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68节 蜃景迷雾

作品:超维术士|作者:牧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7 20:57:50|下载:超维术士TXT下载
  “我要尝试一下。”在经过漫长的思考后,弗洛德终于抬起头,郑重说道。

  安格尔:“决定了?”

  弗洛德郑重的点点头,他希望常住在这里的梦界居民,能够走出初心城。

  现在的初心城城民,就像被关在鸟笼里的金丝雀,被养着被呵护着,然后麻木着沉沦着,终有一天这些耽溺会变成一场祸患……这并不是弗洛德想要看到的,他希望梦界居民,能够不受限制的自由发展。

  而这一切的前提,在于野外也有资源。

  只要野外存在资源,哪怕最艰苦的拓荒,都会成为梦界居民的文明发展标志。

  植物或许只是一个开端,他希望的是,梦之旷野能变得更加多样与多元。

  就像另一方世界,而不是另一个天堂。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做吧。”安格尔没有说什么,他明白弗洛德的想法,他也支持弗洛德去实现自己的想法,“你准备一下,等会我带你去魇境主体,开启新权能。”

  弗洛德点点头,然后在安格尔和桑德斯的注视下,慢慢消失不见,回到了现实中。

  安格尔所谓的准备,其实是让弗洛德在现实中,将自己的魂体修整一遍,避免承担权能时,魂体出现意外。

  然后,等弗洛德再次进入梦之旷野的时候,安格尔也可以通过「梦境之门」定位弗洛德,将它直接送到魇境主体的附近。

  这是梦之旷野在没有传送阵的情况下,最快的空间位移方式。

  在弗洛德离开后,安格尔与桑德斯也相继离开。等到他与桑德斯再次登录梦之旷野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一片被大雾掩盖的茫茫旷野中。

  弗洛德还没有进入梦之旷野,想来是在现实中进行休整。

  桑德斯看向周围的浓雾,对安格尔道:“上一次来的时候,雾气还没有那么大……是你做的?”

  安格尔点点头:“虽然魇境主体目前来说是很安全的,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藏匿一下比较好。”

  桑德斯往四周看了看,特别观察着这些浓雾的浓淡分布。半晌后,他挑了挑眉:“咦,这是一种迷雾?你用的是蜃景?”

  安格尔点点头,虽然梦之旷野暂时不能使用魔力,但是,安格尔可以借由天象更迭的权能,使出一些蜃景之术。

  这些浓雾分布,就是借着蜃景之术的原理,弄出来的迷雾。

  “你什么时候去学习蜃景之术了?”桑德斯有些好奇,蜃景系也是幻术流派的一个分支,主要是通过天气变化、光影折射,对自然的一种解读。

  蜃景可不比心幻简单,不仅难入门,也难精通。

  “从天赋蜃珠里得到一些蜃景的知识,研究了一段时间。”安格尔解释道。

  天赋蜃珠的全名是:厄德斯的天赋蜃珠。

  厄德斯是当初净化花园里的一只大海蚌,它通过天象变化操控幻术,在海底守望多年后,因为净化花园的晋级,被迫成为了献祭的养料。不过在它成为祭品前,安格尔得到了它的核心蜃珠。

  虽然没什么用,但里面的一些关于蜃幻的操纵记忆,却让安格尔对蜃景之术多有触动。

  正因此,他才能在梦之旷野布置出蜃景的迷雾。

  不过,他也只能在梦之旷野布置,因为在这里他可以肆意的操控天象,通过大量尝试和胡乱造作,让蜃景成术。但现实中,他就不行了……

  桑德斯恍然了悟,看着周围滚滚迷雾:“这倒是不错,如果有专学蜃景的学徒,能掌控天象更迭的权能,对他的好处很大。”

  安格尔也点点头,他也知道天象更迭对蜃景系学徒很有用,或者说,对于需要观察天象的超凡者都有用。然而可惜的是,契合天象更迭权能的人几乎没有,就算真契合了,对方也不一定是蜃景系,说不定只是凡人。

  略过迷雾的话题,安格尔看向桑德斯:“导师认为弗洛德能融合成功吗?”

  桑德斯不答反问:“先别说我,抛开我之前提到的承担公式的结果,你心中的天秤,会向哪一边倾斜?”

  安格尔沉默片刻道:“我希望弗洛德能成功。”

  希望,听上去美好,但也是一个空乏的词。只是一个期望值,却不是实际值。

  桑德斯拍了拍安格尔肩膀:“我也期望弗洛德能成功,只是……”

  只是什么?安格尔静静的看着桑德斯,等待他的后文。

  “我之前说过,植物是一个广泛的概念,一言蔽之肯定是不行的。单说植物这件事,我认为弗洛德可以融合成功;但是……有时候不仅仅是植物的问题。”

  “因为我所有的考虑,都是基于现实,并脱胎于现实的植物体系。梦之旷野,和现实终究不一样,它如果推出来的植物体系,与现实的蓝本不一样呢?”

  “这就是导师所说的未知变量?”

  桑德斯点点头:“是的,这个变量可大可小,就看弗洛德最后的运气了。”

  植物的问题,目前还并不大。就算弗洛德真的没有成功,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安格尔还是希望弗洛德能够成功。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安格尔的思维空间中,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意识波动。

  “弗洛德进来了。”安格尔话音刚落下,不远处,弗洛德的身影便缓缓浮现。

  “准备好了?”安格尔定睛看向弗洛德。

  弗洛德重重的点点头,那总是挂着睡意的脸上,难得多了一分郑重之色。就连肩膀,都变得有些紧绷。

  安格尔:“别紧张,只是一个小小权能。”

  话虽如此,弗洛德还是无法放下心理的压力,只能僵硬的向安格尔点点头。

  安格尔有些失笑的摇摇头:“在你开始承担权能前,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不要过于在意结果,如果感觉自己无法承担,务必要第一时间放弃。”

  “你比一个权能,重要的多,我可不想你倒在这里。”

  “最后,不要过于担心,就算真的失败了,还可以融合下一个权能。而且,我有权能树,也能间接控制逸散的权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