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5章 身份坦白

作品:路漫漫欺修远兮|作者:Onepay|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7-17 02:06:26|下载:路漫漫欺修远兮TXT下载
  他们做父母的,从女儿小时候起,就没有好好的保护过女儿。

  愧疚和难过一时席卷了文氏的心,让文氏难过的哭了起来。

  “好了,漫儿现在好好的,你哭哭啼啼的,这不是让漫儿难受吗?你不是给漫儿炖了汤吗?赶紧去端过来,漫儿睡了这么久,肯定饿了。”路铭瑄毕竟是一个男人,面对文氏的哭哭啼啼还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的责备道。

  文氏连忙擦了擦眼泪,“对啊,我可是炖了好久呢,”然后看着路漫漫说到:“娘现在就去给你端过来。”然后高高兴兴的连忙往客房的小厨房走去。

  药谷,什么都不多,就是药材多,文氏可是按照东方木提供的方子给路漫漫炖的药膳。

  很快文氏就回来了,远远的路漫漫就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药味,然后路漫漫皱起了眉头,路漫漫从小到大都很少喝药,除了刚到铁箕山的那两年,年纪小,才病过几次,后面长大点,练武之后,又被老怪物用了不少的药丸调理身体,所以当然身体好得不行,就算丁婆子也同样做药膳,但是丁婆子做出来的药膳可是真的一点药味都没有的,由此可见,文氏的厨艺真的不行。

  不过路漫漫也只是皱了一会的眉头,就坦然的接过了文氏的碗,脸色一点都没有变的,直接一口就喝下去了。

  文氏当然知道自己的厨艺不怎么样,看到路漫漫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在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练习厨艺,以后给宝贝女儿做最好吃的饭。

  东方木和风婆婆在得到了下人的通传,路漫漫已经醒了的事情,很快就过来了。

  路铭瑄十分恭敬的给东方木和风婆婆打招呼,“晚辈见过东方前辈,风前辈。”

  文氏也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免礼,老夫过来看看路小姑娘的身子怎么样了。”

  路漫漫很自然的把自己的手腕露了出来,东方木直接坐了下来,认真的把脉,很快就放开了路漫漫的手,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风婆婆,“师妹,你的药确实让药蛊长大了一倍,不枉你花费了十几年的时间研究。”

  “路小姑娘,你的身子,已经大好了,再连续喝老夫给你开的药膳三天,你的武功就可以恢复了。”东方木温润的笑容,让路漫漫的心也莫名的平静了下来,这段时间不能动武,还真是憋屈得慌呢,如果没有来药谷的话,她的武功至少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恢复。

  “好好休息,你这段时间,可是把你爹娘给吓坏了,等你好了,黑鹰的筋骨也养的差不多了,可以进行九转金针治疗了,每三日施针一次,连续施针上次,他的伤也会完全康复,你爹娘也要开始治疗了。”东方木直接把接下来的安排都告诉了路漫漫。

  路漫漫直接掀开了被子,直接下床,行了一个晚辈大礼,“晚辈多谢谷主的大恩,从今以后,无论药谷有任何事情需要我路漫漫的地方,还请谷主不吝开口,晚辈一定全力以赴。”

  别人或许不觉得路漫漫的这个承诺有多重,但是东方木却清清楚楚,铁箕山虽然势力庞大,但其实并不是统一的,很多时候,各方势力都是各管各的,但唯有路漫漫一人,可以调动铁箕山全部人的力量,铁箕山的各方大佬,都是把路漫漫当成了自家晚辈的,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如果能得路漫漫的一个承诺,相当于就是得了整个铁箕山的承诺。

  药谷虽然与世隔绝,可他们里面的人,却并不是从来不与外界接触的,每一辈的优秀子弟都会外出历练,只有见识过世间的所有疑难杂症,才有资格称为神医,不然光看藏书阁的医书,是成不了神医的,而历练回来的人,都会花费数年的时间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手札,放在藏书阁,供后辈们查阅。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只要药谷的人,会出现在俗世中,就会遇到各种问题,要是有什么不能化解的危险,有铁箕山护着,也还是好的,这也是东方木,第一次以药谷的谷主的身份,接受铁箕山的人的示好,不算是个人之间的纯交情了。

