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八十七章:天意

作品:重生之武神大主播|作者:忘川三途|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04 04:31:18|下载:重生之武神大主播TXT下载
  百招!

  为何说百招?

  他就这般自信,能够在百招之后,击败一位重生归来的神皇?

  这可是一位神皇啊!

  直播间内,一部分人惊异同时,更感不解,他们虽未接触过真正的神皇,但在诸多遗世典籍,传说秘闻中也有过几分了解,自知这神皇的强大。

  那可是传说中的至尊,屹立于万世之巅,亘古不朽的强者,在这世界天道冥冥不显,混沌神魔早已消亡的时代,除非同等境界的神皇出世,否则,绝无一人能与之抗衡!

  现如今的钟离,有媲美神皇的实力么?

  没有,先天之境,虽位比神圣,但也只是位比神圣罢了,神皇乃是神中真神,圣中至圣,祂们早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巅峰,而钟离不过刚刚起步,如何能与之相提并论?

  固然,现如今的黑暗,才刚刚重生,权柄还未完全取回,实力也未恢复巅峰,但神皇就是神皇,祂对于力量的理解与运用,远不是钟离能够能够比较的,不要说钟离现在的实力还不如祂,就是略胜一筹乃至一大境界,钟离也未必是祂的对手!

  所以,众人实在不解,他是何来的底气,何来的自信,定下这百招之约,生死之决!

  是无知者无畏,还是另有依仗,又或者……

  场外,众人思绪纷纷,揣测不断,场内,却是冷冷相持,死寂无声!

  黑暗立于虚空之中,身后十二对光翼闪烁,手中死亡皇权寒意森森,杀机凌冽,但就是始终不见那暴起一刻。

  祂不想出手!

  钟离的底气何来,别人不知,祂却是一清二楚!

  这座黑暗之巢,并不只是黑暗精灵栖身的巢穴那般简单,它还是黑暗的神域,当年那一战,黑暗被八位精灵神皇联手镇杀,但在殒命之前,祂拼死送走了自己的神器武装与一部分黑暗精灵。

  这是祂为自己重生而做的后手,因为祂知道,自己陨落之后,那八位精灵神皇一定会联合世界天道,分割祂的黑暗权柄,以此阻止祂重生,所以,祂送出了永夜皇权,并以此化出一片黑暗神域,隔绝世界天道与精灵一族的搜索。

  这也是异界邪神惯用的手法,现如今在地球上与分离的诸天万界之中,不知有多少这样的神域存在,每一片神域之中,都蛰伏着一尊异界邪神,祂们借助神域的力量,隔绝了世界的感知,隐藏自身,积蓄力量,等待异界降临,战火再开的那一天到来。

  黑暗作为神皇,还是此方世界的神皇,所创造的神域自然不是那些个异族邪神能够相比的,这一片黑暗神域,不仅能够隔绝世界天道的感知,还能不断吸收黑暗之力,为祂重生后权柄的取回作准备。

  方才,祂就是凭借这黑暗神域的力量,迅速取回了一部分黑暗权柄,并开始向外扩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至多三月,祂就能将地球中的黑暗权柄取回,继而征伐万界,一步步的恢复巅峰。

  然而,这个如果没有成立,黑暗神域,被钟离撕碎了,准确的来说,是被钟离借以世界的力量撕碎了。

  天人·龙魂

  介绍:第二武魂,万中无一,以大愿证道之法觉醒,可借天人大道之力加持己身,倾动天人伟力。

  注:动用此武魂,将会大量消耗气运/功德/法度等世界源力,慎用!

  这是钟离先天证道之后,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动用这第二武魂。

  龙魂加持,天道助力,再有之前预先布置的三千赤血神兵,钟离一举将这黑暗神域破碎,并顺势展开剑阵,隔绝天地,封禁时空,使得黑暗再无法自外界吸取力量,彻底被孤立在了这剑阵之中。

  所以,黑暗不想出手,这剑阵借世界之力而成,隔绝天地,封禁时空,纵然是祂,也无法越过这封禁,取回属于自己的黑暗权柄,权柄无法取回,力量也就无法恢复,此时用上一分,便要少去一分。

  反观钟离,龙魂加持,天人合一,应证道大愿,世界伟力源源不绝,毫无力竭之忧,反而越战越强,每过一刻,便越强一分,到最后完全有碾压祂的可能。

  两相比较,可见这形势于祂而言,不利到了何等地步,方才祂舍下神皇的脸面转身而逃,也是无奈之选。

  如今,这无奈之选,也被钟离生生断绝,身陷绝境之中,如何是好?

