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0章 皇上赐猫

作品:贵人策略|作者:汐汐水岛|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9-11 20:37:00|下载:贵人策略TXT下载
  “皇上,要去看看德嫔娘娘吗?”李德全问道。

  梁九功瞪了多话的李德全一眼,意为师傅没说话呢,你多什么嘴?李德全忙弓着腰往后退了一步。

  “去看看吧。”康熙本想直接回去,但转了身又有点拔不动脚,便随着心意踏进了永寿宫。

  他没有让守门的人通报,漫步往里面走去,听见西墙边有动静,循着看去,见主仆几人齐齐对着一只猫,目不转睛盯着看。

  “咪咪!”景瑜轻声学着猫叫,抱膝蹲在那里。

  康熙后脑勺顿生几道黑线——在逗猫?

  他轻轻往前走几步,上前看个究竟。

  月瑶和铃兰发现了皇上,才要下跪行礼,被康熙招招手制止,这才瞧见有只橘色的肥猫,正弓着肚子走来走去,对着景瑜‘喵呜’回应,朝着她递过来的铜盆开始吃的津津有味起来。

  那橘猫看见他,立时起身变得警觉起来,匆忙叼了几只小鱼干,边往院墙跳去,边回头瞅瞅。

  景瑜发现猫咪的反应有点突变,转身回看,发现立在她身后的康熙,一瞬慌错,道:“皇上什么时候来的?”

  “咳!”康熙轻咳一声,道:“天已抹黑,还在这风嗖嗖的园子里呆着,莫要着凉,回去吧。”

  景瑜拖着步子跟在康熙后面,进了屋。

  她现在还呈现一种没反过来劲儿的状态,略微婴儿肥的脸颊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纠结,她还在惦记那只大橘呢,刚刚用小鱼干吸引,它已经开始试探着过来了。

  康熙见她很是遗憾,问道:“很喜欢猫啊?”

  景瑜被他的问话拉回思绪,答道:“回皇上,是的。”

  前世用姥姥的话说自小就是摸猫逗狗的性子,只是后来在城市生活,住在筒子楼一般的高层里面,养宠物根本就是件折磨人的事,掉毛不说,光抓沙发这一点就让人头疼,何况每天还要清理消毒......况且平时上班也真的没精力打理照顾,想想就打消了养头一只的念头。于是只能眼馋的刷刷小视频,看看别人家的萌猫萌狗。

  见景瑜很喜欢,康熙还真的记在了心上,次日就叫人送来只和那天那只一样橘色的猫,收拾洗净了放在一只毛绒织就的豪华版猫窝里一并送来。

  “回娘娘,这只橘色梨花猫名叫大福,奴婢是豢养局的,专门来负责照管它的。”年纪轻轻,挺机灵的一个小太监抱着大福道。

  真的不愧是康熙,如此大手笔,送猫不仅送了全套,名字也起好了,还连同服务人员也一并送。

  “好的,你就住在后院儿吧。”景瑜叫铃兰赏了些碎银子,就叫把太监带了下去,并吩咐安排好大福的居所。

  大福洗的干干净净,身上的毛都散发出一股子香气,过了午用完膳,景瑜就抱着大福尽情撸了一把,慵懒的午后,还有只性子极好的大猫给她撸,,真是人生到达巅峰嘤。大福脾气真的是好,被抱抱摸摸很享受很粘人的样子,不时还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舔她的手

  自从景瑜晋封了嫔位,来了永寿宫就是一宫主位,照理说榛儿和琳琅要先来找她请安,然后姐妹几个再一同去往景仁宫。

  只是景瑜体谅琳琅怀有身孕,综合以前长春宫的习惯,一来就免了她们请安,榛儿和琳琅还都是很高兴的,毕竟早上嘛,能多睡一刻钟也是很珍贵的。

  只是用人分派就出了点儿问题。

  自从安嫔去了之后,永寿宫主卫空缺,那几个针线宫女等负责各类活计的宫人,借着琳琅有孕的由头,十有八九被悄声调去了琳琅殿中伺候——这是蕙嫔的安排。

  这些人只听主子的,已经分在西侧殿,他们也不会主动找事儿提出回主殿,因为蕙嫔的飞扬跋扈谁都知道,她又握有实权,谁会不长眼得罪她呢?

  而琳琅也似乎也已忘了这事。

  景瑜心下是觉得琳琅这事儿做的欠妥。由着堪用的全归在了西侧殿,她这个一宫主位在永寿宫奴婢面前根本不会有什么威信可言。何况对怀有身孕的琳琅,她是定会该有的照顾一点不少,琳琅自己心中也是有数的,所以又何必拘着人不放?

  这日,要去内务府领取份例,因东西十分多而且杂,需多几个人同去。却见月瑶和铃兰一趟趟的来回跑,搞得浑身脏乱疲惫不堪,就纳闷,道:“叫上宫人一起去便好。”

  看她俩犹豫不堪的眼神儿,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小主,咱们先前不是没用过他们,看冷脸倒是次要的,关键是使唤不动啊。

  这一宫的主子都是奴籍出身,本就在这些宫人面前是种另眼相看的存在。

  琳琅怀有龙胎,又有蕙嫔的关照,处境还算是好。

  而她这个主位娘娘年轻资历尚浅,知道的康熙对她额外关爱,不知道的,因为康熙注意六宫祥和,不会轻易让人看出偏疼谁,宫人鱼龙混杂,真正聪明眼瞧的清楚事儿的又有几个?

  景瑜吩咐人将大橘抱下去,琢磨起了这事儿。

  琳琅是真没往这边想呢,还是有心留用?毕竟平时她本人态度倒是毕恭毕敬的,一些事也都不太好说。

  她想起前几日,帐幔送去浣衣局清洗,拿回来的时候发现有处被刮破了,因是上等的绉纱料子,便叫那边一个手艺精巧的针线宫人玉湖帮忙修补一下,谁知玉湖一口回绝,推脱卫贵人吩咐的活计还没做完。

  奴才惯来见人做事,现在又认准被分到了卫氏那边,有事自然要先通过她们主子,主子不说话,做什么都是干的白活儿,白活儿傻了才会去干,这是她们的惯常逻辑。

  何况蕙嫔多的是钱财,好东西没少赏琳琅,如此琳琅的手笔也不小,那些宫人吃额外的份例吃不少,自是死心塌地听卫氏的。

  她不想拿钱拉拢所有人——钱是用在想用的地方,赏是要赏该赏之人。更不打断明着找慧嫔要人,这无异于自己找不痛快。况且有些事情完全靠的是自觉。

  此前,不是没有借个契机调用玉湖的想法,她若敢再拒绝,当场大肆周章罚她一罚闹的众人皆知传到贵妃她们耳朵里,人自然是得回来。

  只是她还不想那么做,因为若是仔细想想,琳琅历来智商在线的,她留那么多人在身边干什么呢?这些事儿是琳琅的本愿还是蕙嫔的本愿还不知道呢。

  蕙嫔掌控欲那么强的一个人,许是她让琳琅拘着那几人,挑拨她和琳琅之间的关系呢?

  她若大肆闹开,只她和琳琅搞得两败俱损旁人瞧热闹也说不定——有些事多琢磨琢磨,或许能发现不像面上看到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