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837,情断义绝(2)

作品:清穿之贵妃有喜了|作者:杨家小棉羊|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6 13:56:32|下载:清穿之贵妃有喜了TXT下载
  难道女人成亲之后的快乐,真的是看有没有嫁对人。

  主子和琳琳格格是亲姐妹,而主子自从做了皇上的侍妾之后,就没有如此愁苦过。

  可是琳琳格格呢?刚好和主子相反。

  不过这些话琉璃也只是在心里想一想。毕竟她只是一个奴才,至于主子们的事儿,自由主子们安排。

  自从杨琳琳坐到软榻上之后,她便没有开口说过话。一双眼睛定定的瞧着面前的几棵果树。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屋里传来杨绵绵的声音。

  “琉璃,将琳琳带进来。”

  而杨琳琳也是被这道声音拉回神的。

  “走吧”

  杨琳琳也不用旁人搀扶,自己从软榻上坐起来率先走进寝殿。

  “臣妇给贵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杨琳琳一进寝殿便见杨绵绵,一身华贵坐在屋里的软榻上。而且自家姐姐脸上洋溢的是高兴与满足,和她恰恰不同。

  “来了,这么早进宫想来是没有用膳吧?”

  面对杨琳琳的请安!杨绵绵旁的话都没说,只是问她有没有用膳。

  “琉璃去御膳房,让人备上一桌早膳过来。”

  杨绵绵不等杨琳琳回话。便朝着琉璃吩咐到。

  琉璃应声之后便退了出去,而杨绵绵这才让杨琳琳坐过来。

  “什么话都别说,我们先用了早膳。”

  天大地大,在杨绵绵这里,吃饭最大。

  听了杨绵绵的话,杨琳琳松了一口气,她就怕自家姐姐问她的情况,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且她也不愿意让家人担心她的情况。

  所以两人便聊着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直到琉璃将早膳带过来。

  直到两人用了早上膳之后,杨绵绵这才拉着杨琳琳的手,走到外边儿果树下坐下。

  那里早已被宫女们备好了茶点。看来杨绵绵是想要和杨琳琳来一个促膝长谈了。

  “琳琳你与我是亲姐妹。你知道的,你的事,姐姐不可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等坐下之后。杨绵绵依旧拉着杨琳琳的手。双眼盯着杨琳琳。

  她从杨林你脸上可以看得出来。虽然杨琳琳依旧是漂亮的,可是从她的神情当中,杨绵绵发现了一丝疲惫,那是对哈尔察氏那个家的疲惫。

  面对杨绵绵的话,杨琳琳保持默不作声。她不知道该怎么同自家姐姐说。

  “而且你的事姐姐多多少少都是知道的。你受的委屈我也能明白。你现在能告诉姐姐你的想法吗?”

  杨绵绵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过不到一起了,那么离开便是了。

  两人分开不一定只有男方给女方休书。但是鉴于没有休夫这么一说。所以杨绵绵打定主意只要杨琳琳开口,那么他便让两人合离。

  谁也对谁造不成影响。

  “姐姐觉得我如今还能怎么样?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那么如今的后果便只能我自己承担。”

  杨琳琳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古代女性。所以在他的印象当中,女子一旦嫁了人,双方分开,要么是。男子休了女子,要么是男子死了,女子守寡。

  没有第三种可能。而她既不能要哈儿察氏的休书。也不能让泰隆去死。所以只能自己这么熬着。

  “傻姑娘,你瞧瞧哥哥姐姐们都过的如此幸福。怎么可能让你在那哈儿察氏孤苦一辈子呢?”

  杨绵绵有点怒其不争。旁的女子只想到自己如何该过的好一点,可是她这个傻妹妹呢?想着不拖累自家人。却没有想过家里人为她的事儿担心,害怕着急。

  额娘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还不是担心他在哈尔茶室里受苦受累。被石佳氏磋磨,被怀了孕的丫鬟欺负。

  她怎么能这么没有出息呢?枉费了家人对她的关心。

  “你不要忘记了,你的背后是杨家,就算杨家不行还有姐姐呢。以姐姐如今的位份。可不是旁人能够撼动的了的。”

  只要杨琳琳想要离开哈尔察氏,那么她便能让他们俩顺利的合离。

  这一切都要看杨琳琳想怎么选。

  “呜呜呜。”

  可是杨绵绵话才说完。杨琳琳就毫无征兆的大哭起来。下了杨绵绵一跳。

  这人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哭了呢?

