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03章 危机降临

作品:末日赘婿|作者:熊猫快跑|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6-15 18:16:34|下载:末日赘婿TXT下载
  杨牧嘲笑了别人,却没意识到自己每天也是享受着安逸。

  不过他应该也确实是与别人不同,毕竟才来到这里几天,人生地不熟,要先了解情报。

  “诸位!我们的相亲大会正式开始了!”

  九点半,主席台上才终于有一位美丽的女主持上场,全程都是她主持了,开幕词只有五分钟,然后就是相亲会正式进入流程。

  “朋友们,末日马上就要进入十周年,很庆幸我们还活着,然而我们都经历过痛苦,可这些其实都没那么重要,对于人类而言,最重要的是延续与和传承,所以我们才有了这次的相亲大会,你们准备好了吗?”

  男人们嬉笑起来,交头接耳说着传承的含义,大多都是荤段子。

  女人们同样也在交头接耳,谈论的也是男人,哪个最帅,哪个最有本事,哪个最有权力。

  杨牧对相亲会是丝毫不感兴趣的。

  他无所事事的四处走,实现终于穿过人群,发现了坐在广场角落沙发上的宋雅茹,于是加快脚步走过去,到了他她身边,直接坐下,牵起了她的手。

  “哈哈,这两天都没看到你,你忙什么呢?”

  “你......”

  被牵手的宋雅茹就要吼出声,可忽然发现周围几个姐妹都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和杨牧,这一声又生生的被咽了下去。

  杨牧也是刚刚发现的,周围还坐着几个女人呢,里面就有那吴赛飞,而且她的眼睛也是瞪的最圆。

  “啊啊啊,表嫂,你这是干啥呢?你们什么时候都这么亲近了?”

  吴赛飞简直是发现了新大陆。

  “没有没有!”

  宋雅茹着急忙慌的摇头。

  杨牧也摇头,笑道:

  “没有,我们没多亲近,就是三天前的晚上,我们从那边的大广场,牵着手压马路走回来的。”

  啊?

  周围的人全都再次惊讶,相互看着,然后也看向宋雅茹。

  这一下宋雅茹急了,她想要开口解释,但杨牧说的是事实,于是她哑口无言,脸色通红。

  周围人一看全都明白了。

  妈呀,这宋雅茹还真跟杨牧弄到一起去了?

  那还搞什么相亲大会啊?

  不对不对,宋雅茹不是讨厌杨牧的吗?

