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八章:上路

作品:堒墟|作者:斗城八爷|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17 21:12:12|下载:堒墟TXT下载
  “三叔!”乌苏离一脸认真得,望着乌常暴,问道:“你们究竟还打算关我多久?”

  “这个...”乌常暴怔了一下,叹道:“苏儿啊,三叔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又聪明又孝顺....”

  “哦?”乌苏离瞪大眼睛望着他,想继续听他往下说,无奈他却低头长叹了一口气,道:“你可千万莫要怪你爹爹呀,他...”

  “他!他怎么了?自从我被关在这里,从来没来看过我!难道还以为死了吗?”

  “且不要这样说!他也是有苦衷的....”

  “有什么苦衷?一个是爹,一个是女儿?能有什么深仇大恨!”陈小福越想越不明白,便将两个眼睛瞪得奇大无比,怒视着乌常暴,质问道:“你一个做长辈的,怎么能欺负比你年轻的长辈呢?”

  他说话的时候也没多想,似乎并没感觉到害怕,仿佛真的不怕那个黑脸黑嘴的乌常暴,此时,他是愤怒的。

  一个人若是在愤怒,那他就不会惧怕任何事。

  乌常暴也不看他,也不气恼,而是蹲在地上,双手抱胸,叹道:“怪就只能怪咱们乌家没本事...”

  “难道你这话不害臊?”陈小福皱了皱眉,疑惑道:“我知你们乌家经常欺负别人,倒没听说你们被人欺负?”

  “错!”乌常暴对着他说道:“你不是我乌家人你是不会知道的!”

  “像你这样的人,凶神恶煞的人,还能叫人家给欺负了?”

  “我给人小心伺候,鞍前马后忙活着,最后竟连自己的侄女都保不住!”说着乌常暴哽咽了起来,抬头轻轻看了下乌苏离,又道:“我憋屈,做人做到这个份上,竟然还有脸活下去.....”

  “怎么?你想死!”陈小福直接脱口问道。

  乌常暴似乎装作没听到一样,对着他,道:“你爱信不信!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我还是不说了,费口舌!”

  “你不说,我还不听了!”陈小福撅起嘴,喃喃自语,可见了乌常暴却道:“你说嘛,你说的我全信!”

  “说来惭愧,”乌常暴又忍不住动了动嘴,言语中略带一点哭腔,道:“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你...”陈小福似乎对他的故事很感兴趣,当即追问道:“怎么又不说了?”

  “此事说来话长!我也不知从何说起”此时,乌常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语言温和了许多,以前从他声音中听到的是粗暴,而现在却恰恰是无奈。

  陈遥来见状,忍不住问道:“你们乌家到底受谁人的控制?”

  “这个不用你管!”乌常暴一听到他的声音,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凶神恶煞,粗鲁的汉子。

  “现在还是好好管一下你自己罢,祈求你可以再多活两天,哼哼!至于我乌家的事嘛,以后还是少打听为妙!”

  陈遥来见四处都是坚硬的墙,凭借他一己之力,恐怕只能在这里待上一辈子。

  “既然横竖都是死!”他开始变得无所畏惧起来,对着乌常暴说道:“我才懒得打听你家的破事呢!”

  “什么?”乌常暴当即跳起,瞪大眼睛直直盯着他,骂道:“他娘的,你小子在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难道你还能打我不成?”陈遥来瞪大眼睛望着他道。

  “打你怎样?”乌常暴突然朝前跨了几步,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盯着他道:“要不是你,我们乌家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田地”

  “你到底说不说?”陈小福很不耐烦,当即大声说道:“磨磨唧唧,倒真不像个男人!”

  “大哥!”陈遥来瞪大眼睛望着他,问道:“你为何要生这么大的气呢?”

  “有吗?”陈小福并没感觉自己有什么不妥,只觉得很平常,说道:“我只不过看不惯那些个不像男人的男人!一点都不干脆一点都不洒脱”

  “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陈遥来问道。

  “我也不知,只觉吃了那‘碧寿丹’以后,就觉着身子与以前想比有了很大的不同,有时候还莫名地还烦恼,还无缘无故地生闷气,但有时候我觉着这样也挺好的”

  “是!我也觉得你变了好多!”

  “哎..但你说呀,倒也奇怪!”

  “怎么?”

  “这样的改变,我倒还挺喜欢的,就是开始刚吃了药丹那几天,还有些不不习惯,但过了一些时日过后,反倒渐渐变得开始适应起来,现在呀,我觉着挺好,嘿嘿...”陈小福说着便忍不住笑将起来,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满意现在的改变。

  “觉得好就行,觉着好就行!”陈遥来望着陈小福,心里很不是滋味,心下暗道:“若当初直接把那‘碧寿丹’还给别人就好了,大哥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样,都怪我!”

  陈小福好似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似的,连连安慰道:“遥来呀,你也别太自责了,也许这就我自己的命罢,不能怪你!”

  “大哥!我..”陈遥来突然喉咙哽咽了,不知该对他说什么好。

  “再也想待在这个鬼地方了”乌苏离站起身,眼睛直直盯着乌常暴,喊道:“我要出去!”

  “哎...”乌常暴叹了一口气,对她道:“希望你能体谅三叔的苦衷!三叔也是奉命行事呀!”

  “奉命?”乌苏离说道:“奉谁的命!是我爹?还是华英?”

  “哎..”乌常暴说道:“天下哪有自己的爹会对自己孩子这样的呢?”

  “那就是华英了!”

  “嗯!的确是他”

  “啊?”陈小福看着乌苏离着实有些可爱,两颗清澈如水的眸子,还有一口晶莹洁白的牙齿,就忍不住朝她问道:“华英是谁!”

  “一个专门欺负别人的恶人!”

  “嘘,小声点!别让人家听见了!”乌常暴说道。

  “哼!你们各个都怕他,可我偏偏不怕!”

  “哎..”乌常暴一边摇头,一边叹息道:“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怪只能怪自己很软弱,而别人又太强大!”

  “什么话?”陈小福胆子开始变得异常得大,朝乌常暴问道:“你们到底被谁人欺负了?”

  “这个你不用知道!”乌常暴皱了皱眉,冷冷道:“好了,你该随我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