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57节 机关

作品:超维术士|作者:牧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2 21:03:07|下载:超维术士TXT下载
  再次走进遗迹的廊道,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前路。

  虽然安格尔能够夜视,但黑暗的长路依旧会让人生出不安感。

  他记得之前树灵似乎说过,墙壁上有烛台……安格尔的目光慢慢转向墙壁的方向,果然看到了被黑色栅格给围住的壁挂烛台。

  只见黑暗之中,安格尔的眼睛发出淡淡的微光,烛台内便燃起了一道火光。

  当第一道火光亮起时,就像开启了一个奇妙的机关,紧接着廊道中所有的烛台都亮了起来。每隔五米一个烛台,一直照亮到廊道的深处。

  “联动的机关吗?”安格尔低声沉吟了一句,没有多想,便迈开腿往前走去。

  安格尔走了约莫百来步的时候,眉头微微皱起。之前没有注意,但真正进入廊道后,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气流的方向,不正常。

  安格尔对周围的环境变化很敏感,在踏进廊道前,他没有感觉前方有气流流动,可当他往前走的时候,廊道深处就像出现了一个风口,正像他这边慢慢的吹拂着微风。

  虽然风力不大,但却给人一种,出口在前方的错觉。

  安格尔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他的脚步却没有停,而是快步往前走。按照他的想法,是不是错觉,继续走下去就知道了。

  哒哒哒——

  脚步声在狭长的廊道里回荡,或许是因为太过安静的缘故,又或者是空间狭小有回音,安格尔走着走着,仿佛听到了多个脚步声在重叠。

  这种异常压抑的氛围,一直持续了十分钟。

  “有点古怪。”安格尔停下了脚步,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根据树灵那里获得的情报,穿过廊道就能抵达遗迹的中心实验室。这个廊道他走了快好几里路了,却还没有到达实验室,很明显的不对劲。

  他倒不认为遗迹里有怪异作祟,又或者有其他超凡生命介入,毕竟树灵说这里被封存后就没打开过,必然是有根据的。他所认为的古怪,是猜测是不是遗迹里有某些机关,被他所触发了。

  遗迹中有机关很正常。只是,如果真的是机关的话,他是怎么触发的?

  安格尔一时有些没想通,决定继续往前再走一段距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又走了约莫几百步,安格尔发现了又一个奇怪的点:前方的气流越发的大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距离出风口更近了?

  是即将抵达终点了吗?带着这个疑惑,安格尔再次往前走,又走了两分钟,安格尔看到了所谓的“出风口”。

  一扇紧闭的大门。

  安格尔看着这扇大门,沉默了片刻,走上前轻轻一推。

  门被推开后,露出了一片敞亮。

  门外,赫然是茫茫的荒原,近处还能看到安格尔之前用魇幻所遮掩的大树。显然,这就是遗迹的入口。

  他并没有找到终点,反倒是绕了一大圈,回到了入口。

  全程没有任何危险,和树灵之前所说的差不多。那么,他经历的这场奇怪的绕圈,安格尔就更加确定,他应该是触发了某种机关。

  不过,他是怎么触发的?树灵为何之前没有提醒他?是故意想看他笑话吗?

  安格尔站在门口,静静思索的时候,眼神无意间瞥到了墙壁上的烛台。

  黑色的栅格内,是带有花纹的托盘,托盘内装着能燃烧数百年的特制灯油。

  “烛台……是因为烛台吗?”安格尔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进入这个遗迹,只动了烛台。

  而且,烛台点燃一盏,立刻全部烛台都被点亮,显然是联动机关。这个联动机关,或许就是触发他“绕圈”的主因。

  安格尔越想越觉得正确,而且,他还记得之前树灵也说过一句话:“墙壁上有烛台,可以点亮。不过我觉得没什么必要。”

  树灵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劝阻安格尔点亮烛台。

  也就是说,不点亮烛台就不会触发这个机关?

  安格尔不知道他的猜测对不对,但他打算试一试。

  他走到了最初的烛台前,伸出手一拂,那燃着的灯火便熄灭不见。而随着这个烛台的火光黯淡,其他所有烛台的火光,也全都消失不见。廊道内,重新恢复成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安格尔决定这一次,不做任何多余的事,也不使用光亮术,单纯的背负黑暗往前行。

  这一次,安格尔走了十多步后,明显感觉到了和之前的差别。

  他并没有感知到前方有任何的气流,也就是说,他这次没有踏上之前的“怪圈”,是真正的在往前走。

  看来他猜对了。安格尔正在心中暗忖的时候,突然,他看到前方有一道黑影。

  他猛地停了下来,定睛去看。借着微光与夜视能力,他能清晰看到前方有一个矗立的人影。

  是人吗?可是树灵说过,这里几百年都没人进来过啊?

  安格尔虽然心中疑惑,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反倒加快了速度,想要看清那人影究竟是什么。

  随着安格尔的走近,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周围没有任何活人的生气,那个人影也没有动弹。

  也就是说,他要么是一个死物,要么就是死灵。

  随着安格尔来到人影的附近,他也终于确认了这个人影的真相。

  这只是一副被刻意摆成人形的全包型骑士铠甲。

  铠甲上没有任何的超凡气息,应该只是一副凡物。不过,铠甲的质地有些怪,好像并非金属打造。

  安格尔虽然没有看出铠甲是什么材质的,但他也没有去探究,因为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另一样东西吸引了。

  这具胸铠的正中心,能清晰的看到一条淡淡的血纹。

  这个血纹应该是某种颜料画上去的,依旧没有能量反馈,之所以吸引了安格尔的注意力,却是在于这个纹路安格尔太熟悉了

  魔纹,而且是炼金魔纹!

  不过,这只是残破的魔纹,甚至没有任何的组合,只是单纯的将某个魔纹一角,刻画在胸铠上。

  而且,出现的魔纹一角也没有关联,就像是初学魔纹的人,正在记录每一个魔纹角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