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七十章 疑点

作品:好事近|作者:尘归雨落|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6-19 16:38:31|下载:好事近TXT下载
  顾清欢也没有绕圈子,直接问道:“听闻你数年前曾研制出一个熬粥的方子,十分受锦儿的喜欢?”

  善福闻言,心中一凛,他一转眼珠,点头道:“是的,那方子……”

  “不是你的吧?”

  善福话没说完,顾清欢语出惊人。

  一旁,言昭眯起眼。

  善福浑身一抖,似乎没料到顾清欢会知道这个!

  “这、这……”

  善福支支吾吾,想要蒙混过关。

  然而,稍稍抬眼,就会发现两双锐利的眼眸正盯着他。

  善福咽了咽口水,彻底认命:“是……那方子的确不是小人研制出来的,而是小人从一个女人手里买来的……”

  “买来的?”

  顾清欢冷冷一笑:“不是吧?你应该是看中了那方子,不希望那女人分享出去,所以在夜里摸进那女人的家里,将她杀死,伪装成她上吊的模样!最后独占了这个方子!”

  善福闻言,猛地抬头,他瞪大眼睛,结结巴巴道:“不……不是这样的!小人、小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五十两的方子下毒呢?这位小姐,您、您不能污蔑小人啊!”

  若是换成别人,看到善福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定会觉得有鬼。

  然而,顾清欢却知道,善福没有撒谎。

  他只是被自己吓到了。

  善福虽然惊慌,可眼神却很坚定,这证明他对自己的话没有怀疑。

  他的确没杀白芷。

  “你当真没对那女人做什么?”顾清欢问道。

  “小人连那女人叫什么名字都不清楚啊!”

  善福面对顾清欢的威压,一点隐瞒都不敢有,他道:“七年前,小人在大厨房里当个小厨子,是那女人找上了小人,说手里有个熬粥的方子,要卖给小人,小人一开始觉得莫名其妙,可她说,她听说大小姐久病成疾,平时没什么胃口吃饭,这粥最合适给没胃口的病人喝。”

  “小人听后,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便让她拿出一些成品,若真的不错,小人就买下她的方子……五十两也不算什么,小人在厨房里干活努力一些,再拿点主子给的赏赐,一两个月便有了,换一个能被大小姐看重的机会,谁会不愿意呢?”

  善福说道:“第二天,那女人就将熬的粥带来了,小人尝了一口,便知道这粥小人非买不可!后来也证明,小人当时的决定是对的……”

  “她将方子卖给你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顾清欢打断了善福后面自卖自夸的话。

  “这……都过去七年了,小人也记不清啊……”

  善福说着,却见顾清欢盯着自己看,他心脏一抖,连忙道:“小人想想啊……哦对!”

  想了一会,善福可算是想到了点什么,“小人当时将五十两给她的时候,看她气色不好,劝她将银子拿去医馆,买点药给自己补一补,她却说,五十两拿来买药收效不高,只会浪费,她要用这五十两做一笔生意,等赚了大钱,再好好治病……”

  “她当真这么说?”顾清欢说话间,身体前倾,纤长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抓着椅子扶手,指节泛白。

  善福猛点头:“就算是细节有些出入,但大概是这么说的。”

  “她有没有跟你提起,她要做什么生意?”顾清欢又问道。

  善福摇头:“这种事,小人怎么好意思问呢?更何况……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想要去做生意,估计也就是摆摆摊,随便卖点什么吧?”

  顾清欢闻言,便知善福这边也没什么好打听的了,摆摆手道:“你走吧,今日我问你的事,莫要跟旁人提起。”

  “是。”善福说着,看了眼一旁的言昭。

  言昭没有阻拦,善福松了口气,赶紧走了。

  离开言昭的院子,善福感觉背后的衣衫都被冷汗湿透了!

  那姑娘到底什么来头?

  自己只是回答她几个问题,就觉得好似走了一趟鬼门关!

  “子腾。”

  善福刚走,言昭叫来了杜小厮,淡淡说道:“七年前,善福献上来的熬粥方子,是在外面买的。”

  杜小厮一愣,明白了言昭的意思:“小人会处理好的。”

  善福虽然兢兢业业好好做事,但从外面买方子,假装是自己研制的事,属于欺上瞒下,该处罚的还是要处罚。

  杜小厮一走,言昭视线一转,见顾清欢紧锁眉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那女人对你来说很重要?”言昭忽道。

  顾清欢回过神来,看了眼言昭,“是。”

  “她死了?”言昭又问道。

  顾清欢握紧了扶手,眼神深沉:“我不知道……听人说是死了,我已经派人去找她的尸体了……”

  尽管嘴上说不知道,顾清欢心里却明白,白芷恐怕早就遭到毒手了!

  “能跟我说说吗?”言昭问道,“若有什么冤情,我在大理寺做事,或许可以帮上忙。”

  “多谢。”

  顾清欢没有矫情,事关白芷的事,她不想浪费手里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因为一些旧事,我与她七年不曾联系,今日我去她曾经住的屋子找她,有路过的人告诉我,她七年前上吊自杀……我一开始是信的,因为我认识的她,的确有这方面的倾向。”

  言昭问道:“可你发现了不对。”

  “是。”

  顾清欢点头,“想自杀的人,不会委托我的丫鬟告诉我,她以后会请我吃好吃的,更不会在自杀前夕冒着极大可能被当疯子拒绝的风险,跑到国公府,找这里的厨子卖方子,还说要拿卖方子的钱做生意……”

  想死的人,是不会这么努力的规划未来的。

  “而且,在她的屋子里,我也发现了不对……”

  顾清欢珉了珉嘴唇,说道:“她的被子,是掀开的,就好像她刚从床上下去一样……抑或是,被人从床上带走,然后用绳子绑着脖子,吊上房梁……”

  白芷虽然整日颓废,但因为无所事事,便会在空暇时整理一下家里,例如叠一叠被子。

  所以,顾清欢每一次去她家时,白芷的被子都是整整齐齐的叠好。

  若白芷真想自杀,也会在自杀前,习惯性将被子整理好,而不是保留那凌乱的样子。

  再联想到白芷死之前表现出来的,努力生活的模样……

  顾清欢心中一痛,她不相信白芷会自杀!

  “公子。”

  这时,杜小厮进了院子,看了眼顾清欢后,对言昭恭敬道:“顾小姐的丫鬟上门,说有急事找顾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