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一章:纸到底是包不住火

作品:堒墟|作者:斗城八爷|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07 19:44:50|下载:堒墟TXT下载
  “哼!为何不让我出去?!”陈遥来瞪大双眼,怒视乌常暴,厉声道:“你凭什么不要我出去?!”

  乌常暴双手抱胸,像顽石一般地挡在大门口,脸上没有表情,冷冷地说道:“这是大哥的意思!”

  “啊?!”陈遥来望着他,问道:“你大哥究竟是什么意思?”

  乌常暴说道:“大哥说,你们几个之中,除了你,其他人都可以任意出入爱走也不留!”

  “岂有此理!”陈遥来皱了皱眉头,又道:“这是什么道理?!为何只独我一个不能离开这里?!”

  乌常暴冷哼了一声,道:“你心里比我清楚!”

  “遥来?”徐大娘握紧徐有福的手,焦急地望着他,问道:“他说这话究竟是何意呀?我怎么不明白呀”

  “哎!”陈大福朝当即朝后面退了一步,低头叹道:“纸到底是包不住火的,该知道还是会知道,想瞒怎么能瞒得住?”

  徐大娘瞟了他一眼,见其眉头紧皱,五官挤作一团,心里也猜出了几分,说道:“开始呀,我还纳闷呢,咱这家一无甚么权势地位,二又无甚么金钱钱财,怎还能住进这等高大富贵的宅邸呢?难道遇着个甚么富贵亲戚不成?可又一想,你我两个有没甚么能耐本事,哪来富贵亲戚!哼!就纵使有,那也是个几日都揭不开锅的穷亲戚!”

  乌常暴见徐大娘眼睛炯炯有神,面色红润有光泽,比起先前卧病在床的样子,颜色倒好看了许多,便对着陈遥来说道:“我瞧你的娘,精神大振,满脸红光,想必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罢!”

  徐大娘未等陈遥来开口,自己便朝前走了一步,拱手施了礼,笑道:“托你家洪福,我总算捡回一条命来!多谢,多谢!”

  乌常暴对着她拱了拱手,道:“那都是我大哥的功劳!要谢,便谢他!何来谢我?”

  徐大娘见这小黑胖子,黑脸黑嘴、面无表情,就知是个性格乖张、不近人情的主,也就不想再亲近与他了,便长吁一口气,挤出笑容道:“好,好!”说着就迅速将脸转到一边,退了了回原先的位置去了。

  乌常暴朝陈遥来问道:“现在是不是得告诉我们那‘碧寿丹’的下落了?”

  “不能!”陈遥来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告诉你们的时候!”

  “他娘的!”乌常暴将环抱在胸口的双手拿了下来,黑了脸,瞪着他道:“你小子在说什么?!有本事再与说一遍!”

  陈遥来大起胆子吗,理直气壮地说道:“现在我大哥还不知下落!怎么可能告诉你那药丹的下落呢?”

  “他娘的!”乌常暴狠狠骂了一句,说道:“笑话!腿长在你大哥身上,他去哪里我们怎么知道?哼!难道还得帮你找大哥不成?”

  陈遥来点了点头,说道:“反正我不管!现在人不见了,而且还是在们这里不见的,那就应该由你们负责了!”

  “笑话!你小子还讹上我们是罢?”乌常暴望着他道。

  陈遥来当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手抱胸,说道:“反正我就是不管,你必须帮我找到人!”

  “你!”乌常暴握紧了拳头,欲要出手打他,不料却被刚从外面回来的乌常孤与乌常俊撞上了。

  乌常孤赶紧扶起坐在地上的陈遥来,又大声呵斥乌常暴给退下了,面带几分颜色,说道:“你这是怎么了呀?小英雄?”

  陈遥来也不拍屁股上的灰尘,还是双手抱胸,倚靠在乌常孤身子,一副面无表情、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不管,我就要大哥!我不管,你们必须帮我找到!”

  “他娘的,这不是无赖嘛!信不信老子给你一脚”乌常暴瞪大眼睛,抬起脚,佯装要去踢陈遥来,但见中间横着个乌常孤,便只是骂了几句难听的话而已。

  乌常孤有朝四周瞟了瞟,只瞧着陈遥来家总共才三个人,那陈小福却不在,这才恍然大悟起来,小声说道:“原来是小福不见了呀!”

  “嗯!”徐大娘点了点头,说道:“一大早就不见了!”

  乌常孤说道:“会不会自己出去玩去了呀!说不准一会就回来呢”

  “回来?”徐大娘看了看他,又道:“出去都快一整天了!要回早该回来了罢”

  “是,是!我看小福呀,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乌常孤头望着天上,小声说道:“这就奇怪了!小福究竟去哪里了呢?”

  徐大娘似乎能听到他说话一样,便又问道:“你这里哪里有小溪?”

  “啊?”乌常孤有些不解,便问:“大嫂何故要问这个呢?”

  徐大娘长叹一口气,接着瞟了陈大福一眼,才对着乌常孤说道:“那你有所不就不知了!我那个儿子嘛,和他老子一样,就喜欢去小溪边玩耍!”

  “哦!原来如此!”说着乌常孤又朝天空望了望,说道:“今天这天气也不好,是不是去其他地方了呢?”

  “天气好不好,有甚关系?!”徐大娘望着他,说道:“难道你以为我儿去小溪里洗澡去了?”

  乌常孤点了点头,轻声‘嗯’了几声,见徐大娘面色红润,容光焕发,便忍不住笑了笑,问道:“嫂子近来身子可好些?我这里住着还称心罢?”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徐大娘见乌常孤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便也赔笑着道:“哈哈,这里吃的好住的好!称心,称心得很呀!哈哈”

  “称心就好,称心就好!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有什么尽管吩咐,莫要拘束!哈哈”乌常孤说道。

  “哼!”陈大福冷哼了一声,骂道:“称心个屁!这里只许人进,却不许人出!”

  “你!”乌常暴瞪大眼睛,朝前走一步,想要教训他一番,骂道:“谁不让出去了?!”

  “我说!乌老倌,你也忒不地道了罢!”陈大福走到乌常孤跟前,说道:“你是怕我儿跑了还是甚么呀?竟不让踏出这里半步!这和在监狱牢房有什么区别?我儿是你亲自请来家里的上宾贵客,我就想问问,你这平日里都是怎么礼待客人的啊?”

  “这...”乌常孤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低着头,一脸愁苦道:“‘嗡,嗡!’吵死人了!看来得赶紧找到那个陈小福才是,一起打发这等人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