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忙我帮定了 > 科幻小说 > 这个忙我帮定了 > 第二十二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第二十二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他马上站起身来,冷笑道:“哼,苏警探的能力我王某人是十分佩服的,我王静自问公司员工也有小几十万,但是和苏警探比起来还是差很多的。”

“若是让苏警探来做这个捉贼联盟的负责人,文艺大盗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得被老苏踩在脚下。”

王静说完,庞娇轻轻的捂着嘴巴笑道:“王董的眼光果然非比常人。”

苏哲满脸尴尬,摸了摸脑袋道:“哪里,哪里,老王太客气了。”

打从开始,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林野的存在。

林野也乐的如此,坐在旁边听着他们说话。

谁知蓝雅却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我对林先生也是有了解的,而且林先生的运气一直很好,若是让他来做这个负责人,应该也合适。”

林野突然被蓝雅点名,很是意外。

刚想拒绝,但见到蓝雅一双眼睛柔情似水的看着自己——当然蓝雅看谁都是如此,柔情似水只是林野的理解。

他马上站起身来道:“负责人什么的,我倒是做不了,但网上都叫我帮大哥,若是需要我帮忙,自然也不会推辞。”

“我既没有柳总裁对文艺大盗手到擒来的本事,也没有苏警探把文艺大盗踩在脚下的能力,但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邵子寒见状,有些着急,举起手来跳到中间,还要说话。

柳韵道:“我看既然是黄科长提出的,这个指挥就由黄科长来做吧,诸位对不起,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失陪了。”

黄义昂一直想出口纠正柳韵的错误,自己现在是黄总探长,早就不是科长了。

只可惜,柳韵并没有给他纠正的机会,说完之后站起身径直向着门外有去。

邵子寒一愣随后赶紧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道:“我们家总裁还有事,这种小事你们就自己决定吧。”

黄义昂站起身,冷冷的道:“多谢柳总裁抬爱了。”

柳韵一走,其他人自然是没有意见,这个指挥还是黄义昂来做。

事情定下来之后,黄义昂此刻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装备有装备,自然是春风得意。

刚刚的不快也一扫而光,把自己的下属叫上来发号施令,特地嘱咐庞娇在一旁记录。

等到捉到文艺大盗之后,让庞娇把这些都写在报纸上。

林野见此,准备起身离开找一找从进了酒店就不知道跑哪里了的张琛。

顺便约蓝雅吃个饭。

苏哲和王静紧跟上来。

“小爷,老王,你们发现没有?”

走到楼梯口,苏哲忽而低声问道。

王静道:“发现什么?”

林野也跟着好奇的看向苏哲。

苏哲皱了皱眉:“刚刚柳总裁好像很不高兴,尤其是在听到要捉住文艺大盗的时候?”

这一点林野也发现了。

但细细想来,却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柳韵从一出现,就十分冰冷的态度。

脸上没有任何笑容,看起来很是疲惫。

她这种状态,像是遇到了什么糟心烦恼的事。

刚刚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多半原因是因为嫌众人为了争夺负责人吵闹。

林野将心中的猜测——思维导图中得到的结论说出来后,苏哲一愣,随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也是,柳总裁向来是不苟言笑,也是个工作狂,走到哪里都是一副冰山美人的样子。”

王静则笑道:“行了,你但凡把这种注意力转移一下,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个光棍。”

林野也跟着笑了起来。

王静说的没错,苏哲观察其他美女倒是用心。

但庞娇那位娇滴滴的大美女含情脉脉的眼神却视若无睹。

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眼瞎。

三人下了楼找到张琛,林野还没问他去哪疯了,黄义昂就带着一帮人走了下来。

一边走一边发号施令吆喝着,让酒店的服务员和保安全都集合。

紧接着吩咐大堂经理不准再让任何客人入住。

俨然一副接管整个酒店的架势。

把王静气的想要上去臭骂他一顿。

被林野和苏哲拦下来。

庞娇完成记录工作,前来和三人汇合。

林野十分有眼神的把怒气冲冲的王静拉走。

给庞娇和苏哲独处的机会。

带着王静到了三楼的餐厅,林野正准备给蓝雅发信息约她出来,就见到邵子寒陪着蓝雅从电梯口出现。

一见到林野,邵子寒热情的举起手,而后快步走来道:“嗨,林野!”

而后毫不客气的坐在旁边,看着王静问道:“王总,你家酒店怎么没有烧烤?”

“烧烤?”

王静一愣,不知道邵子寒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我这那么大的酒店,能没烧烤?”

蓝雅则走过来,笑道:“王董,你们酒店好像确实没有烧烤。”

王静有些尴尬,挠了挠头:“是么?”

