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八十五章:一剑

作品:重生之武神大主播|作者:忘川三途|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29 09:29:49|下载:重生之武神大主播TXT下载
  “……”

  “你来啦?”

  “你还知道来啊!”

  “非得最后一刻才出场?”

  “快别摆Pose了,赶紧解决那家伙!”

  “就是,竟然黑化萝莉,这种渣滓该死一万次!!”

  眼见钟离从天而降,直播间内众人的反应不用多说,瞬间就沸腾了一片,因夜王一番话语而茫然无措的精灵们,也恢复了冷静,此刻正神色复杂的望着两人,不知该以何种角度看待这一切。

  再看夜王,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幕,对于钟离的到来,表现得尤为平静,先是站起身来,拍去衣领上那并不存在的尘土,随后才望向钟离,从容不迫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会来得更早一些。”

  这一次,他用的是汉语,并且十分的纯熟。

  钟离望了他一眼,随后,出乎意料的说道:“你的中文很不错。”

  “What?”

  “这什么鬼?”

  “主播,你脑子瓦特了?”

  听钟离的话语,不仅直播间内的观众目瞪口呆,夜王也有些猝不及防,但夜王到底是夜王,即刻就镇定了下来,微笑回道:“多谢夸奖!”

  话语平静,姿态从容,脑中却是思绪翻转,揣测不断。

  方才,他表现得如此从容,并不是因为他有应对钟离的实力,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钟离的对手,他才更要摆出这副姿态,以争取时间。

  没有错,现在夜王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伊诺体内的黑暗之力虽然已经觉醒,但力量的转化,身体的适应,还有那位伟大存在的复苏与降临,都还需要一段时间,一段非常关键的时间。

  因为夜王知道,钟离肯定会来,如果能在他赶来之前完成这一切,那自然最好,如果不能,那就得由他这最后的黑暗精灵,来争取最后的时间了。

  争取,如何争取,夜王也不知道,这个人类是他计划中唯一无法掌控的因素,他能够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的拖延,哪怕以牺牲自己,也要完成整个计划,确保永夜之花的盛开。

  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

  是无知,是自信,还是……另有所图!

  纷乱的思绪,让夜王的心越渐沉重了起来,一股强烈的不安随之蔓延,他却不能表现出半点,勉强维持着面上的微笑,说道:“你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听此,钟离亦是一笑,说道:“我们有一个约定。”

  “约定?”

  夜王眼神一凝,随即又归于平常,问道:“什么约定?”

  钟离神色平静,淡声说道:“给所有精灵一个机会。”

  “所有精灵?”

  听此,夜王似乎明白了什么,语气中透着几分戏谑的问道:“也包括黑暗精灵么?”

  “包括。”

  钟离望着夜王,摇了摇头,说道:“只可惜,现在唯一活着的黑暗精灵只有你了。”

  “哈哈哈!”

  听此,夜王不惊反笑,说道:“但未来会有无数的精灵得到自由与新生!”

  “是么?”

  夜王大笑,神情狂热,钟离却毫不在意,淡声说道:“世界维系的关键,再于平衡,人类,精灵,光明,黑暗,这世间的所有事物都是平衡中的一环,平衡可以调节,改变,但不能打破,抹除,否则世界必将因失衡而崩溃,最终湮灭于混沌之中。”

  听此,夜王的神情立时冰冷了下来,厉声道:“你想要说什么?”

  钟离摇了摇头,说道:“你所谓的精灵世界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区别,世界必须维持平衡才能够存在,你们想要将这个平衡打破,追求虚妄的永恒与超脱,最终换来的只有毁灭与消亡。”

  “呵!”

  听此,夜王终是明白了钟离的意思,顿时冷笑起来,说道:“人类,我承认,你是一名强者,但你的力量,你的层次,远远没有达到世界的层次,更加不了解精灵之神的伟大,在神的面前,你太渺小太无知了!”

  “神?”

  钟离一笑,汐灵戟指向身后,说道;“你是说它么?”

  “轰!”

