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65、留活口

作品:大唐封魔录|作者:笑万夫|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2 13:42:44|下载:大唐封魔录TXT下载
  65、留活口

  金光门西去,方圆十五里内便有三五座村庄,看来只能碰碰运气了。

  鱼诺海回到城门处,将一封密信委托城门守兵火速带回察事厅子,又找他们要了一匹马,一路村庄挨家挨户的搜寻起来。

  这里住的都是小户人家,村落内的道路错综复杂,走了一个多时辰,鱼诺海也不过巡查了两个村子。

  眼看日头西斜,时间愈发的紧迫。鱼诺海打马疾奔下一处村庄,方行至村外,便听得一阵打斗的声音传来。

  鱼诺海寻声望去,村落的北边有一片荒废的建筑,一根旗杆高高的竖起,是一座寺庙。

  为免打草惊蛇,鱼诺海就近把马匹拴好,奔了过去。

  这座荒废的寺庙不算大,也不算小,足有三四进院落,几十间僧房,大概是当初叛军袭来,毁掉了。

  鱼诺海蹑足潜踪,循着打斗的声音慢慢潜行。

  一路上早已有五六具尸体扑倒在地上,伤口都在咽喉、心口,一击毙命。

  这些人穿戴各异,五花八门,有的似是巫师一般,有的像是异域的僧侣,有汉人,也有西域来的胡人,他们手里的武器——如果那些能算是武器的话——也是奇形怪状,有的拿着铜锣,有的拿着铁笛子,有的手里拿着一把扇子。

  没错儿,的确是一班子杂技艺人。

  鱼诺海仔细翻看了几具尸体,从他们倒地的姿势、受伤的位置和角度来看,这些人的武功虽称不上一流,却也在高手之列。

  可惜的是,他们还是被他们的对手杀死了,而且只在一招破绽之间。

  随后,鱼诺海又见到了三五具尸体,不仅有人的尸体,还有一些豹子、狼、熊瞎子,甚至还有一头狮子的尸体。

  终于,鱼诺海来到了众人正在打斗的院落,找了一处隐秘的角落藏身,仔细观察着院子里的一切。

  这里也有一头豹子和一头狮子的尸体,还有七八具尸体倒在地上,两名受了重伤的人趴在战圈之外,绝望的哀嚎着。

  五男一女,正把一个老者围在中间,战斗十分的激烈而血腥。

  正是吕金山吕老六。只见他右手使了一柄弯如新月的大马刀,左手套着一件拳刺——一截长及肘部的铜拳套,拳头的顶部是一截半尺长的短剑,是一件可攻可守的奇门兵器。

  看这马刀的样子,的确是常年在西域跑商的老把式儿了。

  早就猜到吕老六会武功,没想到功夫这么高,对方二十多人还有几头猛兽,几乎快被他杀光了。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他岁数都这么大了,出手却丝毫不让浪子侠少的狠辣,每一招几乎都直逼对方的要害。

  简直就是一个屠夫。

  当然,现在吕老六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他的双脚被一双特殊的铁鞋牢牢的套住了,铁鞋看样子很重,使他几乎不能抬起腿来。每一次格挡防御,都要很费力的扭转身子,或者干脆后仰弯腰,才能挡住敌人的杀招。

  这老头子的身上至少挨了二十几刀了,不过都被他躲过了要害,只是血不停的流出来,别说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就算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后生,也无法支撑得太久。

  看来这伙人的确是帮着皇后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见吕老六发现了自己的踪迹,干脆想要杀人灭口。

  虽说自己同吕东来和这老头子并没什么交情,可任由他们这么打下去,等吕金山把这些人都杀光了,自己也就白忙活了。

  鱼诺海想到这里,当下抽出了横刀,便要上前助阵。

  鱼诺海早看清了形势。

  这五男一女里面,有两名男子用的横刀,刀法伶俐,以速度和变化取胜,都是用刀的好手。

  一名男子同时用了三柄短枪,三柄短枪就像耍杂技一样,不断交替着刺出收回,令人眼花缭乱,也是大意不得。

  一名红衣女子,用了一对短钩,双钩以铁链相连,可随时抛出钩挂击刺对方,出手的角度十分刁钻,手法诡异灵活。

  这样的武器,和鱼诺海飞天蜘蛛的蛛丝钩爪有异曲同工之妙,鱼诺海自然知道厉害,观察了一会儿,默默将红衣女子的招式在心里演练拆解了一遍。

  另外一名男子,刀法一般,却会用霹雳火弹,不断的掏出打向吕老六。这些霹雳火弹一遇撞击便会爆炸,里面的火油和铁渣四溅,可射伤和烧伤对手。

  吕老六身上的衣服,有几处已经烧起了小火苗儿,应该是躲了过去,却被溅起的流火黏在了衣服上。

  还有一名男子,远离了战圈,手中的短剑更像是摆设,不过他的嘴里不断的发出咕噜嗷呜的声响。

  如果不是暗中仔细观察了许久,是很难发现其中端倪的,原来在他们每个人的肩头,都趴着一只毛色金黄的狸猫,大冬天里就像皮袍的毛领子一样。

  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这些狸猫的四支脚爪上,都套着小巧又精致的爪套,每支爪套的前端都有三枚冷森森的钢钩。