“可不?”邵子寒道:“比我们柳公司的连锁酒店可差点,我们是啥都有。”

王静十分不爽邵子寒,听到这话,倔脾气上来:“怎么着,我们酒店那么多免费的美味佳肴还满足不了你?非得吃烧烤?”

邵子寒切了一声,蓝雅道:“不是邵队长想吃,而是柳姐要。”

“柳总裁要?”

王静更蒙圈了,完全想象不到柳韵这种高冷御姐霸道总裁,撸串是什么样子。

“柳总裁,喜欢吃,吃那玩意?”

眼见得王静脸色不对,邵子寒哼了一声。

“我们家总裁,高兴了吃烧烤,不开心了也想吃烧烤,怎么着,还得经过王总同意?”

王静何曾被人这么怼过,还是在自己的地盘。

还当着自己兄弟和蓝雅的面,火气蹭的一声就冒了起来。

“有!娘的,老子亲自给你烤!”

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林野赶紧按住他,看着邵子寒道:“邵队长,既然柳总裁想要,一会我亲自送上去。”

邵子寒摆手道:“不用劳烦林先生。”

说着也一脸不爽的看着王静道:“王大老板既然说他要做,那我就陪着,做好了之后,我亲自给我家总裁送去。”

“请吧,王总!”

说着伸出手来做个请的姿势。

王静挣脱开林野,瞪着邵子寒道:“走啊,小子!”

说着,俩人斗鸡一样瞪着对方,向着餐厅后厨走去。

林野本想跟上去,却被蓝雅拦住。

“放心好了,俩人打不起来的。”

蓝雅既然这么说,林野也就放下心来,坐回位置看了看俩人消失的地方道:“这俩人好像是头一次见面吧,怎么像是上辈子的冤家一般?”

“其实也算不上第一次见面,只是俩人之前没打过交道。”

蓝雅悄声道:“邵子寒是柳姐父亲的义子。”

“你别看邵队长看起来油腔滑调,其实也是个很有内涵的人。”

“有内涵?”

林野有些疑惑,要说那晚上遇到的邵子寒有内涵,他勉强同意。

但此时见到的邵子寒,和有内涵却没太大的关系。

“你可不要被他的表面所迷惑,他能够坐到柳公司总部保安队副队长的位置,可不是因为柳伯伯的关系。”

蓝雅见林野有些不相信,低声说道:“在柳姐面前,你看他像个什么?”

林野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像个小丑...”

“对,像个小丑。”

说话间,张琛不知道从哪里端来两杯果汁放在了桌上,请蓝雅和林野喝。

蓝雅道了谢,张琛又蹭蹭蹭的跑向后厨。

林野喝着果汁,问道:“难不成不在柳总裁面前,他就是那晚在春江饭店的样子?”

“也不是,春江饭店那晚,邵队长的表现也很反常。”

蓝雅摇了摇头道:“平日里,在柳公司总部,他也是油腔滑调的,不过人缘很好,整个柳公司都叫他小寒哥。”

“我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也一直以为邵子寒不学无术,是因为柳伯伯的原因,才能当上柳公司的保安队长的职位。”

“后来深入了解,知道了一些事,才改变了这种看法。”

蓝雅的话勾起了林野的好奇心。

“什么事?”

蓝雅道:“柳伯伯去世的前一年,邵子寒只有十八九岁,那时候他就已经从蓝大圣贤班毕业了。”

“蓝大圣贤班?!”

听到这话,林野差点因为惊讶把嘴里的果汁吐出来。

身为蓝大的学生,林野比任何人都清楚蓝大圣贤班代表着什么。

圣贤班虽然名义上归属蓝大,但实际上却是大炎教育总务部直接管辖。

能够进入这个班的人,可以用妖怪、变态、非人类这些词形容。

除了蓝大的学生外,几乎没多少人知道,蓝大还有这样一个班。

而林野虽然知道这个班代表着什么,但这个班到底有多变态也不是很清楚。

只是听过谣传,只有在大炎科考中考满分的人方才能够进入这个班级。

林野的意外,在蓝雅的意料之中。

她继续说道:“有次柳姐的秘书长喝多了,和我说柳伯伯最开始的时候,是想让邵子寒接班的。邵子寒的父亲和柳伯伯是至交好友,而且他父亲还是为了救柳伯伯才去世的。”

“当时邵子寒才一岁多,柳姐还没出生呢。”

“哦,原来是这样。”

林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然后柳伯伯一直把邵子寒当自己亲儿子对待。邵子寒从小就喜欢柳姐,柳姐上学的时候,柳伯伯的事业正在上升期,虽然柳伯伯把柳姐保护的很好,几乎没人知道柳姐的存在,但依然有对手想要对柳姐不利。”