  话音方落,惊变陡生,那一片将伊诺笼罩的黑暗,陡然翻滚了起来,随后开始迅速的凝实,如同实质的液体一般,转眼,便凝聚成了一道十余米高的黑暗之影。

  这道黑暗之影,如同传说中的堕天使一般,背上整整十二对羽翼的黑暗轮廓展开,身体曲线与逐渐凝实,原本就已经极为恐怖的威压再度加剧,随着虚空中的黑暗符文镇压而下,即便隔着一个屏幕,众人也有一种死亡的窒息感。

  “皇!”

  见此,夜王也不理会面前的钟离了,即刻跪倒在地,神情虔诚而狂热的注视着那道黑暗之影,喃喃说道:“终于,您终于复苏了么……”

  “还差一点,不要着急。”

  深情的呢喃,被一声不合时宜的话语打断,望着面前跪倒在地的夜王,钟离摇了摇头,说道:“神皇不死,但想要挣脱世界的封禁与镇压,恢复自我存在,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还需要一点耐心。”

  “你……”

  钟离的话语,如同利剑一般刺入了夜王的内心,许久,方才见他从骇然中惊醒,失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钟离一笑,说道:“上古精灵消亡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外敌的入侵或这个世界的消耗,而是一场内乱,一场背叛,一位执掌黑暗之力的精灵神皇,也就是你们的先祖,背叛了这个世界,并给予了精灵致命一击,彻底终结了上古精灵的历史,精灵的血脉与文明,就此出现了断层,你们的先祖也因此被世界剥夺了权柄,只有一小部分力量随着血脉遗留了下来。”

  钟离的话语,每一字每一句,都击打在了夜王的内心,那一张俊逸的面庞,此刻已是惨白一片,然而钟离毫不理会,继续说道:“想要唤醒祂,你们首先需要一个载体,一个足够承受祂力量的载体,所以你将主意打到了伊诺身上,然后,血祭了除你之外的所有黑暗精灵,以此汇集那名神皇的力量,让祂借助伊诺的身体重生,是么?”

  “你……哈哈哈!”

  夜王注视着钟离,神情惊恐得无以复加,但下一瞬,就又神经质的大笑了起来,连连说道:“很好,很好,没有想到,我还是小看了你,但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血脉的力量已经觉醒,皇即将自沉睡中复苏,你——已经无法阻止了。”

  听此,钟离亦是一笑,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与你说这些吗?”

  “……”

  钟离的话语,让夜王的笑声戛然而止,神色冰冷的注视着他,厉声道:“因为你的狂妄与无知!”

  “错了!”

  钟离摇了摇头:“是因为我答应过,给所有精灵一个机会,包括她!”

  “你……不可能!”

  听此,夜王终是明白了过来,神色骇然的望着钟离,随后又像不愿服输的赌徒一般,嘶声说道:“神皇的意志,根本不是她能够抵挡的,哪怕拥有汐海之灵也是一样,人类,你注定要失败……”

  “嗡!”

  话音未完,便见钟离手中的汐灵戟发出一阵异动,湛蓝色的璀璨光辉闪耀,瞬间从简洁凌厉的战斗形态恢复成了原本那华丽至极的神皇权杖,缨带飘舞,玉珠轻响,更有一股恢弘伟力爆发,欲要从钟离手中脱出。

  “这……”

  见此,夜王第一个变了颜色,惊骇一声,语出半字,便见后方那还在凝聚浓缩的黑暗之影中,也闪耀起了同样的光辉,随后,一道光芒穿过黑暗之影,如骄阳一般升入苍穹,转眼便消失不见。

  “这……”

  “什么情况?”

  “哈哈哈!”

  陡然之变,看得众人不明所以,错愕间,又闻一阵狂笑,循声望去,只见夜王心花怒放,如同赌赢的赌徒一般,向钟离大笑说道:“人类,你输了,亚特兰蒂斯正在使用永恒之塔的力量,召唤汐海之灵回归,没有汐海之灵,她还能够与神皇的意志抗衡么,你输了,你们都输了!”

