来.....”陈大福听着有些半信半疑,心想:“世间还这等神药?这老小子该不会是欺我是个山野农夫,没见过世面罢”

  “你这药果真有那么灵验?!”

  “童叟无欺!”乌常孤点了点头道:“如假包换!绝无虚言”

  “果真是这样,那就.....”陈大福回想起刚才吞下的那颗药丸,现在都还浑身热腾腾的呢。

  “我还意犹未尽!”他瞪大眼睛望着乌常孤,口里喃喃自语道:“这一颗豆大的药丸哪里能够我吃!就我这虚弱的身子骨,得多吃那药丸,得大补,最好是把那老小子家里的药丸吃个罄净才好哩!”

  陈大福面露欣喜之色,满嘴哈喇子直流,嘴唇还不时上下翻动抽搐,若其他人见了定会忍不住想要发笑,但这个乌常孤却心里平静如水,依旧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

  他看着陈大福,又想起陈遥来与他私下说的那一番话,说什么陈大福平日里就爱装模作样,什么演起戏来也是无人能及。

  那就索性就陪他演到底,耍他一耍。

  “可惜,真是可惜!”乌常孤故意朝看了陈大福看了几眼,接着就摇头哀叹起来。

  “可惜什么?”陈大福见状,大为不解,撇嘴说道:“哼!你这老倌儿怎么见了我就唉声叹气呢?”

  乌常孤苦笑道:“我那‘藏橙无极丸’好倒是好,就是与其他的药丹不同!”

  陈大福皱了眉,问道:“有何不同?”

  “这药丹吃了倒是能治百病,但是唯独这个腿折脚断之类的伤却有些不同”乌常孤瞟了陈大福

  一侧的胳膊,心中暗喜,故意又停顿了一阵,说道:“这药丸奇怪得很,需将所有的关节都打折了才好治”

  “什么!”陈大福忍不住笑将起来,摇头叹道:“我说呀,你这个老倌哪里都好,就是小气!”

  “啊?”乌常暴瞪大眼睛,不解地望着他。

  “你舍不得便就舍不得嘛!却要编这番疯话来哄骗我?难道是欺我山里人没见过世面?上不了台面?”

  “你呀,你呀...”乌常孤忍不住扑哧笑了,接着又赶紧解释道:“你又说哪里的话呀!我‘寿安堂’里头的药材呀多得数都数不过来,区区一瓶‘藏乌混元丹’有何不得?只是...”

  “只是什么?”

  “哎...只不过这药本是内服之药,徐兄可曾理解‘置死地而后生’这句话的意思否?”

  “不知!”陈大福摇了摇头,说道:“我一个大字不识的山野村夫哪里听过这些?你就直接了当地说罢,别弄这些个文绉绉,酸溜溜的辞藻可好?”

  “也罢,也罢!”乌常孤苦笑着叹了一声,道:“通俗来说就是以伤治伤!何为这个‘以伤治伤’呢?简单来说,就是先不吃不喝,饿上些日子,再来服用此药,当待那好腿好脚慢慢变成了废腿废脚之后,方可再配合这‘藏橙无极丸’,然后一齐服用,才可见效!”

  “麻烦,麻烦,真麻烦!”陈大福不禁大声举起手来,说道:“这样来来回回,反复折腾,迟早会把人给折腾死的!”

  “对呀!一般人很难忍受的!”乌常孤见状,心中大喜,接着又上前补充道:“而在治疗的过程甚为复杂,就拿着好腿好脚变成废腿废脚也要半年一年的光景,期间还不能吃肉喝酒,只得吃些清淡黍米之类的食物。待四肢变得完全残废不能动弹了,选择最佳的时机,再继服用那药丹!我保证最多不出十天半个月,就能痊愈!”

  “痊愈?”陈大福冷哼一声道:“我看病没治好,人都吓死了!”这哪里在要救人呀,简直就是折腾人嘛!

  陈大福被乌常孤这番说辞给惊了一身冷汗,于是连连摆手推脱道:“莫要再说,莫要再说!不吃肉不喝酒和废人有什么区别?”

  乌常孤心里暗喜,似笑非笑地朝他问道:“那徐兄的胳膊应当如何治疗呢?”

  “啊?”陈大福喉咙不禁哽咽了下,似乎没听到他说得话一样。

  乌常孤又道:“我是说,我这三弟呀,他年轻气盛,不懂事!误折了你的胳膊,我这个做大哥的,也不能坐视不管,是不是?”

  “你是得好好管管,都这么大的人了,下手还没个轻重!”

  “嗯,我替他对您陪个不是”乌常孤似模似样地朝他拱了拱手,又道:“为了表达我等兄弟几个歉意,我甘愿奉上‘藏乌混元丹’”

  “您看!您是选择将四肢一齐打断了再治还是先用药把腿废了再用药疗呢?!”

  “不必,不必!”陈大福朝后退了几步,一边活动着胳膊大腿,一边笑着说道:“你看!好了!全好了!能跑,能跳!”

  果然不出陈遥来所料,这陈大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装模作样,目的就是想讹诈那乌常孤,怎料一山还比一山高,对方竟是个老江湖,哄得他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