  因此杨绵绵赶忙从自己怀里抽下干净的帕子递给杨琳琳。

  “怎么就哭了呢。是不是进宫之前?他们又威胁你了。”

  杨绵绵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原因。毕竟他传扬琳琳进宫这件事儿,是瞒不住哈尔察氏的老夫人的。

  那么她不想让杨琳琳告状,自然会对杨琳琳进行一番威胁。

  听了杨绵绵的话,杨琳琳哭得更加委屈了。自从发生了肖琪那件事儿之后,杨琳琳就回过一次杨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所以在府里的委屈伤心,她都只能自己忍着。如今是在事后第一次见到亲人。她一个月以来的忍耐以及这两天受到的委屈。

  现在全都撑不住了。在杨绵绵为她着想的时候,她全都撑不住了。

  “呜呜呜,长姐,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执意要嫁给他。都是我不听你们的话。”

  杨琳琳趴在桌子上握着杨绵绵的手。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杨绵绵还正准备去安慰杨琳琳的时候,便见杨琳琳身后站着的春枣几步走到杨绵绵面前,然后跪下。

  “求贵妃娘娘给我家格格做主。”

  春枣说着,还给杨绵绵磕头,额头落在青石板上发出响声,落入众人的耳中。

  杨绵绵当即黑的脸。看来真被她猜中了,甚至还要比威胁更加严重。

  “起来回话。”

  杨绵绵低沉的声音。面无表情。清楚杨绵绵的人都知道,这是杨绵绵要发作了。看来哈儿察氏要倒霉了。

  “是。”

  春枣得了杨绵绵的话,立马从地上站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本宫。”

  杨绵绵冷声质问。她本来以为有自己的威胁在前,哈尔察氏里的人,起码要对杨琳琳礼遇三分。

  可是如今她发现错了,这些人根本没将他的话放在眼里,听在耳里。

  既然如此,那么他也不会给她们留半点面子。

  “回贵妃娘娘。本来在三天之前,格格是要打掉那个丫鬟肚里的孩子。可是老夫人以死相逼。

  甚至姑爷也改变主意留下那孩子。还对格格说的话,句句戳心。”

  春枣也是委屈至极,边哭边替杨琳琳解释。

  “就在昨天。老夫人得知贵妃娘娘招格格进宫。她便怂恿姑爷威胁格格,不允许格格给娘娘告状。要不然就让姑爷给格格家法。

  娘娘是知道的。我家格格自小到大都没有被人打过。甚至就是说都没有被人说过两句。如今在府里天天面对老夫人的冷言冷语。”

  春枣那可是将杨琳琳最近的遭遇,一字不落的说给了杨绵绵听。

  杨绵绵边听脸色边阴沉下来。原来还有这么多她们不知道的事儿。

  她本来以为,石佳氏就是嘴上缺德一点儿,然后再谈慕虚荣一些,整天惦记着杨琳琳的那些嫁妆。可是没想到,这石佳氏心眼如此的狠。

  竟然怂恿泰隆打杨琳琳,这哪是一个婆婆能做出来的事儿。

  “就这样一个家,你难道还舍不得离开?”

  杨绵绵并没有说其他话。只是皱着眉头盯着趴在桌子上,小声抽泣的杨琳琳。

  若是杨琳琳干对她说她愿意,她还喜欢着泰隆,那么这件事她就再也不管了。

  “我不想待在那里。那个家使我压抑得很,我怕我待再待下去迟早会疯掉的。”

  杨琳琳抬起头看着一脸怒容的杨绵绵。她也不想待那里,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

  “可是姐姐,如今我就算后悔那也来不及了。我不能让他泰隆休修了我,那样的话,姐姐和杨家脸上都无光。以后该怎么在京城里做人。”

  杨琳琳自己是无所谓的,反正这些事儿他都能承受下来,更何况外边儿的那些风言风语呢?

