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八十九章:终了

作品:重生之武神大主播|作者:忘川三途|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13 01:17:37|下载:重生之武神大主播TXT下载
  转瞬之间,惊变连连,看得直播间内的观众满脸错愕,完全跟不上事情的发展,更不知在这短短的一瞬之间,有过多少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算计,一场以身为饵,斗智斗勇的生死交锋!

  身为一尊神皇,世界诞生之初就已经存在的神皇,黑暗经历了太多太多,岁月积淀的不只是力量,更是智慧,在祂的面前,一切阴谋陷阱,都无所遁形,欺骗祂,等于欺骗自己。

  所以,钟离没有掩饰,祂也清楚的知道,这百招之约,从一开始就是陷阱,迫使祂消耗力量的陷阱,只不过祂没有得选择,因为这既是钟离的陷阱,也是祂的机会,唯一能够逃出生天的机会,祂能够做的,就是踏入这陷阱之中,抓住机会,破局求生!

  而这破局的关键,就在钟离身上,或者说就是钟离本身,只有杀了钟离,祂才能够逃出生天。

  但这谈何容易,天人加持,剑阵封禁,一面提升钟离,一面将祂镇压,双方的差距就此拉开,即便祂不惜代价,燃烧权柄,击破钟离的可能仍是微乎其微。

  所以,祂来了一个将计就计,先按照钟离的计划,不断消耗力量强攻,最终“拼死”一搏,以此佯装出力竭不支,被伊诺夺回身体的假象,诱使钟离止住攻势。

  果不其然,钟离中计,止住绝杀一剑,受到反冲不说,还乱了阵脚,被祂紧随而来的一招声东击西,吸引去最后的防御手段,以至中门大开,那寂灭神光蛰伏的致命弱点暴露,被祂一击透骨穿身。

  为完美这一陷阱,祂甚至冒了一大风险,将自己的力量自从伊诺体内脱离,寄存在死亡皇权之中,以此制造出伊诺复苏,夺回身体的假象,随后再以黑暗黄泉操控伊诺的身体,向钟离发动最后一击。

  这是祂的计中之计,但不料,钟离尚有谋中之谋!

  “噗!”

  一声闷响,利刃穿身,巨大的死亡镰刃,被钟离按入体内,随即阴阳并现,黑白交融,以太极之势徐徐运行,一股弘大至极的牵引力量随之浮现,将死亡皇权笼罩,不断运化。

  “啊!”

  已然恢复成伊诺样貌的黑暗,感受着体内不断流逝的神力,面上一片惊怒交加,厉声道:“人类,你现在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我的神力,你这么做只会毁灭自己!”

  听此,钟离却是一笑,说道:“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

  话语间,那将死亡皇权笼罩的阴阳之力骤然消失,黑暗的压力随之一轻,但还未等祂放松,钟离体内,那镰刃贯穿之处,陡然展开了一道裂痕,一道幽深无际的空间裂痕。

  “这……!”

  空间裂痕展开,直接代替了钟离的身体,将那死亡皇权的镰刃吞没,黑暗的面色随之一变,眸中更是浮现出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惊恐之意,不由自主的尖叫了起来:“你做了什么?”

  恐惧,从未有过的恐惧,作为神魔后裔,世界之子,永恒不灭的神皇,祂从没有感受过恐惧,因为根本没有什么,能够让祂这样的存在恐惧。

  但祂现在却体会到了,在钟离的身上,在那不知通往何处的空间裂痕之中,原本如臂指使的死亡皇权,如今已失去了部分感知。

  方才,为制造伊诺苏醒的完美假象骗过钟离,黑暗主动将自从她的体内神力剥离了出来,寄存在死亡皇权之中,所以,现如今这死亡皇权,就是祂的身体,手执皇权的伊诺,不过只是祂操控的工具罢了。

  现如今,祂失去了死亡皇权的部分感知,就如同一个普通人,陡然失去了对于身体某部分的感觉与控制一样,那感受带来的恐惧不用多说,纵然祂是神皇,也没有半点减轻,不,正因为祂是神皇,这才更加恐怖。