“邵子寒高一的时候就留了一级,和柳姐在一个班。”

听到这,林野算是明白过来,合着这位邵队长和柳韵是青梅竹马啊。

“一直到柳姐考上大学之后,柳伯伯想要把邵子寒当做接班人,邵子寒为了能够在学历上服众,直接考入了圣贤班。”

“然后一年之内就从圣贤班毕业。”

说到这,蓝雅的语气也变了。

林野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圣贤班的学制好像是五年,他居然一年就毕业了。

已经不能用变态来形容,简直就是个牲口。

而且他考圣贤班的理由更扯淡,居然是为了学历上能够服众。

为了服众,就去考蓝大圣贤班的文凭。

就好比一个人为了证明自己功夫厉害,直接去团灭一支军队。

这种逻辑和执行力,牛叉,牛叉。

“接下来呢?”

蓝雅继续说道:“接下来,邵子寒就跟在柳伯伯身边,学习管理公司。当时虽然他在柳公司没有任何职务,但所有人都把他当做下一任总裁对待。”

“柳伯伯被人刺杀时,邵子寒就在当场。”

柳韵的父亲柳重威遇刺身亡,这件事林野是知道的。

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幕后凶手。

柳公司每年对凶手的赏金都不断提高。

这也是柳韵为何认识黄义昂的原因。

每年国际警探都会收到柳公司的大量捐款。

一方面是代表大炎给国际警探的支持,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国际警探尽快找到刺杀柳重威的幕后凶手。

“我听说,那次刺杀,七个凶手,只有一个主谋离开了,除了他之外,现场所有人都死了。”

蓝雅道:“是,对外是这样说,但是柳公司的人都知道,现场还有一个人活着,那就是邵子寒。”

“据当时第一批到现场的柳公司的高层说,邵子寒为了保护柳伯伯,胳膊和腿全都被打断了,手都成这样了。”

她说着,把自己的手用力的往后面掰。

看的林野目瞪口呆。

蓝雅侧身弯手的样子虽然着实可爱,但林野能够想象到当时邵子寒的手弯曲到了什么程度。

“柳伯伯的保镖以全军覆没的代价除掉了四个凶手,邵子寒就是这个样子了,硬生生的把剩下两个杀手咬死。”

“咬死了!”

林野差点没跳起来。

蓝雅示意他不要声张,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咬死了。我是听柳姐的秘书长说的,她说,当时柳公司的市场部负责人,带着人到现场的时候,邵子寒晕过去了,那还死死的咬着杀手的脖子,掰都掰不开,最后...”

一想到柳韵秘书长的描述,蓝雅依旧有些不寒而栗。

林野的心也提了上来,颤声问道:“怎么弄的。”

蓝雅低声道:“他们说,邵队长的手指都进凶手脖子里去了,是市场部的负责人亲手把他手指一根根掰开的,等掰下来的时候,邵队长五根手指都断了。”

“柳伯伯去世后,邵子寒就坚决要做柳公司的保安,把继承人的位置让给了柳姐。”

“乖乖,这都不是个狠人了,这压根就是个狼灭了。”

林野感慨万分,万万没有想到,小丑一般的邵子寒居然还有这种经历。

“哎,不过这些事,柳姐都不知道。在她继承公司之前,很多人都不知道柳姐的存在。”

“而且在柳伯伯去世前,柳姐也不知道家里居然还有那么大的产业。”

“柳伯伯生前,把柳姐保护的很好。”

蓝雅说完,林野哦了一声:“这事就没人给柳总裁说么?”

“谁也不敢给她说啊,整个柳公司上上下下,没人敢告诉她这件事。”

“而且柳姐是一个工作狂,几乎没有任何私生活,每天不停的工作,日程排的满满的,下面的人想说也没有机会。”

“不过我觉得柳姐也能猜到,只是不提罢了。”

说着,叹了口气:“然后邵子寒就一直当这个保安队长,只要柳姐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负责柳姐的安全。”

“用情之深啊...”

林野长叹一声,明白邵子寒为何宁愿舍弃柳公司总裁职位,去当一个小小的保安副队长。

他这是要用一辈子守护柳韵的安全啊。

只可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柳韵和苏哲一样,都没有发现,最爱自己的人就在自己身边。

“而王老板之前透露过想追柳姐的意思,所以邵子寒对他自然有敌意。”

林野不由得苦笑,自己刚刚还觉得邵子寒是小丑。

听蓝雅这么一介绍,合着自己才是那个只看表面的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