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三章:吃白食

作品:堒墟|作者:斗城八爷|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11 17:58:01|下载:堒墟TXT下载
  “咦!那小子倒是没骗老子!果然这里有热闹看”乌常暴一抬头便就看见个写着‘金凤阁’三个金灿灿大字字样的匾额。

  看热闹的人甚多,都围挡在‘金凤阁’的门口前的大街上,将这里围着个水泄不通,里外三层!

  突然,人群中有人破口大骂道:“他妈的!你这天杀的混蛋,简直活得不耐烦了!敢来我‘金凤阁’造次。哼!也不打听打听我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他娘的!是什么地方?哼!还不是一个藏污纳垢之所!”乌常暴一边朝那声音方向望着,一边小声喃喃道,听声音他便知是谁,便又忍不住对着乌常孤笑道:“那‘金凤阁’的婆子又在训人骂娘了!”

  乌常孤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看乌常俊。

  乌常俊连连摇头,叹道:“那婆子是出了名的牙尖嘴利,看来此贼恐怕今天是凶多吉少了呀!哎...”

  乌常孤各瞟了乌常暴和乌常俊一眼,说道:“也不知那个采花贼生得是哪般模样?要走近人群里头瞧一瞧才是!”

  陈大福有些不以为然,冷嘲热讽道:“看!怎么看?!那围着看热闹的人都不下好几百,将那里围得死死的!怎么看?”

  “这个好办!”乌常暴微笑着,又朝乌常暴使了个眼色,说道:“去!叫他们让开一条道来!”

  乌常暴‘嘻嘻’邪笑了一下,说道:“是!”说着便朝那人群走去。

  “闪开,闪开!都给老子闪开!别挡着老子的路了!”乌常暴撸起衣袖,露出粗壮的臂膀,黑着脸大声高呼道。

  那挡在面前的人,见他黑着脸,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哪个还敢挡着他去路,纷纷都让开一条道来,然后乌常孤、陈大福等人趁势立马就挤了进去。

  在人群的中央站着个年近半百、半老不老,而且还一脸脂粉,杨柳细腰的娘们儿。

  陈大福见状,就已经猜得此人便是那‘金凤阁’的婆子了,于是忍不住朝她高呼道:“那采花贼到底生得哪般模样?怎么还套着个麻袋呢?”说着又朝站在她旁边一个头上套在麻袋的人望了望。

  那娘们儿瞟了陈大福一眼,见其枯瘦如柴,还身着粗布麻衣,就知道是个穷鬼无赖,终究还是个吃白食的主儿!便就不想搭理于他,于是将脸歪在了一旁。

  乌常暴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故意朝陈大福咳嗽了几声,朝那娘们儿拱手施礼道:“凤妈妈别来无恙!”

  那娘们儿一眼就认出了乌常暴,知道此人是‘金凤阁’的常客,‘寿安堂’的三掌柜,有钱阔绰的大金主!原先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咧嘴笑着回礼道:“那里的话,托暴爷洪福,我老婆子好得很,好得很呀!”说着又瞟了瞟站在他旁边的乌常俊和乌常孤。

  早已料得三人的关系,将要开口说话,就给乌常俊的一个咳嗽声给打断了。

  乌常俊望着凤婆子说道:“凤妈妈可是偏心,就只想着我家三弟?”

  “哪里的话!”凤婆子笑道:“俊爷风度翩翩,潇洒英俊!哪敢将您忘记呀!嘻嘻,您可有好些日子没来我这里了!叫我那些女儿呀,都好生盼望的呀!嘻嘻”

  乌常俊微笑着点了点头,指着凤婆子旁边那个套着麻袋的采花贼道:“为何要给他套着个麻袋呢?快些打开让我等瞧瞧!究竟是个什么采花大盗嘛!”

  凤婆子笑着看着他,说道:“那就请俊爷猜猜,嘻嘻”

  “啊?”乌常俊对着凤婆子摆了摆手,‘嘿嘿’笑道:“不敢胡乱瞎猜!怕猜错了叫人耻笑的。”

  陈大福见状,忍不住上前走了一步,说道:“那叫我来猜猜!如何?”

  凤婆子看了看乌常俊,问道:“你们认识?!”

  “嗯!”乌常俊点了点头。

  凤婆子这才又对着陈大福微笑起来,以为其也是个富贵阔绰的大财主,接着便上下仔细打量起来,可怎么看,也不像个有钱的金主!难道是个有权势的老爷?

  凤婆子对着陈大福拱手施礼道:“敢问这位爷该如何称呼呢?”

  “徐爷!”陈大福双手抱胸,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原来是徐爷呀!”凤婆子一边微笑,一边寻思着眼前这个‘徐爷’究竟是什么来头,想了半天恁不知道是谁,便又忍不住向他问道:“哪里的老爷呀?”

  “我..”陈大福怔了一下,用手指了指乌常孤,又道:“那说起我的来头,那可大了去了!”

  “哦?”凤婆子看了看乌常孤,见此人站在乌常暴和乌常俊两人中间,便料想到这个就是‘寿安堂’的大掌柜,又拱手施礼道:“想必这就是‘寿安堂’的大掌柜了罢!嘻嘻”

  乌常暴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凤妈妈果然好眼力!没错!这便是我‘寿安堂’的大掌柜!我的大哥,常孤大爷!哈哈”

  “呀!”凤婆子又惊又喜,赶紧对着乌常孤拱手施礼道:“失敬失敬!我老婆子人老眼花!竟不识得常孤大爷,哈哈,简直该打,该打呀!”她一边说还一边用手轻轻拍打自己的脸颊。

  乌常孤连连摆手,说道:“凤妈妈言重了,言重了!”

  “哈哈”凤婆子见这个乌常孤一副正直模样,也不像经常出入烟花之地的人物,以后定也没有什么交集可言,便也就没有什么心情去打听他的事情了,于是立马将脸转到陈大福身上,微笑着说道:“今天来得各个都是贵客呀!嘿嘿!”

  陈大福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可不是你家的贵客!就是来凑个热闹而已!”

  凤婆子知道陈大福在因为刚才怠慢过他心里有些不痛快,便赔笑道:“徐爷您这是说哪里的话呀!既然你是暴爷和俊爷的朋友!那便是我的朋友呀,嘻嘻”

  乌常暴听得‘朋友’二字,便连忙上前解释道:“他可不是我的朋友!我哪里能有那样的朋友呀!”

  “啊?!”凤婆子疑惑地看了看他,便又朝乌常俊问道:“莫非只是俊爷您的朋友?”

  乌常俊看了看乌常孤,便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说着又用手指着凤婆子旁边的那个麻袋说道:“我们站半天了,还不知道妈妈麻袋里究竟装着个什么采花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