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17章 开平卫御敌

作品: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作者:修仙狂徒|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7-17 04:07:15|下载: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TXT下载
  在父亲和母亲的耳濡目染下,杨洪练自小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武功,尤其擅长马上骑射,每射必中,箭无虚发,熟知兵书和历史,文韬武略。

  在他看来,父亲本身是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史诗,虽败犹荣,是为战神家族的骄傲,他为自己有这么一个忍辱负重、叱咤风云的父亲感到无比的自豪。

  早在靖难之役的时候,杨洪就和父亲、弟弟杨清征战沙场了,杨洪并不想被父亲的光环笼罩。父亲生前在燕王起兵之时,最高军衔就是百户令,按照明朝武将世袭的惯例,杨洪就只能从基层军官干起了。

  一个普通的百户令才带兵112个,充其量就是今天的一个上尉连长而已。别小看这个百户令,官品可不小,正六品,比县令的还要高一级。

  为此,杨洪很是有想法:“我父亲乃国公级重量人物,别说给我个都使指挥佥事,也得给个千户啊?要不我父亲就是白死了。”

  于是,杨洪故借守孝之故,迟迟不去开平卫就职。

  为此,明成祖朱棣特意写了一封上谕道:“......年轻人,你有战功,朕给你封个千户也是实至名归,然易助长你骄傲情绪。朕素知汝勇猛,等你熟悉开平之形势,朕再擢升提拔......”

  杨洪寻思道,既然皇帝把话都挑明了,再不去就是抗旨。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有机会和敌人近距离接触,就越容易容易立功。不管了,守孝的事情就交给弟弟们好了。

  杨洪拜别了母亲,穿上金甲金盔,手提长枪,跨上着白马就出了家门。乡亲们都来送行,和他玩得最好的儿时伙伴狗蛋牵着马道问:“洪哥,此去数千里之远,你还会想我吗?”

  杨洪微笑道:“你傻啊,当然想啦。”

  杨冲道:“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杨洪摸了摸杨冲的头:“不知道,我不在家,你一定要听娘亲的话,照顾好娘亲。”

  狗蛋又说:“我听说大漠寒风荒野,地瘠民苦,战火连年,是不是真的?”

  杨清抢着答道:“当然是真的了,要不蒙古人年年南下,抢劫干嘛?”

  杨洪不由大笑了:“你们呀,真不懂事!打仗不需要太多借口的,想打的话,随时都可以的。”

  几个年长的老者道:“蒙古骑兵杀人不眨眼,你要和他们对打,果真不害怕吗?”

  杨洪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慨然地说:“大丈夫立功扬名,宁在跬步之内!我怕死就不是杨家将的后代了!”遂谈笑而往。

  他一拍马,白马立即飞奔起来,在身后扬起尘土,施夫人目送着儿子远去,直至消失在远处的天边,才回去了。

  这次,她没有哭,儿子长大了,变成了一只雄鹰,自然要离开娘亲的。儿子的心就在千里之外的茫茫草原,那里才是他翱翔的蓝天。

  杨洪刚到开平后不久,就碰上几次不大不小的战役。开平卫外的蒙古骑兵千户花离不花听说新近来了个世袭的将军,很是不屑。

  花离不花对手下说:“一个吃祖宗饭的小子,竟然跑到我的地盘来撒野,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厉害!”

  手下纷纷附和:“将军武艺高强,那小子怎么能够和你比呀?”

  花离不花大笑不止:“他有几斤几两,我去和他会会,不就清楚了。”而后就命令他的喽喽们向杨洪的卫所奔袭而来。

  杨洪站在卫所的城堡上,远远望见数百鞑靼人骑着马,押着一些老百姓朝卫所方向慢慢行进着。

  娘的,第一次打仗就遇到这么狡猾的敌人,先不急于出击,得弄清楚敌人的真实目的再说。杨洪感到此事很是棘手。

  杨洪集合了卫所所有的士兵,登上了城堡,拔剑张弩,架起火炮,瞄准敌人,命令士兵们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霎时,空气凝重起来。鞑靼部落的花离不花率着蒙古骑兵驱赶着老百姓离杨洪的卫所越来越近了。

