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61节 隐藏房间

作品:超维术士|作者:牧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4 20:55:09|下载:超维术士TXT下载
  翻页声在安静的房间一次次的响起,安格尔的眉头也从一开始的舒展,变得高高蹙起。

  他已经翻了十页,全是列出来的各种没有来由的数据。其中运用的魔能公式,安格尔有一些见过,但见过魔能公式不代表安格尔能凭借数据去逆推。

  就算真的能逆推,起码也需要一个完整的数据链,手札上的数据,逻辑完全是断层的,没有任何的联系。安格尔不可能借此知道,提扎尔罗写的究竟是什么。

  就像,你知道一个人名字叫林克,你要通过这个先决条件,不借助其他任何线索,去推断出他青梅竹马的宿敌出生那天,有没有刮风。

  这可能吗?

  也许其他人有手段推断,但安格尔做不到。

  在目前翻阅的这几页里,安格尔唯一认识的,只有提扎尔罗偶尔写下的几排字,这些字的意思也很简单:第98号实验、第99号实验……第102号实验……

  从提扎尔罗的记录上,可以看出,这些数据应该就是用在他的实验上的。只是安格尔不知道提扎尔罗在做什么实验……他也不怎么感兴趣。

  安格尔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对自我进行沉淀,沉淀完毕他还要学习正式巫师的知识、修行各种术法、研究并解析绿纹、应对研发院需求的炼金实验等等……更别说还有梦之旷野的开发。这些事情都已经够他忙的了,他对其他人的实验,兴趣是真的不大。

  之所以会翻看这本手札,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要暂住在这遗迹,还是想了解一下前任主人。

  安格尔又翻了几页,和前面的情况一样,都是各种数据的记录,从字迹潦草的程度,可以看出提扎尔罗应该是不同时刻写下的。

  安格尔很怀疑,这些数据单纯只是提扎尔罗在有灵感的时候,随意记录的一些信息。

  这种类似“灵感随记”的文字,安格尔不可能看得懂。所以,在接下来的翻阅中,安格尔只要看到乱糟糟的数据直接跳过,没去细看,也不愿意深思。

  这样一来,翻阅的速度却是快了很多。

  整本手札,前面五分之四,基本都是各种实验的数据,不过这种实验数据只持续到第116号实验就停了下来。

  至于第117号实验,则被特意记录在了另外两张分上下的皮卷上,安格尔还没看。

  在这本手札快要翻到尾的时候,安格尔终于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南域新历6563年复苏之月下旬第三日。

  第116号实验又失败了……我讨厌复苏之月,雪下的太大,已经冰冻了我的所有思绪。估计这也是实验失败的原因,我要改变一下气候,说不定我的思路就打开了。

  翻页之后,安格尔意外的看到,手札从复苏之月下旬第三日,变成了第四日。这和前面页数上的时间跳度,明显出现了差别。

  前面的页数,有的前一秒还在新历6561年夏,后一秒就变成6562年冬了。

  这还是头一次,手札的记录只隔了一天。

  我把气候改了,高原上的冰化了,感受着灼热的风,我感觉有点热了……不是有点热,而是太热了,我在外面养的冰鱼都被烤干了,味道虽然还不错,但我不想在这个季节吃鱼,我还是再改变一下气候吧。

  连续改了两次气候后,我发现实验体好像出现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让我产生了点灵感了。只要改变那个外部条件,说不定就能让菌丝继续分裂!我决定马上开启第117号实验!

  安格尔又翻了一页,后一页没有记载117号实验的信息,依旧是提扎尔罗的一些随笔。

  看样子,这本手札从一开始的“灵感随记”,变成了“心情日记本”了?

  后面几页,都是提扎尔罗的一些心绪,偶尔提一下自己的实验,但绝大多数都是各种抱怨与吐槽。

  从这些记叙中,安格尔基本可以看出,这位野蛮洞窟的前辈,内心是一个拥有强大吐槽欲的人。

  简而言之,就是爱抬杠,对任何事情都眼高于顶。

  不过,提扎尔罗也有这样资格。因为据树灵之前透露,这个遗迹的前任常住者,也就是提扎尔罗,当时的实力相当不错,可以和如今的桑德斯相提并论。

  至少真知二级的水平。

  后面的页数上,提扎尔罗也继续保持着他吐槽的风格,找茬自己看不惯的所有事情。安格尔以为这些吐槽会一直持续到结尾,不过,在手札翻到还剩两三页,提扎尔罗的吐槽突然消失了,他用疑惑的语气,记录了一排字:

  我清点了一下遗迹创建者的实验工具,我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对。

  倒数第三页,只记录了这一排字,但却是提扎尔罗第一次提到这个遗迹的创建者。

  安格尔个人对遗迹创建者也很好奇,在他的猜测中,遗迹的创建者应该是一位炼金术士,与炼金有关,他自然多了几分关注。

  而且之前和树灵询问遗迹的事时,树灵虽然没有点名,但提扎尔罗的事倒是说了一些,可丝毫没有提到过遗迹最初的创建者是谁。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安格尔将手札翻到倒数第二页,上面只记录了一排字,也依旧没有吐槽。

  我想到哪里不对了,那些实验工具里,少了非常关键的置物分析台!

  看到这时,安格尔愣了一下,置物分析台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辅助鉴定工具,其中有很多元素能与所鉴定物发生联系,是纳尔达之眼的深度延伸,基本上每个炼金术士都会有一台,安格尔自己也有。

  提扎尔罗如此肯定的说,少了“置物分析台”,也说明了一点,安格尔的猜测没错,这座遗迹的最初主人,绝对是一位炼金术士!

  想到这,安格尔继续拿着手札往下看去。

  他不可能将其他所有实验工具都摆出来,却不摆置物分析台,这很不对劲……我在其他房间也没看到置物分析台,难道说,这里有一间隐藏的房间?

  隐藏的房间?!

  安格尔愣了一下,提扎尔罗说的是真的吗?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于是快速的翻到了下一页,也是这本手札的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