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3章 潜入神农氏

作品:雀歌|作者:姜槿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3-27 11:18:56|下载:雀歌TXT下载
  整个神农氏寂静无声,甚至能听到风吹草晃,树枝摇动,树叶相碰的声音,一支火把都没有,众多楼阁在黑夜里影影绰绰,依稀只能看到轮廓。

  “怎么连个守夜弟子都没有?姜无忘玩得是哪般花样儿。”

  陆吾跟在重黎身后,压低声音琢磨着:“难不成有何圈套?”

  “不会。以姜无忘的性子,在大局落定之前,他既不会反抗夏离,也不会得罪魔界。”

  重黎摸到保管着神农鼎的大殿前,这路线他记得清楚,他与文律就是在此处带走神农鼎,他还将仙界派来镇守的仙兽—蛊雕收为己用。

  大殿在夜晚里更显巍峨,仰头去望,仿若直插云霄,望不见最顶层的轮廓。大门却是敞开着,在夜色的朦胧中,这扇门带来的未知与莫测更显诡异。

  陆吾带着询问的意味望向重黎,重黎抿着嘴唇,皱起眉头,最终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向殿内走去……

  陆吾紧随其后,二人身影瞬间隐没在黑暗中……

  陆吾感知到远处有亮光,遂示意重黎跟上,几番周折前方豁然开朗。

  那是一个极其空旷的长廊,望不到尽头似的,两侧的墙壁上是不知用何种材质涂描的壁画,那画作泛着幽幽光芒,栩栩如生,连人物的表情都无比逼真。

  重黎一路看过去,缓缓开口道:“这墙壁上画得是炎帝一脉的兴衰变迁。”

  “姜无忘本就是炎帝后人,掌管整个神农氏,殿中有此壁画也不奇怪。”

  陆吾觉得新鲜,边说边去研究那墙上的画,仿若当年的场景尽在眼前。

  重黎只感觉那画怪异,一时间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他一幅幅看过去,画上的内容丰富详致,从神界以炎帝一脉为尊,到轩辕氏黄帝一族崛起,再到阪泉之战的浴血争夺,甚至一直到姜无忘接管神农氏,关于姜无忘的画作明显颜色更加鲜艳,像是刚涂上去的。

  “不对。”重黎灵光一现,倒退几步重新看那画作,这次看得更加仔细。

  “哪里不对?”陆吾也跟着凑过来。

  “这画中为何没有夏离?”

  重黎终于知道为何自己觉得这画奇怪,是因为这画虽色彩鲜明,却唯独少了那个赤衣女子。

  “夏离也出自炎帝之门?”

  重黎应着:“是,这画上有炎帝手下四大名将,甚至有彼时身为水神共工座下之臣的相柳君,可为何没有夏离?”

  “这壁画不像是一朝一夕而成,看裂痕与磨损,怕是真的是从数千年前便开始了,一直到如今。”

  “今夜格外安静,姜无忘没有安排弟子守夜,还将大殿之门敞开着,怕是有意要让我们发现这些壁画。”

  “他要告诉我们什么?为何不直接说?”陆吾最讨厌这些满脑子弯弯绕的人。

  “他是不想与我们见面,如果私自会了我们,不成了沆瀣一气,同流合污了?表面上他仍旧是仙界的人,归顺夏离,实际上他是想告诉我们,夏离是永远无法载入记录的,一如从前,也同未来。”

  陆吾仍旧是一头雾水问道:“为何夏离不能载入?为何连炎帝一族用来记录的壁画中都没有她?那神纪中是否有关于她的只言片语?”

  重黎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摇着头:“想必也是不会有的。我不知道夏离是如何打算。我们之前每次交手,她都是那样大义凛然,可我并不相信她满腔仁善,毫无私心。连你我都知道九重天不过是利用她。她自己会不知晓?无法载入记录,想必也是九重天的安排,所以神纪中更加不会留下她的痕迹。”

  “干脆去把那姜无忘揪起来问个清楚明白!”陆吾说着就撸起袖子想要走出去…

  好在被重黎一把拉住,劝道:“不可!如若真的见他,他出于身份顾虑,定是不能让我们轻易带走神农鼎,就算只是装装样子,也没必要平白添这麻烦。”

  重黎走到长廊尽头,发现再无路可走,遂伸手去探墙上的壁画,画上的一只巨大宝箱上黄色的把手甚是逼真,重黎伸手去拉,忽听“轰隆一声”,身后的墙壁缓缓向两边分开。

  陆吾听到响动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唤出赤霄剑,好在只是有惊无险,不禁抱怨着:“这姜无忘既然想从魔界买个好处,何不直接放到大殿中央等我们来取,还弄成这般神秘。”

  “若是那样,怕是对门中弟子难以解释,对夏离亦是不好交代,如此这般,倒是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姜无忘突然倒戈于我们魔界,是不是代表他也觉得我们有望一统六界。”

  “他并非是倒戈,而是亦敌亦友,他向来不与任何门派结盟,亦不与任何族类敌对,再者说,仙界打压他神农氏如此久,若真是魔界一统六界,仙界不会有甚好下场,这对于姜门主来说,岂不是扬眉吐气?”

  “这个姜无忘真是狡诈。”

  “狡诈还谈不上,在此种一番混乱的局面下自保罢了。”

  重黎走进暗室去,果然如他所料,神农鼎安安稳稳地立于中央,四周空气都浸染着浓重的草药味道。

  重黎将神农鼎收入囊中,转身去看格子上摆的各种形态的瓶瓶罐罐,不禁感叹着:“仙界之人真是会保养呢,所及药材皆是世所罕见,又经上古神器神农鼎炼制。”

  “我倒不觉得有何好处。仙界之人与我们和神界不同,他们无法长生,不过数百年寿命而已,全凭这些神丹妙药续命。”

  “如今我们拿走仙界之人赖以续命的神农鼎,仙界岂不是要人心惶惶?”

  “所以夏离今夜才会冒险前来,不过她为何不多带些人来?而是孤身至此,身上还带着伤。”

  “或许,她跟那姜无忘无甚区别,也只是装装样子。”

  重黎觉得陆吾说得不无道理,可是他仍旧想不通,神农鼎被魔界盗走,只会导致形势更加动荡,对她有何好处?

  “我们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重黎要向外退去。

  陆吾紧忙将那些瓶瓶罐罐往怀里揣着,袖兜里塞着,嘟囔道:“回去我们也炼颗仙丹吃吃,涨涨功力。”

  这次重黎没有阻拦他,而是等他装够了才一同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