  “好,老夫就接受你的好意,也算是为我药谷的后辈,留一个机会。”东方木坦然的接受了路漫漫的示好。

  “风婆婆,您的药,小女也记在心中,将来不管风婆婆您有任何事情,小女也会拼尽全力。”路漫漫也郑重的给风婆婆行了一个大礼。

  然后让文氏把自己的百宝袋拿了过来,路漫漫从包里拿出了两块代表自己食人花身份的牌子递给东方木和风婆婆。

  “这是我食人花的铭牌,不管有任何事,小女在哪里,只需要把这牌子交给铁箕山的探子们。”食人花的业务,可是可以出动所有铁箕山的人的,不管是黑三爷,还是老怪物,亦或是豹哥,狂刀,风雨书生等等这些人的手下,都是会拼尽全力去完成的。

  东方木和风婆婆也是知道的食人花铭牌的重要的,因此很是欣慰路漫漫的知恩图报,如果是别人,或许他们会觉得路漫漫这是要跟他们算清楚而已,但他们却是知道,路漫漫这是真心的感谢他们,因此也很是郑重的接过了铭牌,好好的收了起来。

  文氏听到什么“铁箕山”“食人花”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女儿再说什么,而路铭瑄确实脸都白了,东方木和风婆婆是看到了路铭瑄的变脸的,想来路家人还不知道路漫漫的真实身份,所以他们也不好再待下去,打算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他们一家人。

  看着东方木和风婆婆走了,路铭瑄苍白的脸还带有一丝痛苦,文氏看着路铭瑄这样,连忙扶着路铭瑄坐下,“孩子她爹,你怎么了,我现在去请东方谷主给你看看。”

  路铭瑄直接用力的抓紧了文氏的手,不让文氏出去,但自己嘴里却吐不出话来。

  路漫漫看着路铭瑄的样子,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给自己的亲生父亲路铭瑄带来的刺激不可谓不大,也只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凭借她的本事,可以瞒着两人一辈子。

  可是这两人是真心的对待她的,尤其是在自己中毒武功丧失,被两人知道后,两人的那种惊慌错乱,让路漫漫决定坦白自己的过往了,她真的不愿意余生再对两人撒谎,就算是善意的谎言又怎么样,谎言就是谎言,要是以后被他们知道了,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呢,所以路漫漫没有在避讳了

  看着路铭瑄的样子,路漫漫有一些心疼,连忙上前。“爹,你要不要紧。”

  路铭瑄只是用很大的力握住了路漫漫的手,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是一个父亲,在自己的女儿面前流泪,这得是多么痛苦的时刻。

  “漫儿,你是铁箕山的食人花。”路铭瑄声音一听就十分的痛苦。

  “孩子她爹,什么铁箕山的食人花。”文氏一脸诧异的问道。

  文氏不像路铭瑄,走遍了大江南北,江湖上的事情,当然是不知道的,可是路铭瑄当初为了找到女儿,什么三教九流的地方都去了,因为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宝贝女儿可能被卖到勾栏瓦舍的地方去,那些地方,江湖上的消息十分的多,所以路铭瑄当然是知道铁箕山的大名,更知道铁箕山有一个食人花,是绝对不能招惹的人。

  结果没有想到,食人花,竟然就是他的宝贝女儿,食人花成名可是好几年前,他的宝贝女儿才十三岁,也就是说他的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就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路铭瑄没有觉得路漫漫是江洋大盗,也没有觉得路漫漫是强盗土匪,只是更加的痛恨自己的无能,让自己的女儿流落到那种地方,能在一群最恶的人中出人头地,他的宝贝女儿是吃了多少苦啊。

