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94章 景阳挨打

  上官若离佯装斥责道:“凌瑶不要乱说话,周夫人张嘴闭嘴就是七出之条,想来今天是疏忽了。”

  凌瑶嘻嘻笑道:“是吗?

  幸好我打算跟着学,不然定会被先生打手板的!”

  周家的人吃相太难看,不揭穿她不舒服。

  周家人的脸色都像吃了翔一样,幸好,周浦仲的大儿子进来,禀报调查的结果。

  这才一会儿,景阳落水的事情就查出来了,不知是能力强,还是敷衍。

  周家大儿子道:“那栏杆被人用内力给打碎了。

  想来是有高手潜如府内,趁着孙向薇表妹与三公子说话的空档,暗中出手,将三公子打入了水中。”

  周浦仲立刻断言道:“这是有人想制造矛盾,破坏我们的合作!”

  东溟子煜微微抬眼道:“听起来,很合理。”

  至于他信不信,呵呵!这时候,景阳换了干衣裳被莫想抱了出来,他是怎么虚弱就怎么来,一副没半点力气,头好痛,头好晕的样子。

  上官若离瞧着景阳有气无力的样子,知道是假的也是心疼得不行,“那凶手也真是的,竟对一个孩子动手!”

  凌瑶看着门外,见到雪球在树上用前爪比比划划。

  就道:“父王、母妃,弟弟吓坏了,咱们快回去吧。”

  景阳一只小手捧住自己的脑袋,小嘴微嘟,小脸皱着,含糊不清地说道:“鼻子好难受,头也好疼,没什么力气……”景阳确实有些着凉,不过他是演技派嘛,完全将自己的病情夸张的展示得淋漓尽致。

  周浦仲忙道:“大夫呢?

  大夫请来没有?”

  “不必了!”

  东溟子煜站起来,将景阳接过来抱着,冷冷道:“合作条款,周将军再好好考量一下,我们择日再议。”

  周夫人挽留道:“三公子病着,不如宣王和宣王妃就住在府里,等三公子病好了再回去。”

  上官若离淡笑道:“不用了,城外的大营离不开人,若是有战事,主将不在,可不好。”

  那意思,我们随时可以打你。

  周家人心里非常不爽,但还是强装笑脸将一家四口送到大门口。

  上了马车,上官若离就数落凌瑶:“你今天太过了,这种撕逼的事应该让母妃来,你一个女孩儿可不能落下牙尖嘴利、刁蛮跋扈的名声。”

  “嗯嗯,瑶儿知错了。”

  凌瑶乖巧的认错,心里却不以为然。

  自己生的女儿,自己了解,上官若离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没听进去,耐着性子解释道:“不是要你忍气吞声,而是不该在那么多人面前,语言太激烈。”

  “嗯嗯嗯!”

  凌瑶连连点头,别提多乖巧了。

  上官若离知道她还是没听进去,转头想教训景阳几句。

  就见东溟子煜已经将景阳摁趴在腿上,撩起他的小袍子,扒下他的裤子,露出肥肥嫩嫩的小屁屁。

  然后……蒲扇大的巴掌就落了上去。

  “啪啪啪!”

  几巴掌下去,那小屁股以眼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景阳咬着嘴唇,没有叫,也没有哭,脸红红的,有些羞恼。

  凌瑶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东溟子煜发这么大的火,竟然动手打弟弟,一时被吓住了。

  上官若离也是第一次见东溟子煜打孩子,虽然心疼,但他管孩子,她再心疼也得看着。

  不赞同家庭暴力的体罚方式,也得等回去关上门再说。

  很快,凌瑶缓过神来,扑过去抱住东溟子煜的胳膊,哭道:“父王,别打景阳,不是景阳的错,是瑶儿不对,是瑶儿撺掇景阳跳水的。”

  东溟子煜再气也不会打女儿,再说看儿子的小屁股肿了,自己也是心疼,就借坡下驴,放了景阳。

  上官若离忙把熊孩子从“魔爪”下抱过来,从暗格里拿出药膏,要给他红肿的小屁股上药。

  景阳小手捂住小屁股,红着脸道:“母妃,男女授受不亲,儿子自己来。”

  上官若离拔开他的小手,“小屁孩儿,毛都没长呢,还跟老娘害羞了?

  从老娘肚子里出来的时候,你怎么不穿条裤衩儿呀?”

  “噗哧!”

  东溟子煜、凌瑶和景阳都笑了。

  上官若离继续给熊儿子可怜的小屁股药膏,“儿砸,疼就叫唤哈!”

  景阳耳根子都羞红了,小声道:“不疼,其实不涂药也没事。”

  凌瑶眸光流转,狗腿的一笑,抱着东溟子煜的胳膊,开启撒娇卖萌模式,“父王~别生气了,今天我们立功了呢。

  瑶儿见孙向薇去找景阳,就给景阳打了手势暗语,让他制造纷乱,我让雪球趁乱去周浦仲的书房转转。

  结果,还真有收获。”

  东溟子煜皱眉不悦的道:“别跟本王说立功。

  制造混乱的方式有许多种,这傻小子竟然自己落水,若是被水草缠住怎么办?

  若是水里有埋伏怎么办?”

  完了,父王也开始唠叨了。

  凌瑶求救地看向上官若离。

  上官若离却和东溟子煜站在一起,道:“你父王说的对,这种伤敌一千自岁八百的事不能干!”

  凌瑶嘟嘴,幽怨的看着她。

  东溟子煜最受不了凌瑶萌萌哒的委屈模样,瞪了景阳一眼,才没好气地道:“说正事。”

  凌瑶冲着车外吹了声口哨,立刻一道白影从车窗里钻进来。

  凌瑶接住雪球,欢喜的赞道:“你这速度越来越快了。”

  雪球亮晶晶的目光却落在景阳的小屁股上,幸灾乐祸的叫道:“喵呜~”景阳脸色一黑,忙用小手去挡。

  上官若离笑道:“好了,好了,药都吸收了,可以穿上衣裳了。”

  说着,给他提上裤子。

  景阳趴在靠枕上,威胁雪球道:“小心我把你烤了吃肉!”

  “喵呜~”雪球哀怨的用头蹭蹭凌瑶的手。

  凌瑶笑道:“景阳跟你开玩笑的,你快说,有什么发现?”

  雪球从凌瑶怀里蹦下来,用小爪子打开车厢壁上的一个暗格,里面有几封信。

  原来,它偷到信,就先藏到了马车里。

  “干得好!”

  凌瑶摸摸它的头,拿出一粒丹药喂给它。

  东溟子煜飞快地把几封信看完,交给雪球,“免得被察觉,快放回原处去。”

  雪球知道事情重大,不敢耽误,叼了信,就出了马车,只留下一道白色的残影。

  景阳眨巴着大眼睛,期待的问道:“父王,有收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