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九章 指桑骂槐?

作品:好事近|作者:尘归雨落|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5-16 16:16:15|下载:好事近TXT下载
  第二日,顾清欢在中午前带着知秋知月去了云深楼。

  言锦订的天字三号包厢,在最顶层,风景也最好。

  顾清欢第二个到,只是第一个到的不是言锦,而是楚萱。

  “等很久了?”顾清欢一个人进去,知秋知月候在门外,待会吃饭时再进来伺候。

  “我也是刚来。”

  楚萱站在敞开的窗前,将下方波光粼粼的湖景收入眼底,“锦儿应该过会就到,她习惯在约定时间前半刻来。”

  “这样啊。”顾清欢了然。

  “你居然会提前到?”楚萱忽道。

  顾清欢看着她。

  楚萱道:“上次赏花宴,你晚了些吧?”

  “别人都说楚小姐武侯出身,粗枝大叶,如今看来,外人倒是错了。”

  顾清欢掩嘴一笑,“明明是心细如发才对。”

  楚萱皱了皱眉:“我怎么感觉你说的不是好话?”

  “当然不是。”顾清欢一本正经,“我在夸奖楚小姐是个细心的姑娘。”

  楚萱一顿,又道:“每次你这么对我说话,我总觉得你在调戏我。”

  “怎么会?”顾清欢接口。

  “你知道一句话吗?”楚萱问道。

  “什么话?”顾清欢看着她。

  “睁眼说瞎话。”

  楚萱也看着顾清欢,“你刚刚看起来就像那样。”

  顾清欢微微一怔,忍不住笑了:“楚小姐说笑话的样子也很迷人啊。”

  楚萱:“……”正常人是你这个反应吗?!

  你这是流氓的反应吧!

  楚萱不由得瞪了顾清欢一眼,没说话了。

  顾清欢也没有得寸进尺,她话锋一转:“昨天,蒋悦来找我了。”

  听到这个名字,楚萱立刻反应过来:“赏花宴的那个?”

  因为蒋悦听到言锦的名字后,表现很奇怪,楚萱也就记住了她。

  “嗯。”顾清欢刚要说话,有人从外面敲门。

  紧接着,大门从外被推开,言锦走了进来,看到两人站在窗边,笑着说道:“你们已经到了?”

  “也是刚到。”楚萱道。

  丫鬟从外关上门,言锦走到近前,看着两人,又道:“感情不错嘛。”

  顾清欢颔首,楚萱却立刻拉开距离,一副嫌弃的样子:“谁跟她感情好了?!”

  她才不会跟顾清欢玩得好!

  “打是亲骂是爱,我懂。”顾清欢笑眯眯的接口。

  楚萱:“……”你还说你没调戏我!

  言锦在旁边笑了。

  顾清欢见她面色红润,便道:“身体养好了?”

  “嗯,有安神香,每天都睡得很好。”

  言锦说道:“昨天没有点香,也像平时那样入睡了。”

  “既然如此,以后也不必点香了。”顾清欢点头,“先坐下说话吧。”

  “好。”

  三人落座。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呢?”言锦好奇问道。

  “关于你的事。”楚萱答道。

  顾清欢道:“不如先点了菜,等的时候再说?”

  现在是正午,饿着肚子聊天也太辛苦了。

  更何况言锦身体刚好,也经不起折腾。

  “嗯。”其他两人也同意。

  她们点了菜后,等人走了,又聊起了先前的话题。

  “关于我的事?”

  言锦有些不解,“我最近做了什么吗?”

  “不是你。”楚萱看向顾清欢。

  顾清欢解释道:“事情要从赏花宴时说起……”

  很快,顾清欢将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蒋小姐的事,萱萱与我提起过。”

  言锦说道:“只是,我并没有见过那位蒋小姐。”

  她身体不好,很少参加宴会,与蒋悦碰面的机会微乎其微,若不是楚萱提起,她都不知道蒋悦这号人。

  “我也觉得你们不认识,蒋悦还让我帮忙向你介绍她。”

  顾清欢将昨日的事说了一遍:“……就是这样了,她似乎很在意你。”

  来找她时,蒋悦想法设法的打听言锦的事,太异常了。

  “而且……”

  顾清欢若有所思,“她似乎非常在意你遇到我时,只是一个人这件事。”

  言锦下意识道:“因为丁未?”

  顾清欢闻言顿住,表情微变。

  言锦说完,见顾清欢这副模样,很快意识到了什么,表情一点点的变了。

  “你们在说什么?”

  楚萱不解,“丁未……是谁?”

  上一次,言锦虽说了是顾清欢救了她,却没说是怎么救的。

  这点上,言锦口风还是很紧的,毕竟顾清欢杀人这事,说出去太影响名声,无论是否是为了救人。

  顾清欢看了眼楚萱,道:“是那日追杀言小姐的两名杀手之一,被我所杀。”

  “你?!”楚萱震惊的用手指着顾清欢,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虽然习武多年,可也没亲手杀过人。

  顾清欢看着娇弱无比,竟然将那种训练有素的杀手给杀掉了?

  “你是隐藏的高手吗?”楚萱打量着顾清欢。

  顾清欢沉默了一会,才道:“重点是这个吗?”

  一般人不是该惊吓她杀了人这件事吗?

  “当然!”楚萱理所当然,她可是出身武将世家,杀个人怎么了?

  她父亲可是战场上的千人屠啊!

  顾清欢闻言,哭笑不得,却也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若是别人,大概会被她杀人的事吓到,对她躲躲闪闪。

  楚萱却满不在意,反倒将重点转移,也是怕她不自在吧?

  “我当然不是什么高手,我也没习过武。”

  顾清欢说道:“只是平时偶尔练武,身体比较灵敏罢了。”

  “当时天比较暗,清欢与我都躲着,清欢趁丁未不备,将簪子刺入丁未的喉咙里,她家丫鬟将丁未的腿摁住,丁未才没了反抗之力。”言锦补充道。

  顾清欢看了眼她,忽道:“其实从以前开始我就很好奇……言小姐,你为什么对于这种事,还能如此淡定?”

  换成一般的小姐,早就留下阴影了。

  言锦却跟说书似的,把整个过程都描绘出来了。

  配着她那张弱不禁风的脸,简直……

  言锦掩嘴轻笑:“我平时最喜欢看的,便是侠义话本,萱萱也是。”

  听到这话,顾清欢豁然开朗。

  难怪言锦当初对自己说什么“小女子愿以身相许”。

  “原来是被带坏了。”顾清欢叹道。

  楚萱:“……”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指桑骂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