  黑暗沉默,不是没有对策,而是这对策,是祂不愿做的选择。

  绝境之阵,在于阵,只要这阵破了,那绝境也就成了空谈,届时祂不仅能来去自如,还能决定钟离的生死。

  但这阵要如何破?

  以力强冲,那是万万不能,现如今的祂,才刚刚重生,不要说神皇了,就是一般的神祇都不如,至多就是个天阶顶峰的修为,想要以此强冲这世界伟力组成的剑阵,那是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所以,只能寻出阵眼,以巧破阵!

  但这也是钟离留给祂的选择!

  这一道剑阵,总共有两处阵眼,一为天,一为人。

  天,便是正法天刑,这双剑乃天道重器,可接引天道伟力倾注,源源不断的维持这剑阵运行。

  人,则是钟离自身,如今他龙魂加持,大愿应世,乃是这剑阵运行的中枢核心,只要他龙魂不灭,大愿不消,这剑阵便无穷无尽,无尽无穷,纵是神皇,也无法寻到一分能可突破的缝隙。

  黑暗想要破阵,就必须先将这两道阵眼击破,而钟离也是清楚这一点,直接将正法天刑融入自身,天人一体,他便是这剑阵的唯一阵眼,黑暗想要破阵而出,唯一的选择,就是将他斩杀。

  这也是黑暗不愿的原因,别误会,这其中并没有伊诺的影响,黑暗的不愿,不是不愿向钟离下杀手,而是不愿按照钟离给出的选择去做,因为那样,就意味着祂将彻底失去这一战的主动权。

  试想一下,如果你的每一步,都在按照你对手的计划在进行,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这是黑暗第二次,感到自己的处境,如此的被动,如此的艰难!

  最令祂感到憋屈的是,自己还没有得选择!

  钟离给出的是祂唯一的生路,如果祂不能将钟离斩杀,那钟离必定会向祂杀手,哪怕祂现在使用的是伊诺的身体!

  不,准确的来说,正是因为祂现在使用的是伊诺的身体,钟离才给了祂这一条生路。

  这是一个约定,钟离与伊诺的约定!

  一直以来,伊诺都在逃避,逃避自己的出身,自己的血脉,但她也清楚,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可能会使得问题越来越严重,直至爆发,无可挽回。

  所以,她决定面对,回归亚特兰蒂斯,主动踏入夜王的陷阱,接受黑暗精灵的血脉与力量,都是这个原因,而与钟离的约定,则是最后的一道保险,如果她回不来,那么钟离就要杀了她,结束这一切!

  伊诺知道,钟离一定能够下手,黑暗也知道,钟离一定会下手!

  所以,黑暗没有选择,这百招之约,是钟离给伊诺的最后时间,百招之后,若是伊诺还回不来,钟离就会将祂斩杀。

  百招!

  生死!

  “嗬!”

  黑暗深深吸了一口气,冰冷的眸中再见几分冷然,看来,心中已是有了决断。

  “如你所愿!”

  冷冷一声,黑暗再度举起了死亡皇权,冷意森森的镰刃在虚空中划过,随即,暗流聚敛,在祂的身后凝成一道暗影,高逾百丈,巍峨如山,同样手持一柄巨镰,恍若冥域死神,向钟离举起了手中的死亡之刃。

  这是黑暗与死亡的交融,大道伟力的具现,即便如今黑暗的力量不足,无法将其具现完整,也拥有恐怖的杀伤效果,圣人之下,可以说是触之即死,即便天阶顶峰也不例外。

  这就是一位神皇的可怕之处,哪怕祂失去了绝大部分力量,但对于大道之力的理解运用,依旧处于一个极为恐怖的境地,足够让祂以有限的力量,跨越那一道被无数生灵视为天堑的大道界限。

  “嗬!”