  “都是爹不好,让你吃了那么多苦,”路铭瑄越想越哭的大声,到了最后竟然泣不成声。

  “爹,女儿,没有吃苦,真的没有,他们都待我很好,虽然他们对于世人来说,都是坏人,可是他们对女儿来说,是女儿最亲的人。”路漫漫知道路铭瑄为什么这么难过,因为外人对铁箕山的忌惮,都以为铁箕山的人都是杀人如麻的,没有人性的,那自己这样一个婴儿肯定是吃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苦,才能走到现在。

  铁箕山的人对路漫漫来说,很重要很重要,路漫漫不想让路铭瑄自责,也不想路铭瑄误会什么,所以小声的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事情都说给了路铭瑄听。

  本来以为路漫漫吃了很多苦的路铭瑄,在听到路漫漫说,小时候因为长得可爱,又聪明,把那些让人忌惮不已的大佬们耍得团团转不说,还抢了不少珍贵的东西,那些人也待自己如珠如宝,之所以成为食人花,也是因为无聊,同时也是想多赚点钱而已,并不是因为被逼,更不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强盗,仅仅只是自己好玩而已。

  黑鹰是一直护着自己长大的一个大哥哥,也是被自己一直欺负到大的,为了路漫漫,可以连命都不要,连丁婆子都愿意把自己的全部积蓄花在路漫漫的身上,铁箕山的那些人的私房钱,只有路漫漫一个人可以掏出来,大家都宠着她。

  路漫漫还翻出了自己百宝袋,拿出了里面的不少世上有价无市的宝贝,才让路铭瑄和文氏彻底相信,路漫漫是真的被所有人宠爱着。

  然后文氏又哭又笑的说到:“孩子她爹,看来高僧说的是真的,只要咱们宠着路想想,咱们的漫漫就会被别人也这样宠着,你看咱们的漫漫果然从小到大都被人宠着的,真好。”

  路铭瑄哽咽着点点头,然后用力把文氏和路漫漫都环抱着,一家人,这才算真正的彻底没有了隔阂。

  “爹,娘,你们都不怕女儿是一群恶人养大的吗?”路漫漫有些好奇,路铭瑄这样一个经过正统教育的人,真的能接受她这样一个在恶人堆里长大的人吗?

  “傻孩子,爹没本事保护好你,就算爹是个好人,又有什么意义呢,那些人对别人来说是坏人,可是对于咱们家来说,他们就是天下最好的人,如果没有他们,咱们一家人,今生都没有机会见面了,等爹以后有机会见到他们的时候,爹一定会给他们磕头谢恩的。”

  “就是,他们救下了你,就是我和你爹的恩人,恩同再造,娘一定会给他们立长生牌的。”文氏也感性的说道,也幸好文氏是出生商户,虽然有些柔弱,内心却异常的坚毅。

  “谢谢爹娘。”路漫漫是真心的感谢路铭瑄和文氏对她的成长经历的接纳,毕竟有太多因为女儿有了污名,就处死女儿的父母太多了,路漫漫已经不是污名这么简单了,严格来说,路漫漫完全是可以被通缉的要犯,虽然没有人可以抓的住她,但如果她的爹娘接受不了,或者憎恶着铁箕山的那些人,那么对于路漫漫来说,就是一种痛苦,幸好,她的亲生父母跟铁箕山的那些人一样,真心的爱着她。

  路漫漫第一次这么清晰的感觉到,能找到父母真好。

  文氏哭了许久,最后有些脱力了,路漫漫连忙让路铭瑄把文氏带回去,让两人好好休息,然后准备接下来的治疗身体,不管能不能治好绝子药造成的伤害,但起码能治好路铭瑄和文氏这些年身体的亏空,让他们至少不会被影响寿数。

  接下来的几天,文氏雷打不动的盯着路漫漫把药膳喝得一滴不剩了,才乖乖的跟着东方松去治疗自己的身体。

  喝完药之后,毒算是彻底的解了,路漫漫也感觉到自己的武功渐渐的恢复了,这段时间无力的感觉,总算是丢掉了。

  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