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41章 魏贼奸计

作品:入我神籍|作者:酒廊饭袋|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3 13:12:29|下载:入我神籍TXT下载
  遗忘森林里面的树粗大无比,枝叶繁茂,遮天蔽日。

  由于晦暗,殷立和宋大中没能追上掳走长公主的人。

  不过,林中草密,倒是留下不少可以追踪的痕迹。

  两人顺着痕迹,一路往前追寻,在一座矮山坡底下瞄见一个蒙面人。

  可是掳走长公主的人身材壮实,而此人却生得消瘦,显然追赶错了。

  殷立二人看见这个蒙面人在山坡底下鬼鬼祟祟的,索性将错就错悄步上前,实施偷袭,一个拿刀架脖,一个拿剑抵其后腰。

  那蒙面人被制,举起双手,战战兢兢说道:“好汉,饶命。”

  殷立把刀在他脖子上紧了紧,喝问:“快说,你是什么人!”

  那蒙面人手举的高高的,不敢动一分一毫:“小的是魏人。”

  殷立说道:“哈,果然是魏人。说,你们为什么袭击送嫁官船!”

  那蒙面人苦声道:“不不不,袭击官船的是另一波人。”

  殷立吓道:“什么另一波人,再不老实,我砍了你!”

  那蒙面人吓得缩了缩脖子:“别别,别砍,小人说的句句是真。没错,我们确实一路跟着官船,可是袭击官船的真不是我们,小人只知道这伙人马是从遗忘森林里杀出来的,却不知道是谁?我们国公爷说,这伙人选择在此袭击官船,必是要嫁祸我魏国,所以我们才现身出来营救公主。”

  殷立和宋大中听罢,张大嘴巴,面面相觑。

  其实这人说的,前后并不矛盾,像有些道理。

  长公主若在魏国遇害,必会招罪天子和燕国。

  魏国公纵有图谋,也不会在自己的领地动手。

  看来眼前之人说的,目前还算可信。

  可是这么一来,形式就变得复杂了。

  另外一路人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掳劫公主?

  还有,魏国公亲自带队一路尾随,又意欲何为?

  殷立和宋大中一时如堕云雾,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殷立稍作运思,眼珠转了转,又问那蒙面人:“我问你,魏国公带着你们跟了一路,到底想干什么!不要跟我说他是来护驾的,护驾用不着他亲自出马,更用不着蒙面,不敢示人!”

  那蒙面人吞吞吐吐:“这个……这个……。”

  宋大中跟殷立说道:“他不说,杀了算了。”

  那蒙面人听说要杀他,吓的哆嗦起来:“别杀我,我说我说。”

  他定定心神,愁眉苦脸的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整件事都是魏国公的野心炮制出来的,他趁此次长公主出嫁,设计了一出嫁祸之计。那魏国太和魏大熏到赵国上方郡走亲,魏国太以旧疾发作为由搭乘送嫁官船回国,都是事先设计好的,而目的就是为了玷毁长公主的清白,以此嫁祸赵国。

  众所周知,赵室宗亲代代荒淫,常为天下人不齿。

  如果长公主在赵国境内遭人玷污,赵国难脱罪责。

  这么一来,赵国就等于同时开罪了天子和燕国。

  到那时,天子和燕国势必兴兵伐赵,而魏国公正好相应天子号召,出兵攻打赵国,达到侵吞疆土的目的。

  可人算不如天算,魏国公的阴谋最终因人而废。

  魏国公无奈,只好作罢,可又怕所谋之事泄露。

  于是琢磨再三,便又起了杀人灭口的念头。

  他亲自带队一路跟着送嫁官船,是想等司徒浪仁一众驶入殷地,便下令杀上船去,将主副三船一干人等全部杀光。哪成想,来到遗忘森林,居然冒出一路来历不明的蒙面人,行杀戮之事,意图嫁祸于魏。

  魏国公唯恐遭人算计,只得现身出来护驾。

  殷立听完,气得七窍生烟,咬牙切齿说道。

  “好个魏贼,居然想在我殷地杀人灭口!”

  “真是好险,差一点就让那老贼得逞了。”

  宋大中也震惊不已,一个劲的大口呼吸。

  那蒙面人看到他们二人脸浮杀气,心里一慌,撒腿想跑,却让殷立踹中膝盖弯,跪倒下去。蒙面人不敢再跑,哭丧着求道:“该说的,小人都说了,求二位爷放小人走吧。”

  殷立道:“我的话还没问完,你急什么急。”

  那蒙面人道:“你问你问,小人什么都说。”

  殷立抬头望向山坡,问:“我问你,刚刚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瞅什么?”

  那蒙面人道:“小人看见长公主给人掳上山了,所以打算爬上去探探。”

  宋大中听到这话,脸色大喜:“殷立,还等什么,赶紧上去救人吧。”

  殷立没有答话,只跟那蒙面人说道:“谢了,不过我仍要杀你!”

  那蒙面人吓得嘴唇打颤,昂头看向殷立:“为……为什么?”

  殷立目光一寒,手起刀落:“是魏贼就该杀!”

  杀了人,收刀入鞘,跟宋大中爬上山去。

  ……

  在这山坡上的密林深处,隐有一座狩猎木屋。

  殷立二人爬到此处,瞧见木屋门前有人看门。

  状况不明,两人没敢现身,趴在草丛里观察。

  隔一会儿,有个蒙面人开门出来。从青色服饰和壮实的身材判断,此人正是掳走长公主的匪贼。端看他从里屋走出,目含悲色,回头往屋内看了看,摇头深叹:“哎——!”

  叹毕,接着又问看门的属下:“事情办得怎样了?”

  那属下回道:“越女去引魏大勋,应该马上就到。”

  那青衣蒙面人点点头:“那就好,希望一切顺利。”

  那属下笑道:“统领的安排,那哪有不顺利的,魏大熏贪美好色是出了名的,别说魏大熏了,就是换作别人,看见长公主衣衫不整的昏在床上,那也是受不了诱惑的。”

  那青衣蒙面人罢手道:“行了别说了,依计行事吧。”

  说完,此二人稍稍远离木屋,把身一纵,跳上树去。

  殷立和宋大中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心里颇觉沉重。

  他们很想知道,这路人马何以用如此卑劣的手段?

  魏国公算很无耻了,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同样卑鄙。

  殷立和宋大中觉得,此刻木屋周边没人,只要避开藏在树上的两个蒙面人的视线,救出公主倒也不难。两人打定主意,偷偷的挪到屋后,通过后窗往屋内瞧望,只见长公主昏在床榻之上,衣服残破,酥肩大腿尽露于外。

  宋大中正打算卸下后窗,钻进去救人。

  殷立搭他肩膀,摇摇头:“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