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四章 秘密

作品:金凤华庭|作者:西子情|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10-11 09:12:27|下载:金凤华庭TXT下载
  江云彩在皇后面前自然更不敢隐瞒,这事儿也瞒不住,于是,说了个详细。

  皇后听罢松了一口气,安华锦没把楚思妍打的跟三年前的楚宸一样三个月下不来床就行,这事儿安华锦占理,也不算惹了什么大祸,善亲王找来,她也理直气壮有话说。

  她探寻地问江云彩,“你刚从善亲王府出来,里面的人是个什么意思,可知道?”

  江云彩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将她所听所见知道的都说了。

  皇后听罢后笑了,“小王爷深明大义,说的对。”

  江云彩附和,“臣女也觉得小王爷说的对。”

  “好孩子,辛苦你了。”皇后踏实下来心送客,“贺嬷嬷,有赏。”

  江云彩立马站起身推辞,“臣女也没做什么,当不得娘娘赏。”

  “你进宫走这一趟,就是辛苦,该赏。”皇后慈和地笑着拍拍她的手,“本宫也不知小安儿何时欠了你哥哥一个人情,既然她说有,那就是有。小安儿这孩子做什么事情不会没有分寸的,你们以后……”

  江云彩的脸白了白,不,没有以后。

  皇后也想起来安华锦最后撂下的狠话,适时地打住,笑着说,“去吧!”

  江云彩松了一口气,接了赏,由小太监引领着送出了宫。

  皇后在江云彩走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娘娘,这事儿不怨小郡主,既然善亲王府息事宁人,最好不过,您就不必忧心了。您叹什么气啊?”贺嬷嬷不解。

  皇后道,“我不是为了这件事儿,是想着小安儿显然也是喜欢顾七公子的,否则也不至于今日与楚思妍闹这一场,又撂下那般警告的话。既喜欢,又不能嫁,这可真是……”

  贺嬷嬷没想到皇后在愁这个,想了想,低声说,“娘娘,小郡主本来在陛下面前也没说不中意顾七公子这个人。她计较的是招婿入赘的事儿。”

  “就是因为这个事儿,我才愁。”皇后也压低声音,“昨日陛下来,与我私下里说了好些话,陛下的心思,是想着他们两个人日渐情分深重后哪个退一步。我想的却是,能不能换个法子。”

  “娘娘,您有什么好法子?”贺嬷嬷猜测着,实在猜不出来。

  皇后用更低的声音说,“安家只小安儿一人,顾家却多的是子孙,顾轻衍不能入赘,不如就换一个。左右顾家子弟都不错,与小安儿年岁相当的,似乎就有三个。除了顾轻衍,想必顾老爷子都不会反对。”

  贺嬷嬷一惊,“这……也是个办法,但陛下同意吗?”

  “陛下只要安顾联姻,不拘泥哪个。本宫是想问问小安儿的意思。”皇后揉揉眉心,“俗话说,后来的不如先到的,这顾轻衍既是一等一的,且还是先来的。只怕小安儿见过了他,且看中了意,顾家其余子弟再好,她也看不上了。”

  贺嬷嬷恍然,原来皇后叹气的是这个。这还真是不好说。

  她琢磨了片刻,出主意,“您先等等,观望些时日,看看小郡主和七公子相处的情况再说。”

  “嗯。”皇后点头,“本宫是也不急,这天下谁急能急的过陛下?今日这一桩事儿一出,怕是陛下更高兴了。”

  贺嬷嬷点点头,陛下的确会高兴,陛下就是盼着那二人日渐情深义重分不开。

  安华锦自然不知道她的皇后姑姑有这个打算,也更不知道顾老爷子有这个想法竟然比她的姑母还靠先。她收拾了楚思妍后,便与顾轻衍骑马出了城,将城内的风风雨雨转眼就忘到了天边,一个楚思妍,实在不值得她记住。

  顾轻衍却在心里记挂了一件事儿,在出城后不久,忍了忍,没忍住,对安华锦问,“你三年前怎么欠了江云弈一个人情?”

  “三年前我第一次进宫,迷了路,怎么也转悠不出来,恰巧遇到了他,他给我指了路,我才找到了姑母的凤栖宫。”安华锦想起在皇宫里乱转悠那半个时辰就牙根疼,她前后遇到了两个人,一个是楚砚,对于她的求助理都没理就走了,一个是江云弈帮了她,这个人情她自然记着。

  “只是指了路?”顾轻衍偏头看她,“皇宫虽大,不至于一个宫女太监也见不着,你到底迷路迷去了哪里?”

  安华锦气愤地说,“怎么没遇到?我初进宫时,是有人引路的,但是半途中那小太监被人着急火燎地叫走了,临时抓了另一个小太监给我引路,另一个小太监又半路尿急,去找茅房去了,我等也不出来,只能自己走了,谁知道,走着走着,就走去了冷宫的地界,后来先后遇到了……”

  她说着,忽然顿住,“哈“了一声,”我懂了。”

  “嗯?”顾轻衍不知道她懂了什么,探寻地问。

  安华锦磨了磨牙,觉得忽然牙疼的很,对顾轻衍问,“咱们两个如今,算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吧?”

  “嗯,虽然话说出来不中听些,但的确也可以这么算。”顾轻衍点头。

  安华锦打马凑近他,距离他近些,交头接耳地说,“我知道了你的不少秘密,我也跟你说一件秘密。在冷宫的地界,当年,我先后遇到了我七表兄和礼国公府大公子江云弈,我七表兄对于我的问路理都没理就就走了,后面不多时我遇到江云弈,他将我领出了冷宫,又给我指了去凤栖宫的路。我当年只顾着对我七表兄来气记仇了,没想那么多。”

  顾轻衍何等聪明,立时就懂了,“这就可以解释七皇子为何头一次见到亲表妹,且在知晓你的身份后理都没理你,当没看见你,抬脚就走的原因了。他是为了掩饰和江云弈在冷宫悄悄会面。”

  “嗯。”安华锦想的有点儿歪地说,“冷宫荒凉,人迹少至,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顾轻衍手一抖,差点儿跌落马下,顿时咳嗽不已。

  “难道我说错了?”安华锦瞧他咳嗽个不停,好心地隔着马伸手给他拍了拍背。

  顾轻衍觉得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咳嗽了好一会儿,才无奈地说,“陛下子嗣众多,皇子们都成年了,还未立太子。七皇子上有六个皇兄,一个个都健康的很,活蹦乱跳,七皇子哪怕有安家这个外祖家,但安家势力在南阳,不在京城,他要这皇位,也不好得,只是我没想到,他将礼国公府的大公子早就拉住了。”

  安华锦收了歪心思,“陛下子孙多,是我姑母这个做皇后的慈善,后宫这些年真是个个瓜熟,且都熟的好。江云弈那么早就被我七表兄拉下水,可见礼国公府真是没落的不行了,急需靠着新旧更替再起来。”

  “江云彩与善亲王府楚思妍交好,江云弈暗中投了七皇子。礼国公府也是下的一手好棋。”顾轻衍笑了笑,“只是,人人都觉得七皇子既是皇后嫡子,又有才学,将来荣登大宝,十有八九。可是恐怕鲜少有人能猜出陛下的心思,他其实不属意七皇子。否则,早就立他为太子了。”

  安华锦“哈”的一声,嘲笑,“可不是呗,陛下的心大着呢,既要山河稳固,又要安家离皇权远远的,偏偏当初他非要我姑母进宫为后,我七表兄也是流着安家的一半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