  杨洪心里很清楚,这一仗要打,只能智取,不能硬拼。杨洪所带的士兵虽然是整编,也不过200来人,还要救200名多平民,难度可想而知了。

  杨洪登上城堡,目测敌人在800人以上,剽悍无比,一个个叫喳喳的。“娘的,我要他们尝尝我改良火器的厉害!”杨洪在心里骂道。

  “来人,把百子铳统统给我拉出来!”杨洪一声令下,士兵们飞速将十门百子铳摆上了城头。

  兵部将百子铳、九头鸟、霹雳炮等火器都装备到了最前沿的军事要塞,尤其是开平卫这样举足轻重的军事据点。

  百子铳是明王朝最新式的重型武器之一,一门百子铳重约20--30斤,一次可以连续发射一个大铅弹和八个小铅弹,发射完之后再轮流填装弹药。百子铳的有效杀伤射程在二百步内,射穿战车单独用一个大铅弹即可。杀伤人马的话,一百步之外可以像九头鸟那样发射一个大铅弹,八个小铅弹,进行散弹攻击。

  明成祖为了答谢兀良哈靖难出兵相助之恩,将北边的辽东、甘肃、宁夏三个卫所送给了兀良哈,就只剩兴和、开平卫没有送入了,而开平卫离鞑靼最近,其军事压力可想而知了。开平卫有8个驿站,东边为凉亭、泥河、赛峰、黄崖,西边是桓树、威虏、明安、湿宁,可以保证军事物资源源不断的运往前线。

  明成祖将杨洪调到开平卫,就是为了磨炼杨洪,要他尽快熟悉地形,了解敌情,与敌人周旋,快速成长为一个优秀的边防野战指挥官,担负起抗击元朝残余势力的大任,可谓用心良苦。

  杨洪时年二十二岁,血气方刚,咄咄逼人,天不怕地不怕。一到自己的卫所就将原来的士兵统统撤换成自己的部队,并且要求开平卫千户成安侯郭亮从各处调集了千余苗兵,以备不时之需,为此郭亮心里很是不爽。

  一个毛头小子,如此傲慢无礼,六品军官而已,一来报到就进行大换血,可是人家是皇帝钦点的啊!郭亮只好买个面子,故作高兴的答应了杨洪的要求,他倒要看看杨洪到底有多大能耐,刚刚上任就直接跟顶头上司叫板。

  郭亮试探的对他说:“杨洪你直接去前线吧,我这里暂时容不下你这个大英雄,将你的人马都带去,我再给你增派100人马,如何?”

  没有想到,杨洪竟然一口就答应了:“行!很久没有打仗了,手痒痒呢。我还有两个条件,其一,给我配备最新式的火器;其二,给我20斤胡椒粉。”

  郭亮以为自己听错了:“20斤胡椒粉?”

  杨洪笑道:“对!没有吗?”

  郭亮还是不解:“这个胡椒粉是用来炒菜和暖身子用的,要那么多作甚?”

  杨洪故作神秘道:“这个是机密,不能说。”

  郭亮面露愠色:“你当我是土豪啊,一开口就是20斤。”

  “给不给啊?”杨洪急了。

  “不给,20斤生姜、大蒜倒是有。要不要?”

  “要,都要!”

  “我算是服了你了,现在库存只有10几斤了,这不可能都给你。既然你开口了,就先拿10斤去吧,余下的等你立功了再补上!”

  “好,够直爽。谢了,侯爷!”杨洪大声道。不久他就拉了一大车生姜、胡椒、大蒜,带着队伍和火器高高兴兴地去了卫所。

  郭亮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不由感慨:这小子怎么这么像当年的杨六郎啊,莫非他是璟国公的儿子?他想了想,又对自己说:“不会这么巧的,可能是我太想念杨璟兄弟了吧?”

  而今开平前线有难了,作为参军李忠第一反应就是请示杨洪:“将军,敌人人多势众,我们赶快点狼烟吧?”

  杨洪不假思索,罢手道:“不用了,才几百个鞑子,就吓得向成安侯求救,太没有面子了!”

  李忠心里还是不踏实:“那也得放只信鸽出去,告之千户大人此处有战事。”

  杨洪慢条斯理道:“本将军说了不用,你没有听明白吗?快去准备四斤白胡椒粉。”

  李忠应道:“做甚用?”

  杨洪有点火了:“你那么多话干什么,快去!”

  李忠不再多言,径直去了伙房拿胡椒粉去了。此时,花离不花已经到了城外的二百余步的地方了,只见他举着狼牙棒大叫:“城头那小子,速速报上名来,本将军可以饶你不死!”

  杨洪见花离不花如此狂妄,口出狂言,用飞天宝剑指着花离不花道:“我是你杨爷爷杨洪是也,有本事再往前走十步,信不信我一炮就打死你!”

  花离不花仰天大笑道:“小子,我走三十步都不怕!何况十步。”果然花离不花骑马朝前走了三十步。

  老百姓在鞑靼人的前面,杨洪无论如何是不敢开炮轰击蒙古骑兵的。没有想到花离不花竟然下令,让五六个士兵下了马,夹在平民中间,挥舞着马鞭,强行驱赶着人群继续向城下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