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67节 两可之间

作品:超维术士|作者:牧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7 20:51:07|下载:超维术士TXT下载
  从梦桥踏回现实。

  安格尔还未睁开眼,便模模糊糊看到眼前有一个黑影。他心脏一紧,猛地清醒坐起身。

  随着翕张的瞳孔慢慢恢复平静,安格尔这才注意到,他看到的黑影,原来是他之前带回来的骑士铠甲。

  “还以为有人闯进来了呢……”安格尔嘀咕了一声,从椅子上坐正。

  他本打算回到现实后,就继续研究右前臂的绿纹,沉淀自我。可被骑士铠甲这么吓了一跳后,他的目光,总是时不时的被骑士铠甲所吸引。

  “要不要研究一下呢?”安格尔想了想,反正他现在时间也多,换个思维环境,说不定对绿纹研究也有帮助。

  想到这,安格尔将目光聚集在铠甲胸铠部位的魔纹上。

  这里聚集了超过二十来个残破魔纹的一角,安格尔准备随意选择一个残破魔纹去研究。

  座钟的指针,在不停的发出轻微的嘀嗒声,一圈又一圈。

  约莫过了十个小时,安格尔的注意力才从眼前的稿纸上抽离。

  看着写的密密麻麻的稿纸,安格尔只觉得脑袋胀得慌。他之所以突然停下来,倒不是研究完毕了,纯粹是……研究不下去了。

  安格尔在之前的十个小时中,全都在做一件事:修复残破魔纹。

  他猜测,这些残破魔纹全部修复好,说不定可以构建出一个魔能阵。于是,他随意挑选了一个残破魔纹,开始去修复,准备将这个残破魔纹修复成一个完整的魔纹。

  想的时候很轻松,但真正做起来,就太痛苦了。

  而且,越做安格尔越觉得头大。

  因为摆在他面前的难关,简直难以被克服。

  首先,这只是一个残破魔纹的一角,怎么去判断完整魔纹是什么?要知道,每一种魔纹角,都可以和不同的魔纹角搭配。

  就如意义为“太阳”的魔纹角,它可以和“云”、“雨”、“大地”、“人”、“火”……超过数千个不同的魔纹角组合。

  而组合之后,还能进一步的组合。

  安格尔根本不能判断出,具体是哪一个魔纹?

  而且,哪怕列出了所有的魔纹角组合,那么魔纹的具体画法又是什么呢?不同的画法,会有不同的效果。要知道,魔纹可不单单是平面的绘制,立体绘制也是常见的。

  安格尔本来想着,先将手中的魔纹角能组合的类型全都列出来,再言其他。

  结果,十个小时。他列出了接近180种,这还没完,他如果愿意的话,以他的知识涵盖量,估计还能列出几百种。

  如果这里每一个魔纹角,安格尔都能列出几百种组合,然后在这接近几千上万种的组合里,挑选出一个可能绘制在铠甲上的魔能阵……这可能吗?

  也许可以,但这耗费的时间,就不仅仅是几十个小时,或许就该用年月来计算了。

  安格尔就算现在有时间,也不可能如此去浪费。

  而且,如果耗费几年的时间,最后研究出来了,发现铠甲上绘制的只是一个简单的“防御魔能阵”,那他估计会被气的吐血。

  一件骑士铠甲的胸铠上,出现防御魔能阵的几率还真的很高。

  所以,判断出这一点后,他果断的停止了研究。

  虽然巫师的确会为了一个课题,研究几年,甚至十年、百年;但这是在“钻研”,或者说,提升自我,探求真理之路。

  为了这个目标,耗费时间是可以接受的。但现在,铠甲上的情况未知,耗费时间在这,是真的没必要。

  安格尔决定放下残破魔纹的修复,以后有机会再说。

  接下来的时间,安格尔便继续起绿纹的钻研。

  ……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在某一个时刻,安格尔突然合上了手札,与此同时,一种玄之又玄的感悟,从自己的脑海中升起。

  若是将这种感悟,用文字来表达的话,便是:「注意,被标记者已经进入梦之旷野!」

  上次,安格尔从梦之旷野离开后,他就稍微修改了一下「梦境之门」的权限。只要桑德斯进入梦之旷野,就提醒他。

  如今,从「梦境之门」的反馈来看,桑德斯已经进入了梦之旷野。这也说明了,承受公式应该计算完成了。

  因为这事关权能的问题,不管弗洛德能不能承担住新权能,安格尔肯定是要在场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合上手札,进入了梦桥。

  安格尔进来的时候,桑德斯看了安格尔一眼:“你来的正好,承受公式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坐在一旁的弗洛德,因为桑德斯的话,表情也倏地变得紧张起来。

  安格尔:“他能承受住吗?”

  桑德斯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很难说,如果单纯是主掌植物的诞生,在已知变量的范围内,弗洛德应该是可以承受的。”

  “但是,植物是一种概括性的名词,这里面可能有很多细则,这些细则可能存在一些未知变量。这些未知变量的阈值,处于哪个区间很难说,如果未知变量对结果干扰的力度较大时,那就很难确定弗洛德能不能承受住。”

  安格尔:“也就是说,这依旧是两可之间的事。”

  桑德斯点点头:“是的,不过偏成功的几率,或许要高一些。因为未知变量目前来看,并不算多。”

  “在两可之间的话,那弗洛德要不要试试呢?”

  安格尔是在向弗洛德问话,但回答他的却不是弗洛德,而是桑德斯。

  “可以一试。”

  在安格尔与弗洛德的目光注视下,桑德斯静静道:“我缺乏的数据,就是这些未知变量的信息。可以让弗洛德试试,让我能获得更准确的判定。”

  “而且,就算失败了,我也估算过风险。与植物有关的权能,其实回馈给梦之旷野,影响应该和天象更迭相差无几。”

  天象更迭其实交予梦之旷野的意志来掌控,优点其实很明显。因为由人来掌控,想要巨细靡遗到梦之旷野每一个角落,并不容易。

  当然,优点多,缺点也多。

  只是相比起核心权能来,这种权能就算回馈梦之旷野,对梦之旷野未来的发展前景,影响并不算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