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医婿 > 都市小说 > 龙王医婿 > 第738章 认输

陈云看着自己的细剑,神色中带着惊愕。

他知道江辰跨入了八境,知道江辰练成了天绝十三剑,甚至还知道他拥有一种诡异的神功。

他死死的盯着江辰。

看到了江辰身体表面浮现出的淡淡金色光圈。

这是以前没有的。

以前江辰仅仅是变成铜人。

现在身体表面都浮现出金色光圈了。

深吸一口气,强行的使自己震惊下来,缓缓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武功?”

“你还没资格知道。”

江辰一脸冷漠。

面对这个未知的敌人,只有将其打败。

手中刑剑一横,叫道:“再来。”

“怕你不成。”

陈云虽然被江辰施展出来的武功震住了,可是他不惧怕。

他掌握了天下最顶级的武学。

就算江辰防御力可怕,他也有信心击败。

说完,他就站在原地。

好几秒后,江辰感觉到不秒。

“又是残影。”

他再次震惊。

陈云的身法太诡异。

此刻,身后传来危险的气息。

猛地转身,一剑斩出。

铛!

双剑碰撞。

这一次,陈云手中的细剑直接被震断。

剑被震断的瞬间,他也是猛地出手,一掌拍在江辰胸口。

江辰身上有金色气墙,能抵挡伤害。

可是这一掌的力量太强,就算是有金色气墙壁,就算他现在的肌肤变成了铜色,防御力很恐怖,可是他还是被震的吐血。

而且他的身体也被震的不断的倒退。

与此同时,江辰能感应到一股阴寒的真气进入体内。

这股真气差点冰冻了他的血液。

他迅速的催动天罡气功。

在至刚至阳真气的驱除下,这股阴寒的真气瞬间被祛除出了体内。

江辰降落到一块巨大的岩石上。

陈云则站立在几百米外的半空中。

他紧盯着江辰。

此刻,他再也没有之前的从容和淡定,苍白的脸庞上带着一抹罕见的凝重、

江辰的防御,超乎了他的想象。

“你赢了。”

陈云看了好一会儿后,淡淡的开口。

这一掌已经是他距离江辰发动最强的一掌了。

这一掌仅仅都只是打的江辰吐血而已,继续打下去,只会两败俱伤。

“我要的人呢?”

江辰冷声开口质问道。

“在天山关外,你车上。”

说完,陈云身体一闪,就这么消失在了江辰的视线中。

“等等……”

见陈云走了,江辰催动了全力,迅速的追了去。

可是,陈云的速度太快了,比他要快上一些,他追了出去后,陈云已经进入了原始森林,很快就消失在他视线中。

“该死。”

江辰怒骂。

他还没询问陈云背后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再次折返回了天山关的山顶。

散去了金刚不坏神功。

一散去,他就忍不住的栽倒在地上。

跟陈云一战,他几乎是处处受到压制。

就连天绝十三剑也奈何不了陈云。

要不是仗着有金刚不坏神功,他根本就无法抵抗陈云的攻击。

陈云认输,这是他没想到的。

他以为今天会有一场生死激战,不是他死,就是陈云亡。

他盘膝坐在地上,催动医经内的疗伤心法,开始疗伤。

“好阴寒的真气。”

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纵使是已经驱除出了阴寒的真气,可是他还是感觉到寒冷。

远处,唐楚楚见战斗已经结束,也松了一口气,她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离开。

江辰疗伤了一会儿后,陈雨蝶出现了。

陈雨蝶看着在疗伤的江辰,也没打扰。

而江辰则是一边疗伤,一边看着出现的陈雨蝶,忍不住问道:“她们没为难你吧?”

陈雨蝶微微摇头。

江辰再次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人是谁,你怎么叫他大哥,难道他也是天山派的弟子吗?”

陈雨蝶轻轻点头:“嗯,他是我大哥,大概在十年前离开了天山派,那时候我还小,才十来岁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后来父亲告诉我,我才知道的。”

“愿闻其详。”

江辰一脸认真的看着陈雨蝶。

这本是天山派的事,可是现在陈云给他下战书。

这就跟他有关系了。

陈雨蝶想了想,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一本秘籍。”

“什么秘籍?”

“玄灵真功。”

“什么?”

江辰惊得站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陈雨蝶,问道:“你说什么,玄灵真功?”

“嗯。”

陈雨蝶缓缓点头,说出了一则隐秘。

江辰这才知道,原来玄灵真功一直收藏在天山派,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

现在他也知道他爷爷的玄灵真功是从什么地方学到的了。

肯定是从天山派学到的。

陈雨蝶问道:“对了,我大哥有没有跟你说,他背后的是什么人?”

江辰调息了一会后,才稳住了伤势,他站了起来,摇头说道:“还没来得及问他就走了,我追了去,可是他速度太快,没追上,你大哥的实力太强了,我已经达到了八境,施展天绝十三剑都奈何不了他,要不是我修炼了金刚不坏神功,这次我必败。”

“哎。”

陈雨蝶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对了,玄灵真功?”

江辰想起了什么。

想起了最后陈云打的他那一掌。

这一掌的力量太强,太诡异。

不过,他不确定陈云施展的到底是不是玄灵真功。

只有回去,询问下楚楚了。

陈雨蝶问道:“玄灵真功怎么了?”

“没,没什么。”

江辰微微摇头,说道:“你大哥说,我要找的人在天山关外,我们先去看看。”

“嗯。”

陈雨蝶点头。

江辰和陈雨蝶两人迅速的离开。

离开天山关后,找到了几天前停好的车。

江辰走了过去,打开车门。

车里后排椅子上,躺着一名女子。

女子已经昏迷过去了。

江辰一看,这正是开晓彤。

他迅速的去叫醒她。

开晓彤迷糊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好一会儿后,她才反应过来:“江,江大哥,是你吗?”

“是我。”

江辰点头,说道:“你现在什么都别说,我们先回南荒去,先安顿下来再说。”

江辰直接去了驾驶室,开车离开。

与此同时。

天山关深处的一片森林中。

一个溶洞、

溶洞中一处空旷的地方,首位上坐着一人。

在身前有帘布,看不清是男还是女。

而陈云则跪在地上,苍白的脸庞上带着无奈,说道:“我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