  小姑娘们都不明白,过来人却只是面带微笑。

  呵呵,女人讨厌了一个男人,那往往就是喜欢的开始了。

  就在这时,人群里忽然升起了一波涟漪,原来是袁冰冰到场,这吸引了所有男女的注意力。

  杨牧距离挺老远看过去,忍不住也是微微点头。

  这容貌气质真的不输于蜜雪儿,和李宝珠赫拉都有的一比,只不过杨牧一点都不来电,还是觉得宋雅茹更加吸引他。

  所以他的注意力重新落到宋雅茹的身上,就见她的脸色非常不好,双眉紧锁,似乎是在琢磨着什么,而此时杨牧拉着她的手,她甚至都忘记反抗了。

  吴赛飞也注意到了宋雅茹正在石化,于是就对着杨牧摆手。

  杨牧坐过去,吴赛飞趴在杨牧的耳朵上,给杨牧讲了一段宋雅茹丢人的历史。

  曾经宋雅茹也进入过狂澜学院,和这个袁冰冰是一个宿舍的。

  宋雅茹是美女,而且品质不错。

  只可惜既生瑜,何生亮。

  袁冰冰看上去可是比宋雅茹惊艳许多。

  所以很多人就都想追求袁冰冰,而把宋雅茹给忽略了。

  宋雅茹也不在意,不过每个少女都有心事。

  那时候的宋雅茹爱上了一个人,东方氏族五大家族王家的青年才俊,王朗宽。

  只不过宋雅茹都是暗恋,从来没表达过,她也并不真的了解这个男人。

  袁冰冰不但长得漂亮,也真是冰雪聪明。

  她渐渐地的从宋雅茹的表现中发现,她好像是暗恋王朗宽的。

  袁冰冰想到了一个游戏。

  她让王朗宽去追宋雅茹,只要宋雅茹答应了追求,那么袁冰冰就同意跟王朗宽处对象。

  王朗宽一听非常兴奋,于是对宋雅茹展开了追求。

  那时候宋雅茹可还没名义上嫁入秦家,有着少女爱情幻想的她,一个月就同意跟王朗宽相处了。

  之前他们手都没拉过。

  宋雅茹还捉摸着,如果他们确定了关系,以后会不会有亲近的举动啊。

  然而王朗宽却在宋雅茹羞答答的同意交往后,直接弃她而去,然后和袁冰冰在一起。

  宋雅茹之后不久就知道了这件事的真相,跑去找袁冰冰,询问她为什么这么做。

  “不为什么,损人利己,最有趣了。”

  宋雅茹一听当时就非常生气,抬手要打袁冰冰。

  而站在他身边的王朗宽上来就将她的推倒,并指着宋雅茹道:

  “告诉你童养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你不过是给秦家死人做童养媳的东西,老子会看上你?”

  这一下,宋雅茹童养媳的身份曝光,让她再也没有脸面待在学校里,在沸沸扬扬的议论中,她选择了退学。

  吴赛飞讲完了这些后叹气。

  “你以为雅茹真的不愿意出去玩?真的忙到没有业余时间?不是的,因为那次的事件,很多认识她的人才知道原来她是个童养媳,都明里暗里的笑话她,后来她也就不出去与人接触啦,安安心心的在家做童养媳,这其实不是她的愿望,可她总说,她的命运就是这样的了。”

  “哈哈!”

  杨牧气笑。

  玛德!

  “谁是王朗宽,今天来了吗?”

  “应该来了吧,听说他和袁冰冰其实就相处了一个月,袁冰冰就把他给踹了,那是个交际花,非常野的女人,她号称要找一个最优秀的男人,而找了十几个,结果是没有一个她最终觉得合适的,而王朗宽这些年都没有放弃对她的追求,基本上袁冰冰无论去哪里,王朗宽都会跟着,如同他这样的男人有七八个呢,那是袁冰冰的忠实迷汉。”

  “那她岂不是被十几个人玩过了?”

  “不不,她很高冷的,即使确认关系,她也不和人家发生那种关系,她说要结婚以后,她的兴趣只是找男人,有好的就先定下,相处一段时间发现毛病就分手,哎,她的爸爸好像是战神学院的强者,因此虽然她很人性,却也没人愿意得罪她。”

  杨牧正听着,忽然那边宋雅茹开口了。

  “吴赛飞,你的嘴巴怎么那么碎?别说我的事。”

  啊,看来她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杨牧笑着过去,重新拉住了她的手,身体靠在她的身上。

  一而再,再而三啊,面对杨牧的没皮没脸,宋雅茹不但无法奈何,也在渐渐适应。

  她甚至都没有躲开,只是不爽的道:

  “你没长骨头啊?”

  “没有,全身都是肉。”

  “你......”

  宋雅茹本来就因为袁冰冰的到场而郁闷,这时候被杨牧一气更觉得委屈,竟然双眼雾蒙蒙了。

  杨牧一看有点意外。

  看来当年这件事对宋雅茹的打击还是很大的啊。

  杨牧急忙靠得更近,嘴巴贴在她的耳朵上。

  “好了好了,我不气你了好不好?那都是过去的事,看你现在多好?都是咱秦家的管家了,而且你童养媳的身份一点也不丢人,老子一定要让你因为这个身份幸福下去,以后你要吃鸡,老子就给你去偷。你要吃鸡蛋,老子就自己给你下,好不好?”

  “你拿我当小孩哄啊?”

  宋雅茹忍不住抬起了手,本来想去打杨牧的脸,结果还是用来擦了自己的眼睛。

  泪水原本也没掉下来,被杨牧这一打断,她竟也没心思去伤怀,擦了眼睛后就用力的伸手去掐杨牧。

  “掐吧掐吧,我知道你需要释放,老子以后就是你的天,你有怨气不向老子吐,还能吐到哪去?”

  宋雅茹再也没有心思想过去的种种,瞪了一眼杨牧,手上掐的更狠,然后靠近杨牧贴在他耳朵上道:

  “你有病啊?”