  大道不灭,神皇不死,身为一尊神皇,黑暗的身体,其实就是黑暗大道的延伸,这世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完全隔绝祂对于黑暗大道的感知,连世界天道都不能,否则,方才祂也不可能以燃烧权柄的方式打开通道接引黑暗降临。

  毫不夸张的说,这世间所有黑暗,都是祂的一部分,无论分隔多远,祂都能够感知到这部分黑暗的存在,如今分割在诸天万界之中的黑暗之力,于祂而言就如天空中的明星一般耀眼,无所遁形,只要祂降临那一方世界,就能够将之收回。

  可是现在,祂身体的一部分,至高神器,死亡皇权,却脱离了祂的感知,好像被一个黑洞吞噬了,祂的权柄,祂的力量,也因此被生生截取去了一部分。。

  这于神皇而言,是比形神俱灭还要恐怖的事情,大道不灭,神皇不死,即便肉身与灵魂都毁灭了,祂们也能自大道中积蓄力量,获得新生,可如果大道权柄被剥夺,被截取,那么等待祂们的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消亡了。

  现如今,黑暗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死亡皇权的镰刃,黑暗大道的力量,沉没在那空间裂痕之中,彻底脱离了祂的感知,祂因此变得虚弱,无力,甚至出现了几许衰亡的气息。

  这般的感受,让祂更是惊恐了起来,想要挣扎,但死亡皇权沉陷在那空间裂痕之中,又被钟离一手按住,根本动弹不得,毕竟,祂现在的身体,是死亡皇权,而不是手执皇权的伊诺。

  死亡皇权,乃是黑暗皇权的主武,相当于汐海之灵的汐灵戟,威能之强不用多说,但缺陷也明显,那就是身为神兵,必须要有主人的控制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这也是为什么,黑暗不直接将黑暗皇权作为载体重生的原因,这对于祂与黑暗皇权来说,都是一重限制。

  而方才为了骗过钟离,祂不得已将神力从伊诺体内剥离,注入死亡皇权这件神兵之中,再以死亡皇权的力量控制伊诺,这一来,死亡皇权的力量便受到伊诺这名“使用者”的限制,威力随之再度降低。

  这一来,祂的处境就很是不妙了,先前祂使用伊诺的身体控制死亡皇权,有黑暗神力增幅,也不过与钟离拼个平分秋色,甚至还略逊一筹,如今,祂成了“器灵”,伊诺的身体也失去了神力支撑,双双削弱之下,如何再与钟离抗衡,不见方才钟离以九阴九阳功体炼化祂的黑暗之力,祂都无法反抗脱离嘛。

  方才都不行,现在更不用说了,黑暗只能够眼睁睁的看见,钟离将自己现如今的身体,这名为死亡皇权的巨镰,一点点的按入那空间裂痕之中,比黑暗更为恐怖的虚无降临,将它推向那消亡的深渊。

  “不!!!”

  真正意义上的消亡,让这位不死不灭的神皇生出了无边的恐惧与愤怒,眸中一丝狠绝闪过,随即,壮士断腕一般,悍然催动体内的黑暗神力。

  “轰!”

  漆黑的火焰,在巨镰的末端猛地燃烧了起来,并飞速的向前方蔓延,转眼,就将整柄死亡皇权包裹,巨大的死亡之镰在漆黑的火焰之中焚炼,一点点融化起来,滴下如铁水一般滚烫的液体,向还握着巨镰的伊诺汹涌落去。

  “嗯!”