  只是她不能让关心自己的家人们,为她承担后果。

  “傻琳琳,谁说让他泰隆休了你呢?他们家倒是想的好。”

  杨绵绵满意的笑了笑,终归杨琳琳没有让他失望。

  “有姐姐在,便不会让你委屈了。只要你不想在那个家里待下去,姐姐便有办法让你们和离。”

  杨绵绵擦赶紧杨琳琳脸上的泪水,杨琳琳就算如今已经成亲一年了,可终究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正是娇嫩的时候。

  离开了一个泰隆,还会找到一个更好的。

  “和离?”

  杨琳琳疑惑出声,和离他是听都没有听说过。而且从古至今也没有见过哪方男女和离过。

  “和离,便是男女双方和平离开,你怎么去的,便怎么离开,双方都是平等的。”

  杨绵绵替杨琳琳解释,她知道在这个时代,和离可是史无前例的事,所以杨琳琳若是和离成功,往后不知道会给多少婚姻不幸的女子,带去好处。

  “合离不会对姐姐和杨家造成不好的影响吧?”

  这是杨琳琳最担心的事儿。如果是没有关系,那么她便要求合理。

  “一点都不影响。”

  杨绵绵摇了摇头。

  “那么,我求姐姐帮我和泰隆和离,那个家我已经受够了,不想要再回去了。”

  杨琳琳擦干自己的眼泪。认真的说道。往后就算自己孤独一辈子。可是她活的逍遥自在。不用再受那些人的脸色做事了。

  “琳琳放心,就算你不在哈儿察氏了,杨家永远是你的家,姐姐往后给你找比哈儿察氏那个男人更好的男子。

  我家琳琳长得这么漂亮。什么样的人找不到,是不是?”

  杨绵绵笑着开口,能看到杨琳琳恢复笑容,那比什么都好。

  “嗯”

  杨琳琳使劲点了点头,毕竟是小姑娘家,对以后还是充满了向往。

  既然两人已经达成了协议,杨绵绵便不再聊起此事。是说一些其他的话,比如豆豆丁丁,闹闹还有安安静静。

  以此来转移杨琳琳的注意力。而这个方法也确实可行。或许是杨琳琳心里的那块心病给取了。脸上少有的露出了笑意。

  就这样姐妹俩一直聊到午时,杨绵绵才让人送杨琳琳回去。发来的时候杨琳琳是满脸的愁苦,回去的时候便是兴高采烈,或许这就是心境的问题。

  而等杨琳琳走了之后,杨绵绵午膳也不用,直接让人摆驾去养心殿。

  在宫里能和她商量这种大事儿的,也只有四爷一个人,而她也只相信四爷一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虽然这事儿不一定要四爷动手。合适四爷可以给他出出主意,想想办法。

  毕竟是妇道人家的事儿,还是她娘家的事,四爷出手了也不好。他只需要四爷给她想主意就成。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到了养心殿。这是四爷正在批折子。

  杨绵绵可是连让人通常都没有通传,直接闯了进来。

  倒是吓了四爷和李玉一跳。还以为有哪个不知死活的刺客,敢在大白天的来养心殿行刺。

  李玉还没有看到人呢,便想大喊护驾。结果一抬头,便见走来的是杨绵绵。

  便硬生生的将两个字给憋了回去。并且还挥了挥手示意后边儿追着杨绵绵进来的太监宫女都退下。

  要是其他人闯了进来,那么,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可是若是元贵妃床了进来,那只能算正常,再正常不过了。

  “怎么这么火急火燎的过来了呢?有事儿可以让奴才过来说一身,爷过去找你便是。”

  四爷瞧着杨绵绵着急的模样。以及满头的汗水,不由的起身走到杨绵绵跟前,还拿出帕子替杨绵绵擦掉额头的汗水。

  外边儿虽然天不是特别的热,可是这么着急的一路顶着大太阳走过来。杨绵绵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子也受不了啊!

  在四爷心里就算天大的事儿,那也不及杨绵绵的身体重要。

  “哎呀,我这不是等不到爷过去吗?”

  杨绵绵等四爷给她擦掉额头的汗水之后,直接绕过四爷,走到龙案边上。

  没规没矩的端起四爷喝过的茶杯。咕嘟咕嘟几大口,便将里边儿的茶水喝了个干净。

  看杨绵绵如此口渴,四爷这下可就更心疼了。瞧瞧这都将人渴成什么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