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婿 > 修真小说 > 隐婿 > 第1370章:铁憨憨

6v小说 www.6vxs.com,最快更新隐婿最新章节!

师傅果然是师傅啊!

随随便便就造就了一个天阶高手,难怪世俗界的人在面对隐藏陈家的时候还是有恃无恐。

刀伯仿佛已经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脸上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连忙露出个歉意的笑容,笑咪咪的走了过来。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师侄你好!我是你师伯,你叫我刀伯就行!”

说着,刀伯轻轻地掐了一把小浩宇的小脸,笑眯眯的道:“师傅,你这重孙还真可爱,长得虎头虎脑的!”

说完,刀伯突然发现周围的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杨旭和师傅的表情都很怪异,前者一脸嘲讽,后者这是满脸震惊和恐慌。

什么情况?这称呼没问题啊!

刀伯一脸懵。

“原来这是你重孙啊,这么说我是你孙子了?很好,很好!”杨旭说着用手颠了颠小浩宇,说道:“来,宝贝儿子,叫爷爷!”

小浩宇黑葡萄似的眼睛转了转,奶声奶气的对着陈道河叫了声爷爷。

“我……我……”陈道河的喉咙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掐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心都要蹦出嗓子眼了,全身都在抖。

刀伯古怪的看着陈道河,见他浑身颤抖还以为是激动过度,连忙说道:“师傅,您的重孙叫您呢。”

陈道河傻愣愣的点了点头,下一秒突然反应过来。

“不是……”

“宝贝乖,去叫你徐爷爷出来认爹。”杨旭拍了拍小浩宇的屁股,冷笑道。

小浩宇看看杨旭,又看看陈道河,一摇一晃的朝着大厅走去。

刹那间陈道河的冷汗流遍全身,飞快的抱起小浩宇,脸上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着杨旭:“前辈,您就不要嘲讽我了,您这不是要让我去死吗?”

心里也罢刀伯这个蠢徒弟骂的狗血淋头。

小浩宇是他重孙,杨旭不就成了他孙子了?

那徐庆年是杨旭的后爸,那按照辈分来,就是他儿子了!

一想到这,陈道河吓得差点都要窒息了。

“我嘲讽你?没啊,我只是让徐老头出来认认爹!”杨旭皮笑肉不笑的道。

看着陈道河吓得不轻,他心里那个爽啊,让你们隐藏陈家来威胁老子,来啊!

看老子不下吓死你。

“我……我现在就打死这个逆徒!”陈道河支支吾吾的好一会儿,接着转身暴怒的一脚踹在刀伯身上,拳头像是雨点般落下。

打的刀伯鬼哭狼嚎的,也不敢还手。

看门的小弟全都傻眼了,这两个半截身子都入土的老头咋就莫名其妙的打起来了?

这要不要上去阻拦一下?

打了足足有半个小时,陈道河瞥了一眼发现杨旭抱着小浩宇离开,他才停了下来,长长的松了口气。

背后的衣服全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好家伙,差点被这整天只会舞刀弄剑的铁憨憨害死。

陈道河其实对刀伯还是挺满意的,好学,对武学上的事情一点就通,而且衷心。

跟了他几十年从来就没有过背叛,而且对自己特别的恭敬。

但就是有点不开窍,对于人情世故根本就不懂。

“师傅您……您为什么打我啊!”刀伯一脸委屈的跪在地上。

他都八十岁的人了,这一把年纪的还被师傅暴打,这面子上有些过不去,特别还是被当着一群小辈的面被师傅暴打,刀伯委屈的都要哭了。

“我打你?我这是救你!”陈道河黑着脸怒喝一声。

刚说完他飞快的朝后看了眼,看到杨旭没出现他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对着刀伯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走到一边去。

刀伯挠着脑袋一脸懵的跟在陈道河身后,到现在他都没明白这是怎么了。

“师傅,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您会叫杨旭前辈?”刀伯忍不住疑惑的问。

“因为他就是我前辈,他同时也是隐藏陈家的希望,是能给我带来无限机缘的大能!”陈道河感叹道。

“大……大能?”刀伯震惊的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犹豫了下,他顶着被骂的风险,小心翼翼的问:“师傅,你是不是搞错了?杨旭还这么年轻,而且只不过是地阶二段,在世俗界可能是天之骄子,练武奇才,但在古武界不算什么啊!”

“你懂个屁!”陈道河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缓了缓,他才接着说道:“杨旭的未来不是你和我能看到的!他最可怕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他掌握了九阳还魂针,而且他的背后还有高人,杨旭的前途不可限量啊,要追上我也不过是眨眼之间!”

嘶!

刀伯听得目瞪口呆,他这么多年还没听到师傅对人有这么高的评价。

“你想必也见过那个天阶的女娃娃了吧?”陈道河突然问道。

“嗯!”刀伯点了点头。

“如果我告诉你,几个小时以前她还是个普通人,你信吗?”陈道河沉声问道。

“不可能!”刀伯想都没想就矢口否认。

可刚说完他突然反应过来,这话是从他师傅口中说出来的。

“师傅这……这……”

“没错,其实我知道的时候也很震惊,如果别人跟我说我也不相信,但这是事实,因为她之前还不会控制真气,是我教她的,而她之所以变成天阶,也是杨旭用九阳还魂针造出来的!”陈道河叹道。

“师傅我……我刚才是不是做错事了?”刀伯哭丧着脸问。

虽然他对人情世故这一方面不太清楚,但不代表他是个傻子。

随随便便制造一个天阶高手,这正是前所未闻,这是人吗?是妖怪吧!

“如果不是及时抱着那孩子,估计你和我现在早就已经成尸体了!”陈道河后怕的道。

“师傅,您的意思是,这引龙一号别墅还有高人?甚至比您还高?”刀伯这时候才彻底的反应过来。

“呵呵!”陈道河冷笑一声。

顿了顿,他脸上多出了一抹崇拜和深深的敬畏:“你实在是太高看我了,如果里边那位真动起手来,就算是十个我加起来都不够人家一根手指头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