  钟离眼神一凝,想要阻止,却又无可奈何,这死亡皇权乃是至高神器,如今又有黑暗这一名“器灵”操控,虽然还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但比先前他手中的汐灵戟还是强上太多,已经能够与时空之心进行抗衡了。

  没有错,时空之心,这是钟离最后的底牌,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伊诺能够独立战胜黑暗,夺回身体的掌控权,那可是一尊神皇的意志,常人怎能够与之抗衡,寄予虚无缥缈的意志,那是最不保险的做法。

  所以,钟离定这百招之约的真正用意,并非是消耗黑暗的力量,而是要黑暗相信,自己想要消耗祂的力量,以此诱使祂,主动将神力自从伊诺体内脱离,注入那唯一可以承载祂的黑暗皇权之中,届时,钟离就能够打开时空之心的空间,将祂与死亡皇权一同封禁。

  这是他的谋中之谋,黑暗虽为神皇之尊,智计非凡,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信息不对等,任祂如何算计,也算不到这阳谋之中还暗藏着这等阴谋陷阱,自然要在这阴沟里翻船。

  只不过,神皇到底是神皇,最后,仍有这一重手段。

  “轰!”

  漆黑的火焰熊熊燃烧,死亡皇权被彻底熔炼,滴滴铁水一般的漆黑液体滚落而下,又受到一股莫名力量牵引,百川入海一般尽数融入了伊诺体内。

  这是黑暗大道的权柄,无主的黑暗大道权柄!

  时空之心,这传说中的混沌圣物,在某种程度上,拥有着超越世界天道的力量,甚至能够将一方大道的部分封存,先前的汐灵戟与现如今的死亡皇权都是如此。

  虽然这封存只是封存,无法造成什么伤害,但黑暗却不知晓,还以为钟离用了什么极端恐怖的手段,磨灭了黑暗大道,因此生出一股莫大的危机感,甚至不惜壮士断腕,主动焚化了死亡皇权。

  这一来,钟离就无法收取死亡皇权了,因为它已经化作了最为纯粹的黑暗大道之力,时空之心没有办法收取这无形之物,起码本源损伤状态下无法收取,所以,钟离只能够任由这黑暗大道之力流失。

  只不过,黑暗为此也付出了代价,死亡皇权的焚化与方才黑暗权柄的燃烧是同样的,都是权柄燃烧,换取大道力量的爆发,只不过方才燃烧黑暗权柄的时候,黑暗还有伊诺这个载体,而现如今,祂什么都没有了,焚化死亡皇权,相当于焚化自己,如果未来,祂不能寻找回这部分力量的话,祂将会永久的失去这件至高神器。

  不过,祂似乎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死亡皇权焚化后形成的黑暗之力,很快就受到伊诺体内的黑暗精灵血脉牵引,迅速融入她的体内。

  这一部分力量,是无主的,因为大道的权柄,在世界消亡之前,永远不会缺失,黑暗的所谓燃烧,其实更像是祭献,以舍弃这部分力量为代价,换来暂时性的强大,而这部分被祭献舍弃的力量,则由世界天道收取,再依照规则赋予其他存在,好像现如今的伊诺。

  死亡皇权焚化后的黑暗大道之力,直接被她吸取了九成,只余下一成归于天地,消散不见,黑暗显然也是遇见了这一点,如果有朝一日祂能够再度重生,找寻到伊诺将她体内的黑暗之力夺取吞噬,那祂就有希望重新夺回死亡皇权。

  虽然,这希望不大,充满各种未可知的变数,但有希望总好过没有希望,相比起被那不知由来“虚无”所吞噬,黑暗宁愿将自己的权柄寄存在伊诺这个后裔身上,最起码,还有取回的可能。

  “砰砰砰!”

  黑暗消散,钟离也支撑到了极限,原本被那巨镰半挑在空中的身躯坠落在地,漫天纵横的剑流随之溃散,虚凝而成的剑气直接化作虚无,原有实体的赤血神兵则坠落而下,重重伫入大地之中。

  剑阵崩溃,黑暗再度降临,原本被隔绝在外的海水,也因为黑暗之巢的崩溃滚滚而来,迅速将这海底空间填满。

  所幸,这黑暗之巢的废墟,还有部分作用,汹涌的海水被一股力量稍稍阻挡,没有能够直接淹没,望着即将涌来的海水,钟离连忙挣扎起身,却不想,体内一阵虚弱,脚步随之踉跄,又是半跪在地,喘息不断。

  方才那一战,消耗实在太大太大,钟离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是殊为不易了,方才为诱黑暗入局,又以身为饵,给那死亡皇权一击穿身,引动了体内蛰伏的寂灭神光,这力量消耗加上道伤爆发,就是金刚不坏之身也受不住啊,何况如今的他,还未真正跨越那最后一步。

  “嗬!”