  远离战圈的男子就是在以口技指挥着这些狸猫,瞅准机会,便会闪电一般蹿出,对着吕老六的眼睛、鼻子、耳朵抓去。这三处地方虽说不能致命,可一旦被抓伤,战斗力便会大打折扣,甚至完全丧失攻防的能力。

  吕老六依然顽强的攻杀着,此时,他的眼眸里早已不见了一位西市大掌柜的精明与内敛,衬着他左边脸上一道由眉梢直到下巴的疤痕,面目十分的凶残。

  鱼诺海不禁想象,无数次在西域的大漠里、葱岭的高原上,吕老六就是这样带领着一帮伙计,一次次打退了那些胆敢前来抢掠的马匪。

  一个躲闪不及,吕老六的脸上被金毛狸猫狠狠的抓了一下,一股血柱淌了下来。

  “嘿嘿,老东西,谁让你不等等我,偏偏自己一个人跑来找他们,你们这些商人不挺能说的嘛,看来是也是分时候啊,遇见这些不要命的才不理会你说些什么。”

  暗自嘀咕了几句,鱼诺海一个闪身,斜刺里杀出,横刀直取驭猫男子的脖颈。

  一刀毙命。

  见主人死去,几只狸猫率先炸开了锅一样,忽然从各自肩头蹿起,一齐扑向了鱼诺海的面门。

  鱼诺海不慌不忙,身形稍退,横刀反转划开了一道美丽的弧光,几只狸猫当即被斩杀了。

  这种情况本来是该多留几个活口的,不过那驭猫的男子好对付,但他的狸猫却很难活擒,总归是个麻烦,索性一齐杀了。

  还剩下两名刀客,三枪手,双钩女,霹雳火弹。

  不容对方喘息。

  鱼诺海抢先一个箭步杀入战圈,长刀连番击出,铛,铛两声响过,三枪手的三柄短枪,顿时被崩飞了两柄,当下方寸一乱。

  鱼诺海趁势拉住他的脖颈,拖出了战圈之外,打掉了他的短枪,从怀里抽出一段绳索,将他腿脚捆了起来。丢在了一边。成功活捉。

  还剩下两名刀客,双钩女,霹雳火弹。

  双钩女娇喝一声,身子一跃,两柄短钩一起抛出,直击鱼诺海。

  鱼诺海两手手腕一抖,两柄飞爪疾射而出,抓住了红衣女子的双钩,用力一拉,将红衣女子拉了过来,顺势捉牢了她的双臂。

  鱼诺海将女子擒住,直接用她双钩的锁链困住了她的手脚,倒挂在了一棵树上。

  双钩女的出手,自然也在鱼诺海的料定之中。混战之中她的双钩很难发挥实力,自己先擒住了三枪手,下一个出手的必定是她。

  知己知彼,因此鱼诺海甫一出手,顷刻间,两擒一杀。

  吕老六自然识得察事厅子的鱼副总管——鱼诺海,见他半路杀出,吕老六攻势更加迅疾,一刀快过一刀,竟渐渐逆转了局势。

  眼下对方还剩下三个人,两名刀客,一名霹雳火弹。

  两名刀客互相看了一眼,知道来者不善,彼此会意。其中一人,当即虚晃一招,退出战圈,转瞬杀到了鱼诺海的身边。

  这名刀客的刀法快如闪电一般,一味强攻。

  鱼诺海早已心有算计,边打边退,将对手牵制着带到了一株参天大树之下。

  此时日薄西山,天色近晚,巨木的荫凉之下更是多了几分昏暗。鱼诺海出其不意,左手虚晃一招。

  刀客的右手连着长刀顿时飞了出去。

  这刀客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自己明明盯紧了对方的长刀,自己的手腕怎么会被凭空斩断了呢?

  到底怎么回事?是他的左手么?可是他的左手里分明空无一物,何来利刃?

  鱼诺海趁他惊讶之际,再出擒拿之招,活捉了这名刀客。

  不仅是几个杂技班子的人,就连吕金山都被鱼诺海漂亮的伸手惊住了。

  也许是杀红了眼吧,吕金山瞅准剩下的刀客呆愣之际,一刀猛刺对方的胸口。

  鱼诺海也早看出这老头子杀心大起,就防着他把人杀光了,飞爪疾射,打歪了吕金山的马刀。

  “留活口。”鱼诺海冷声喝令。

  毕竟鱼诺海是官府中人,他的话不能不听。可心有不甘,吕金山顺势狠狠的把对手刀客的整条右臂都砍了下来。疼得他一声哀嚎,昏死过去。

  鱼诺海也早把霹雳火弹制服了,又从怀里掏出绳索,将二人绑了。

  还有原本两名受伤的人,一共收服了七名活口。

  “你究竟带了多少绳子?”

  吕金山看着鱼诺海从怀里,一会儿一根儿一会儿一根儿把绳子掏出来,一个个把人捆上,歪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