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60节 提扎尔罗的手札

作品:超维术士|作者:牧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5 20:52:34|下载:超维术士TXT下载
  静谧的书房,只能听到窸窣的声响。

  而声响的源头,来自桌面上正埋首于小鱼干餐盘的托比。

  不得不说,阿撒兹烹饪的小鱼干,味道实在是很诱人,哪怕安格尔自认定力很好,嘴巴里也忍不住开始分泌津液。

  虽然大脑在发出讯号:想吃,很想吃!

  但刚经历过糯芽树果实洗礼的胃,在用尽所有的力气抗拒着食物的摄入。

  安格尔只能默默的流着口水,却不能动口。

  托比也明白安格尔如今想吃却不能吃的局面,所以它才敢放肆的在他面前大快朵颐,吃的尽心后,托比甚至还递给安格尔一根小鱼干,悠然的摇了摇:来,给你吃。

  看着托比那讨嫌的表情,安格尔压低声音:“你别太过分了。”

  托比一点也不在意安格尔的威胁,作出被拒绝后的无奈之色:既然你不领情,那还是我自己吃吧。

  看着托比那嚣张得意的模样,安格尔恨得牙痒痒。

  这家伙自从成功应劫后,是越来越顽劣了……安格尔眯眼想着,决不能惯着这家伙。

  想到这时,在托比第二次向他挑衅,递给他小鱼干的时候,安格尔直接接了过来。在托比怔楞的目光下,安格尔也不吃,收进了手镯中。

  托比立刻急了,飞到安格尔面前,叽咕叽咕了半天。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鸟语。”

  托比气的羽毛倒竖,再次叽咕起来。

  安格尔看着托比那急切的眼神,心中就觉得很畅快。装听不懂的梗,还是跟托比学的,用它的办法来治它,果然神清气爽。

  “我现在吃不了,不代表以后吃不了。存个一两个月,再吃也一样。”安格尔不理会托比的抗议,平静的道。

  托比惊了,大概没想到安格尔会出这一招,它立刻大叫着说小鱼干只能保存半个月。

  安格尔:“过期了我也吃。”

  说完后,安格尔还将目光看向餐盘。

  安格尔那邪恶的眼神,让托比感觉整只鸟都在发麻,它叽咕的大喊一声,化为一道灰色的旋风,在安格尔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满满一盘的小鱼干,全部重新装进了自己的含雪之羽。

  并且,托比用郑重其事的表情告诫安格尔:小鱼干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安格尔:“我没说不是你的,我又没抢。你刚才不是自己送给我的吗?”

  托比怒瞪着安格尔,不吭声。因为它知道自己没理,要不是它得意忘形想要炫耀一下,怎么会痛失所爱。哪怕只是少了一条小鱼干,托比都感觉心如刀割。

  安格尔倒是不在意托比的愤怒,甚至心中还有些得意,经此之后,看托比还敢不敢再他面前恃食扬威。

  在经过五分钟的对峙后,安格尔以平静无波的表情获胜,托比只能委屈巴巴的躲到书桌另一头,背对着安格尔不说话。

  看着托比的那可怜的背影,安格尔在一阵失笑后,咳嗽两声道:“如果你想要回之前的小鱼干,也不是不可以。”

  托比没有回头,但背影僵硬了一下,显然是听到安格尔的声音。

  “我甚至还可以让阿撒兹再给你做一盘小鱼干。”

  托比立刻回过头,红彤彤的眼睛里仿佛有星光在闪烁。

  “想要这些的话,你只需要做一件事……”

  ……

  安格尔连哄带骗的将托比诳进了梦之旷野,让它去和图拉斯一起,守护初心城的治安。

  之所以安格尔会这么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接下来依旧会以修行为主,他沉溺于修行的时候,不可能顾得上托比。所以,希望给托比能找点事做。

  当然,托比也可以去找格蕾娅,安格尔也不会阻止。

  在托比不想找格蕾娅的前提下,让它去梦之旷野,其实也是为它增添一个排解无聊的选项。

  而且,初心城的治安目前也的确有些混乱,主要原因是萨贝尔骑士去了孽魔实验室。没有了这一位的震慑,初心城哪怕有图拉斯盯着,一些乱象还是在增多。

  弗洛德甚至想着再去现实中找几个类似萨贝尔骑士这种能镇场的角色,可惜这种角色毕竟很少,而且弗洛德目前也没有足够的次数去招揽了,只能作罢。

  将托比哄进梦之旷野后,安格尔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始修行,而是从书桌的抽屉里,取出了一个漆黑的盒子。

  这个盒子正是在下层实验室里,得到的那个盒子。

  盒子上没有机关……或者说,机关已经被拆除。

  想来是当初封存这个遗迹前,野蛮洞窟的人已经将盒子的机关破解,和实验室里的机关图纹一样,危险已经被扫除殆尽。

  也就是说,这个盒子里的东西,树灵应该也是知道的。

  树灵没有特意提醒他,想来里面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安格尔缓缓打开盒盖,没有任何的异样,也没有锁扣,盒盖轻松的被打开。

  里面是一本不算薄的手札。

  安格尔之前在实验室的时候,就打开了盒子。只是当时没有翻阅,如今才是他第一次接触这本手札。

  手札是羊皮纸所制,不过并没有做成皮卷珍本,而是做成类似浆纸订本的翻阅样式。

  皮纸的边缘已经起毛,可见当初使用手札的人,绝对是经常翻阅。

  手札的表面没有写字,翻开之后,第一页上出现了熟悉的字体,和外面每间房下方的吐槽一样的花体字。

  看到这个字体,安格尔就可以确定这本手札的主人肯定是提扎尔罗。

  安格尔继续往下看去。

  依旧没有任何的标志来说明这个手札的用处,只是随意的写了一个日期:南域新历6560年复苏之月初日。

  如今是新历7378年,也就是说,这本手札记录的是八百多年前的事?

  安格尔往下看,下方开始密密麻麻的记录着各种数据。

  这些数据非常的杂乱,甚至东一点,西一点,还有的直接斜着记录,估计当初提扎尔罗完全是随性写的,完全没有按照思维逻辑去次序记录。

  在没有一个内在逻辑链的情况下,这些数据对安格尔并没有什么用,不过安格尔倒是在一个角落找到几排字,推测提扎尔罗此时记录的应该是一个名为:第98号实验的数据。

  至于是什么实验,提扎尔罗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