  话音方落,便听一阵破空声起,黑暗之影中,又是几道耀眼华光飞出,透过那光芒,隐约可见到几件装备的轮廓,其中最为醒目的便是一顶日冕,如骄阳般璀璨的日冕。

  “卧槽!”

  “猪队友啊!”

  “这不是自己作死嘛?”

  “那帮精灵的脑子是不是有坑?”

  直播间内,人类群情激涌,精灵则陷入了沉默,他们虽然已经基本捋清了事情的脉络,但惯有的立场与观念,让他们依旧不敢对永恒之塔发起抨击,自然只能沉默以对。

  在众人的议论中,最后几道光芒自黑暗之影体内飞出,整套汐海之灵武装,只余下一柄汐灵戟,被钟离紧紧握在手中,不住挣动,欲要脱离。

  汐海之灵,神皇武装,即便还处于封禁状态,也不是常人能够抗衡的,钟离也一样,现在他与神皇的距离还十分遥远,哪怕这汐海之灵并非真正的神皇,他也强留不住。

  所以,钟离十分干脆的放开了手,将这不住挣动的汐灵戟投入了储物空间。

  “嗡!”

  虚空微微震动,泛起一圈涟漪,但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再不见异样。

  时空之心,世界本源级别的至宝,位格等同于大世界天道,即便消耗严重,但镇压一件神皇武装还是绰绰有余的,只不过钟离要多消耗点神武点数而已。

  “嗯!”

  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的夜王微微皱眉,但随后又舒展了开来,虽然不知道钟离用什么方法封禁了汐灵戟,但汐海之灵自伊诺身上脱离已经是事实了,只剩下这不知道还能不能使用的汐灵戟,根本不足为惧。

  想到这里,夜王更是笃定了不少,站起身来,向钟离说道:“看来要结束了。”

  钟离望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是该结束了!”

  说罢,只见钟离手一探,掌下雷霆迸发,轰鸣一声,双剑乍然而现,重重伫入大地之中,令气氛霎时一凝。

  “嗯!”

  夜王心头一条,顿感不安,但还是强撑着说道:“怎么,还想要垂死挣扎么?”

  钟离摇了摇头,淡声说道:“一剑不死,我放你走。”

  “你……!”

  夜王明白了钟离的意思,也明白了心中不安的来由,面色立时一变,掩不住的惊怒,厉声道:“人类,你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惨痛的代价!”

  钟离没有言语,探手落入雷霆之中,缓缓握住了天刑,一股慑人的杀机随之暴起,将夜王死死锁定。

  天刑天刑,天道行刑之剑,其势可想而知,即便是天阶顶峰,半步帝君的造化仙主,面对这天刑剑锋,也要引颈就戮,何况这才突破天阶不久的夜王。

  冰冷,死亡的冰冷,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夜王身躯僵凝,耀眼的雷霆在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中映现,他看到了,钟离的手握着那雷霆惊走的剑柄缓缓提起,一抹慑人的寒光随之绽放,最终夺鞘而出。

  剑出刹那,时间,似放缓了无数倍,夜王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剑的锋芒展开,在虚空中留下清晰的轨迹,最终向自己横斩而来,如此的缓慢,却又如此的坚定,如此的决然,以无可阻挡的姿态,落到了他的颈间……

  “轰!”

  脑海轰鸣一声,求生的欲望与身体的本能齐齐爆发,夜王惊醒了过来,身躯立时爆做一团暗流,飞速的向后退散,直至数十丈外,才堪堪重聚起了躯体。

  “躲……躲开了?”

  夜王惊魂未定的望着前方,望着钟离手中那已然没入剑鞘的天刑,劫后余生的喜悦方才在心头升起,一声轻响,一声刺耳非常的轻响,陡然响起……

  “噗!”

  天旋地转,血雨纷纷,夜王仰望着前方,愕然的神情凝固在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之中,映照出一具没有头颅的身躯!

  “砰!”

  血涌如泉,尸身倒地,已转过身去的钟离,没有回望战果,注视着前方,那已然凝缩到常人大小的黑暗之影,在他的视线中,逐渐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