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14章 重回

作品:女主翻身做豪门|作者:唯薇十月|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7 04:37:14|下载:女主翻身做豪门TXT下载
  依山傍水宅子前。

  一对男女相携而立,姿色出尘脱俗,路过的佣人却无一人察觉到此处有人,

  “按你要求,来到你当初离开的第二天,这下满意了吧!”

  男人声音如水涧清石,清冷中带着点低沉,落入耳中,让人不由自主的安心,宁静。

  任玉瑶毫不吝啬的冲男人轻扬嘴角,显露出个绝美的笑容,

  “谢谢老公,你最好了。”

  虽然她也能做到,不过任玉瑶还是很识趣的夸了夸男人。

  就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的时候,苏家突然因一个电话,气氛变得沉重。

  一个与苏宗和有五分相似的青年男子从屋内匆匆走出,眼角的泪水,不由自主的往下流。

  任玉瑶看到这一幕,心里突然有些难受,

  “我是不是很不负责,就这么丢下苏玺……”

  也不知道当他看到自己那具没有气息的身体时,情绪会有多崩溃。

  苏宗和握住女人的手微收,

  “我们从来都不欠谁的,他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们不可能陪他一辈子,如果缺爱可以自己去寻找,就像你和我一样。”

  在没遇上任玉瑶的时候,他根本不知情为何物,更没什么悲怜之心。

  就连跟她的这段情,他都曾纠结很久,才认清。

  “……这不太一样吧!”

  亲情、爱情完全是两回事,怎可相提并论,对于孩子来讲,亲情从来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否则无论年纪多大,心底都会有所缺失。

  “有什么不一样的,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他的存在本就没有亲情这回事,自然理解不了这其中的玄妙,而任玉瑶不同,她生而为人,经历过几世亲情,感触颇深。

  不过她也不打算跟着石头辩解这事。

  这会苏玺已急匆匆开车离开,她拉了拉男人的衣袖,

  “去看看吗?”

  虽然自己看自己有点奇怪,可任玉瑶莫名的有些担心那孩子,怕他接受不了。

  记得当初跟苏玺最后的谈话,任玉瑶恍惚觉得那孩子应该有所察觉……

  他向来聪明,怎会感受不到呢!

  可他最终还是选择尊重了她。

  “不怕难过吗?”

  苏宗和侧头看向女人,有些犹豫。

  这一趟本就是带她来了却尘缘的,既然来了,自是不要留下什么心结。

  “有什么好怕的呢!”

  任玉瑶对上男人幽深眼眸,低叹了口气,

  “真不能让他们看到我们吗?”

  她很想出面,安慰下苏玺,让他不要难过。

  她曾一度想带苏玺离开这,不用想,身侧这男人肯定不会同意。

  其一,是不合规矩;其二,是他向来寡情,对儿子根本没什么感情。

  尤其是他彻底回归后,对这里的人一切,早已恍如隔世,没什么感觉了。

  “不能,既然要分别,就没必要留下牵连,让他们有所念想,这样对我们都好。”

  苏宗和抬手抚了抚女人随风拂动的长发,

  “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你生下他,留下这么个因果,让你难过。”

  当时他怕是脑子进水了。

  哎,都是没觉醒,无知惹的祸。

  不然,也不至于让她如此割舍不下。

  闻言,任玉瑶斜睨了他一眼,一副看渣男的表情,

  “你还真是……没心!”

  对儿子竟然这么无情,以前那个为了苏玺,不顾一切的男人哪去了?

  这话,苏宗和就不太赞同了,伸手将女人紧扣在怀,

  “不,我有心,只是那颗心只为你跳动,均不出给别的人,哪怕是儿子。”

  “……”

  这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让任玉瑶有片刻呆,毕竟这家伙可是很少说这些腻死人的话。

  她有点接收无能。

  “咳,别贫了,去农庄吧!”

  任玉瑶有些不自在的催促,惹的男人一阵低笑,

  “嗯,去吧!”

  很久以前他就说过,不要她想,只要他有,他都愿意给她,何况这还是亏欠她的呢!

  **

  农庄一如她离开时的模样,就连当初她拔掉的菜坑,周遭泥土都还没来得及晒干。

  原本还存在的那一点疏离感,应景而散。

  她看着那即将落下的斜阳,

  “还记得吗?此情此景咱们曾经一起看过。”

  那时的他比现在的苏宗和多了点烟火气,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那时的他会给她做饭,会给她喂水果。

  现在实力回归,这些自然也不在用他亲自动手了,就连食物他们都可以不用吃。

  思及此,任玉瑶低叹了口气,瞬间感觉人生少了许多乐趣。

  苏宗和双手从身后拥住女人,下颚抵在她的肩头,

  “当然记得,和你的每时每刻我都记得。”

  不舍得忘,也不敢忘。

  “你家那小子怎么还没到,效率好慢。”

  男人低低的略带磁性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温热气息喷洒在她耳边。

  任玉瑶顿时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又不能瞬移,哪能这么快。”

  G市属于一线大城市。

  车、人都很多,在碰上红绿灯路口什么的,来这最起码得一个来钟。

  闻言,男人轻笑,随之语气又有点酸,

  “你对他倒是宽容。”

  这味吃的他很是难受,他从未见任玉瑶是谁这么有过耐心。

  这待遇,是他都不曾有过的,好难受。

  “那当然,他可是我儿子,陪伴了那么些年,哪能不心疼。”

  当初如果不是担心苏宗和,她压根不打算那么早离开。

  最起码也得等到苏玺结婚生子,她才能安心。

  “你偏心,当初我生病,什么温柔小意都没施舍一点给我。”

  还一个劲的凶他,亏的他当时没记忆,不然得有多糟心啊!

  不,依然糟心。

  比如现在,没有对比的时候还好,这一有了对比,他就难受的紧。

  “……偏心?”

  任玉瑶挑了挑眉,侧头,注视着男人的眼,

  “要不是为了你,我会离开的那么快吗?”

  “要不是在乎你,谁给你重塑身体啊!”

  “真是没良心,哼!”

  太不知足了,对比儿子,她陪伴在苏宗和身边的日子要多得多,他竟然还好意思说她。

  闻言,苏宗和一愣,回想了下曾经,好像还真是……

  “我当初等了你好久,还以为你不会回去呢!”

  当时他为了对付天敌,几乎忘了时日,他等了好久,她还没回来,下意识觉得她不够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