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64章 阿盛,你认识吗?

作品:最难不过说爱你|作者:桐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4 18:51:35|下载:最难不过说爱你TXT下载
  依照我对席湛的了解,席湛是想说慕里或者沐风自作多情,但慕里不清楚这点,他还热衷的追问道:“你指的是我还是沐风?”

  席湛彻底没再搭理慕里,元宥和赫冥他们纷纷的劝说慕里,但慕里很轴,非得艾特席湛追问个不挺,最后还是易徵在群里说着实话道:“慕里,你说倘若没有沐风二哥就死了上百回,我现在来给你解释什么叫做自作多情!入我们这行的早就清楚生死不由己,二哥心底自然做好了这种心理准备,也就是说无论是生还是死,都是自己的命!二哥曾经从始至终都没有恳求过沐风救他,是沐风……这样说有点难听,但确实是沐风自己自作多情,而且二哥救她的次数不在少数,互相抵消,你不该拿这种事压着二哥承情。”

  “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沐风……人都已经躺在棺材里了,他轻飘飘的来了一句没必要、自作多情就完了?沐风这辈子就得他这七字真言?易徵,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哦,不对,欢欢那小丫头现在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你应该能感同身受啊!你与沐风一样是求而不得,你这些天缠着欢欢不也是自作多情?”

  “慕里,一码事归一码事。”

  “哼,一群冷血动物。”

  说完这句的慕里随即就退了群。

  他对我们这群人很失望。

  失望到不愿再待这群里。

  我心底暗叹,其实慕里又有什么错呢?

  他只不过拿沐风当自己的朋友。

  可是席湛又有什么错呢?

  大家都没有错,只是执念不同,朋友圈不同,大家帮的人不同,说到底道不同不相为谋,而我和慕里……我想起偶然遇见的几次他对我的冷脸,他对我一向是看不惯的。

  因为赫尔,因为沐风。

  他的朋友都因为我的存在而过的艰难和不开心,特别是沐风,她的命已经尽了。

  可是我又有什么错呢?

  是LG一直要针对我。

  又不是我去招惹的LG。

  我深深地吐口气放下手机,这时城堡那边的管家给我发了消息,“明天我会亲自送那个小孩到梧城,时小姐,还有什么安排吗?”

  我回复道:“一切平安。”

  我下午一直在想一件事,就是顾霆琛的兄弟、那个叫阿盛的男人究竟是谁刺杀的!

  因为比顾霆琛还厉害的男人寥寥无几。

  而我了解的顾霆琛不会一直坐以待毙。

  他一定在寻找某一个时机。

  我闭上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盲人姑娘,阿盛保镖,被自己雇主刺杀……又会是谁呢?思来想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人。”

  那就是荆曳。

  荆曳是保镖,他对这个行业应该算得上了如指掌,一些大人物的身侧有哪些保镖他应该有所了解,想到这我打电话联系了他。

  他接通电话恭敬的喊着,“家主。”

  “荆曳,我有些事想问问你。”

  他客套道:“家主请说。”

  “你对保镖这个行业了解多少?”

  “我一直都是做的这个行业,对这个行业百分之八十的事都知情,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认识,因为大家私下也都会有个安保群。”

  我疑惑的问:“安保群是什么意思?”

  荆曳的气息突然不稳道:“别闹。”

  我一怔,荆曳赶紧道:“抱歉家主,我在家里,她在…这里,我马上到阳台与你聊。”

  荆曳口中的她指的是赫尔。

  而且他们此刻……

  我脸微微一红,觉得自己煞风情。

  “就是同一种行业的人都会聚集在一起沟通,现在通讯发达,所以私下有个微信群。”

  荆曳缓了口气继续解释道:“原本席家禁止我们在这种群里出入,但自从老家主去世之后谈负责人就吩咐我潜入进去,每天都能听到很多新鲜事,所以了解甚多,家主突然问我这个做什么?你有什么困惑的地方吗?”

  “我想打听一个人。”我道。

  “家主请说。”

  “我不知道他具体的名字,但我听别人称呼他为阿盛,他之前退过伍,还有个盲人未婚妻,他的好兄弟是顾霆琛,你知道他吗?”

  荆曳犹豫,“阿盛……”

  察觉到他的异常,我问:“你认识?”

  “退过伍,盲人未婚妻,顾霆琛……种种结合之下,我猜家主说的应该就是……”

  荆曳突然猛的顿住。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事。

  “抱歉家主,我认识,但仅限于认识,因为当年我们签了保密协议,绝不能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讨论阿盛,否则将会被诛杀。”

  荆曳说的非常严重。

  而且保密协议……

  谁敢让席家的保镖签约保密协议?!

  除非是席家自己!!

  我直接问:“是我父亲还是席湛?”

  荆曳困难道:“家主,这事为难我了。”

  “荆曳,我现在是席家的家……”

  荆曳奇迹般的打断我道:“家主,事情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保密协议都签了,我以及还有其他三个人都被监视着,协议里清楚的写着,倘若此事被除我们之外的任何人知道我们都会被盯上,这个事并不是因为你是家主就能改变的……家主,当年有太多的隐情,有太多的真相被掩埋,你不该去探索。”

  除开荆曳还有其他三人认识阿盛。

  究竟是怎样的隐情让他们如此保密?

  我没有从荆曳这儿问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但我能肯定想藏真相的人是席家自己!

  席家曾经是谁做主?!

  无非是我的父亲以及席湛。

  他们为什么禁止大家讨论阿盛?

  其实我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苗头,这件事不仅荆曳知情,还有席家的总负责人谈温以及席湛,他们两个人肯定是知道隐情的。

  而且荆曳非常明确的拒绝了我。

  哪怕拿家主的身份压他都没有用。

  那我找谈温肯定是一样的结果。

  如今就只能问席湛。

  倘若这件事就是他安排的呢?

  我去问他岂不是戳他的隐私?

  这三人我到底该找谁下手?

  思来想去就只剩下谈温。

  因为我把席家的权势都给了他。

  他这辈子唯一忠诚的人只有我。

  倘若这件事他还像荆曳那般隐瞒我,那我选择的这个人就不合格,我并不是想为难他,而是他的立场他绝不能隐瞒我任何事。

  我想了很久才联系了谈温。

  他接通问道:“家主有何事吩咐?”

  “阿盛,你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