  杨牧声音也不大,和她咬耳朵。

  “嘿嘿,是啊,少爷我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额,最少是不沾几片叶,就是沾不了几片叶。”

  杨牧有些良心发现,觉得自己也不能算是完全的纯良,女人方面他还是不那么单纯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完全去欺骗宋雅茹,所以杨牧一句“片叶不沾身”,说的老心虚了。

  宋雅茹才不管这些,也没在意这些,她不能接受的是杨牧刚刚说的话。

  什么叫他以后就是她的天?

  还真把他自己当成大瓣蒜了?

  可恶!

  “我跟你说,你以后别再我面前胡说八道,听到没?”

  “嗯,你可真香。”

  “你......”

  宋雅茹又要哭了,她怎么奈何不了这个男人呢?

  她没有办法啊,她无法摆脱他,而他丝毫没有自知之明,完全就是个无赖!

  边上,其他女人们都在议论纷纷。

  有人推着吴赛飞的肩膀,悄声道:

  “哎哎,赛飞,你看你表嫂,这跟人家亲近的,真是女大不中留!”

  “说什么呢?人家雅茹也是老大不小,对男孩子有兴趣那是正常的啊。”

  “就是,难道我表嫂还能老死在他们老秦家?”

  吴赛飞也是秦家人,可她是外系,姓吴,这时候开始站出来为外姓人说话了。

  几个人悄声说话,就在这时,一个女性的柔美声音响起。

  “呦,我正找你呢,听说这次相亲会是你举办的?好同学,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原本正在跟杨牧打打闹闹的宋雅茹身体一僵,抬头看去,来人正是袁冰冰。

  而这时,袁冰冰的目光正很有兴趣的落在杨牧的脸上。

  呦呦呦,这小模样长得。

  袁冰冰有些惊叹,因为这幅容貌竟然是自己人生之最!

  袁冰冰可以确定,这确实是她见过的最帅的一个男人,没有之一!

  嘿嘿,看来这场相亲会并不无聊啊?

  ......

  埃尔亚北方的前线山脉阵地上。

  秦汉成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神秘的美女赫拉,竟然喜欢听故事。

  而这个故事真的很有趣吗?

  “大叔你快说,后来喜儿怎么样了?”

  “后来啊......她跑进了山洞里,一躲就是两年,头发全白,所以这个故事也叫白毛女。两年后,大春随人民的军队回乡,在山洞里找到喜儿,替她申冤雪恨,村民们和喜儿一起开会声讨了黄家的罪行,庆贺穷苦人的重见天日,迎来新的世界。”

  “啊,还好,这个黄世仁,真是气死我了!”

  赫拉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看来真是气够呛。

  “额,赫拉啊,你在军营里也好几天了,这里好玩吗?”

  “不好玩,不过你的故事还是挺好听的。”

  “好吧......下午一大波丧尸就要来了,这次的丧尸群延续三十多公里,而且后面距离一百公里处,还有更大的丧尸群,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应该都闲不下来,我也就没时间给你讲故事了。”

  “没事,那我就发呆呗,大叔,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城去。”

  “赫拉啊,你随时都可以走的。”

  “那不行,我已经捆绑在你身上,我的任务是要保护你和你的家人。”

  “哈哈,可我们有这么多人家呢,你们才七个,根本不需要保护我们的,况且我们有着天然屏障的悬崖保护,丧尸也过不来啊。”

  赫拉撇撇嘴,对于秦汉成的轻视很不满意,不过算了吧,他是杨牧的爹,自己的公公,按照自己学到的人类知识来看,是要孝敬他的。

  秦汉成看着似乎有些不满的赫拉,脸上还微笑着。

  相处这几天,他丝毫感受不到赫拉的任何敌意,这就让他更想不明白,到底是谁让赫拉来的呢?

  这时,外面忽然跑进帐篷一个人。

  “统领!不好了!您快出来看!”

  “啊?什么事这么慌张?”

  “您就别问了,出来看了就知道!”

  秦汉成急忙起身向外走,赫拉如同膏药一样拉着他的胳膊,跟着他出去看。

  而等到了外面,秦汉成的脸色一下就大变。

  “这......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

  就见在天空上,不知道有多少的丧尸巨鸟正在飞,而在它们的后背上,趴着各种各样的丧尸!

  赫拉眯起了眼睛,嘴角漏出了一丝冷笑。

  “好了大叔,终于到女神出场的时间了,快招呼部队向后撤,阵地不要了,我来断后,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在吹牛,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