  虽有天人之力加持,但面对一尊神皇,钟离仍是不敢大意,一气沉纳,体内真元汹汹而起,行遍周天百脉,霎时间,龙吟虎啸,雷鸣剑铮,虎魄,龙魂,正法,天刑,天人伟力应大愿倾注,汇成一股浩荡真流,尽提武者根基!

  眼见钟离剑阵催动,世界之力再度倾注,黑暗眼神一凝,绝杀之意更是凛冽,皇权之镰随之斩下,背后那酝酿至极限的死神之影同时动作,双镰在虚空中重叠死亡的轨迹,森冷的镰刃携着无尽的黑暗划过,以吞噬一切的姿态,将钟离笼罩,欲一斩终结。

  却不想……

  “砰!”

  一声铿锵,震裂苍穹,铺天盖地的暗流立时溃散,湮灭于虚空之中,只余下两人身影冷冷相持。

  钟离踏马沉身,一手为盾,擎立于前,竟以这血肉之躯,生生架住那皇权之镰,寒意森森的镰刃,落在他臂上,竟连一道创口都无法划开,唯有虚空中裂纹重叠,层层分明,看来尤为醒目。

  真武——十二天关金钟罩!

  天阶武学,虽比不得大道圣武,但其中独到之处也是不凡,如金刚不坏,可助肉身成圣,力抗神魔,剑二十三,暗合毁灭真意,纵横无敌,太阴太阳,蕴含天地至理,一化三千,归返本源……

  如此种种,皆是天阶武学之玄妙,十二天关金钟罩,同为天阶武学,又号称防御之最,自然也非同凡响,十二天关最终境界,号称天下无敌,绝对防御,与金刚不坏辅同双修,才能成就臻至圆满的不灭圣体,坚不可摧,摧不可灭。

  现如今,钟离天人伟力加持,尽提修为根基,不仅一身玄功所成真元暴涨,武学亦是突飞猛进,这十二天关金钟罩更是一举突破,成为钟离继圣灵剑法后,第二门突破极限,武道通神的天阶武学。

  天阶真武,防御之最,再有这天人伟力加持,不敢说真正的天下无敌,但要挡下这力量被限制在天阶的黑暗,却是足够了!

  黑暗,能凭借神皇对于大道之力的理解运用,将自身天阶的力量发挥出圣阶的效果,以至这皇权之镰,神圣之下,触之即死,钟离也可以凭借这天阶真武配合天人伟力,形成绝对的防御,神圣之威,也可抵消。

  绝对的攻击,绝对的防御,这矛盾的双方碰撞在一起,一时相持不下,但如此局面于黑暗而言,却是大大不妙,毕竟,此刻钟离占尽天时地利之优势,不败便是胜,而祂却恰恰相反,不胜便是败,这般僵持下去,最终结果,祂必定要饮恨败亡!

  “砰!”

  纷乱的思绪,被一声铿锵打断,恐怖的力量随之反震,黑暗眼神一凝,身后十二对光翼展开,但还是被生生震出了数丈,手中的皇权之镰嗡嗡战栗,久久不消。

  “第一招!”

  冷声话语,利剑一般刺入黑暗的内心,钟离却是毫不理会,姿态不变,踏马沉身,如同木桩一般伫立在地,竟是只守不攻。

  见此,黑暗的神情更是阴郁了,方才那一击,祂虽然没有动用全力,但也相差不远了,因为祂清楚,如今这种形式下,试探根本没有什么意义,钟离不可能给祂破绽,与其分散力量,还不如倾力一击。

  只可惜……

  “嗬!”

  感受剑阵中越发沉重的压力,再看巍然不动的钟离,黑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世界力量的倾注,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你现在的身体,能够支撑多久?”

  钟离神色不变,淡声道:“你方才重生,权柄尚未取回,如同无源之水,在这剑阵之中,又能支撑多久?”

  “呵!”

  听此,黑暗却是冷笑,说道:“你以为消耗我的力量,她就有机会夺回这具身体么?”

  话语点破心中所想,钟离却还是一副平静神情,道:“那就要看这天意如何了!”

  “天意?”

  黑暗喃喃一声,眸中浮现出了几许追忆,随后,方才将目光重转回钟离身上,莫名一笑,说道:“那就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