  喘息一声,钟离艰难撑起身躯,再向伊诺望去,恰好见到最后一缕神力消没,女孩缓缓睁开双眼,带着几许迷茫的迎上他的目光,随即……

  “唔!”

  伊诺低吟一声,身躯立足不稳,软软的向前方倒去,所幸钟离及时上前,将她的身子承在怀中,随后又横抱了起来,举步向外走去。

  浓重的血腥味,还有那略显炙热的体内,让有些头晕目眩的伊诺稍稍清醒了过来,仰望着钟离的面庞轮廓,问道:“这是……怎么了?”

  钟离摇了摇头,道:“方才祂使用你身体的时候,透支得太过严重,甚至连生命本源都造成了亏空,必须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

  “祂?”

  伊诺喃喃一声,混乱的记忆与思绪逐渐理清,终于将一切串联了起来,再望着钟离身上的血迹,神情不由黯淡了下去,低声道:“对不起,我失败了。”

  听此,钟离却是一笑,道:“不,你成功了,神皇的意志,不是谁都能够抗衡的,方才,你能够在最后时刻,祂再度转换身体的时候对抗祂的入侵,没有让祂重新掌控你的身体,已经是莫大的成功了。”

  “是么?”

  钟离的话语,听来不像是安慰,但伊诺的心情却没有因此而振奋而来,反而更是沉重了几分,低声道:“可是祂还会回来的!”

  “不错!”

  钟离点了点头,大道不灭,神皇不死,即便方才焚化了死亡皇权,对于黑暗而言,也不过是部分权柄的缺失罢了,只要这一部分缺失没有达到使祂神皇位格跌落的地步,终有一天,祂会再度重生。

  但钟离并不担心,因为这重生的时间是以百万年计的,等祂再度重生的时候,这个世界是什么样都说不定呢。

  钟离浑不在意,伊诺却表现的很是担忧,躺在他的怀中,小手不由自主的抓着他那鲜血浸染得有些湿润的衣衫,许久,方才说道:“我们应该断绝祂回来的所有可能!”

  这一句话,让钟离止住了步伐,低下头来望着她,问道:“所以?”

  “杀了我!”

  似已然有了决定,伊诺仰视着钟离,眸中透着是不符合这年纪的决然,一字一句的说道:“杀了我,即便哪一天祂回来了,也会永远失去这一部分力量。”

  这一部分力量,指的自然是那死亡皇权焚化后的权柄了,如果伊诺死去,那么这一部分权柄,将重归天道,再行轮回,滋生出另一个同等层次的存在,以保证世界力量的平衡。

  所以

  “这没有意义!”

  钟离摇头一笑,说道:“何况,你不觉得,你能够超越祂么?”

  “超越祂?”

  伊诺一怔,有些失神:“这可能么?”

  钟离抬起头来,注视着远方那黑暗潮水中乍现的一道赤芒,轻笑说道:“未来,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说罢,一步纵越而起,恢复些许的真元撑开气罩,将那冲涌而来的海水隔绝,直至落入那一道赤芒所在。

  “咴!”

  一声嘶鸣,如雷炸响,钟离坐在赤血的背上,望着怀中还有些迷茫的伊诺,笑道:“现在,我们从第一步做起,亚特兰蒂斯的女皇陛下,准备好了么?”

  “女皇……陛下?”

  伊诺呆了一会儿,随后才明白钟离的意思,心中顿时一惊,连声说道:“要回亚特兰蒂斯?”

  钟离点了点头,道:“当然要回去!”

  听此,伊诺更是紧张了,连声道:“可是你的伤……”

  “放心!”

  钟离一笑,说道:“比起方才,接下来可要简单多了。”

  话语未完,便见他展开右手,凝化出一枚道纹闪耀的金丹,直接送入了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