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安乐侯 > 历史小说 > 大宋安乐侯 > 第292章 原班人马

曹皇后听到官家竟有如此体贴之言,不由得垂下泪来,急忙伸手轻拭。

赵祯如今虽然看不到曹皇后的面貌,可是如今是真被曹皇后所吸引。他见曹皇后伤心,便将自己的手帕递过去。

李太后与杨太后两人,看到这里心中多少都有些明白,显然官家是被曹皇后用了些手段。

不过,这是皇后,与宫内那些嫔妃不同,帝后恩爱有利于大局。两位娘娘是过来人,虽然看破自然也不会去说破。

而范宇与还玉两人,此时也正说的火热,却是将两位娘娘给晾在一旁。

李太后叹了口气,对杨太后道:“妹妹,咱们都是老了。孩儿们虽然都有孝心,但是他们眼下似乎有些顾不上咱们两个老的。”

“官家、安乐侯。”杨太后不由得笑道:“你们四口人的心思,如今也不在酒宴上,这便各自回去吧,莫要在我与阿姐的面碍眼才是。”

“这两对小两口确实碍眼,你们还不早些回去,等以后再来这里吧。”李太后笑着摆摆手,直接起身。

范宇知道,这是两位太后给他们年轻人空间,便急忙也起身,向义母李太后道:“娘,孩儿明日便要离京,今日之后,有一阵子怕是不能过宫向娘和姨娘请安了。”

“你既然得了官家的差使,那便也要尽些责任。记得细心用事,莫要给官家添乱便可,早去早回,也莫要让娘牵挂久了。”李太后叮嘱道。

“宇儿此去,莫要太过劳累。”杨太后也对范宇道:“你们还年轻,建功立业来日方长。须事事谨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便是。”

范宇躬身肃然道:“多谢娘和姨娘的记挂,孩儿定当将官家所托之事做妥当,也会尽快回京。到时再来向娘和姨娘请安,共享天伦之乐。”

官家赵祯也开口道:“两位娘娘,我已赐安乐侯便宜行事之权。想来以安乐侯素来表现,应会带功而归。”

一行四人出了慈宁宫,官家赵祯拉着曹皇后,却是一路上都没放手。

范宇与还玉公主也要出宫,便向赵祯道别。

“官家,臣明日便要带人出京,若有不协之事,当会给官家上书言之。”范宇对赵祯拱手道。

“好了安乐侯,你我虽无血脉,却仍有兄弟之名。你好好去做便是,我定会护你周全。且祝你一路顺风,马到成功吧。”赵祯今日的心情不错,又看了曹皇后一眼。

曹皇后也向范宇道:“我的那个幼弟,也要托付于安乐侯了。他有志于军中,安乐侯便放开他的手脚,且让他闯一闯。就算是他出了什么事,也是他自己所愿,我绝不会对安乐侯有半句怨言。安乐侯自己,可莫被我那幼弟牵连便是。”

此时的曹皇后,对于范宇其实是有差很大的感激之意的。若不是范宇的主意,如今官家的圣眷也不会落在自己身上。

如果不是与官家有了肌肤之亲,只怕自己无论是做皇后还是做女人,都做的没什么滋味。

“多谢官家吉言。”范宇躬身道:“曹傅我会看顾一些,但也要看他自己所愿了。臣尽量不使其涉险便是,以减少他的危险。”

还玉公主听到还有危险,不由得伸手紧紧抓住了范宇的衣襟,甚为紧张。

“你们两人且回去吧。”赵祯看了看坤宁宫的方向,“莫要耽误了歇息。”

这后半句话,也不知道是对范宇和还玉公主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范宇和还玉两人出了宫,上了自家的马车。

还玉便再也绷不住,一头扑到了范宇的怀中道:“夫君,你此去难道还有危险不成?不是作为钦差巡边吗,如何会去涉险。”

“说是涉险,怕是有些言过其实。”范宇笑着摇头道:“此次巡边不但带有侍卫队伍,还有各地的边军。除非西夏或是辽国大举兴兵,否则我这次巡边是不会有事的。”

“若是这样,那还好。”还玉公主看着范宇的脸,一副庆幸的表情道:“刚刚在宫里,可是吓了我一跳。”

范宇搂住还玉公主,然后用力将她抱住,才问道:“上次给我用了药,你便早早的跑到宫里,却是以为我这夫纲不振么。张李两位嬷嬷给你乱出主意,你竟敢对我如此随意!”

还玉公主看到范宇的样子,并非是真的生气,便嗤嗤的笑道:“那药本就是我的陪嫁之一,本来就是要给你用的,只是一直没想起来。你早用晚用都是一样,夫君又何必记较。”

这话说的,简直让范宇哭笑不得。自己被用了宫中的药,弄了半天似乎还被牺牲了晚年幸福?这样算起来,实在有些亏啊。

回到府里的安乐侯与还玉公主,两人都是年轻健康之人,无须多说自有一番情调。

好在这一次范宇没有被还玉公主喂药,早上起的还算早。

当范宇起来之后,便看到吴良来到房门前,禀报道:“侯爷,造作院的许当已经候在外面。还有数百名禁军,也都在等着。”

范宇点点头道:“好,看来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公主她……”吴良没看到还玉公主起身,便露出向范宇请示之意。

“我这便要出京,她还在睡,那便不要叫醒她了。如她所说,再受一次离别之苦岂不残酷。”范宇摆了摆手道。

吴良躬身道:“是,那就让小的来伺候侯爷的行装。”

当下去了前面,叫上王小丁,两人一起将范宇的行装,都送到外面的马车上。

范宇来到大门外,王中平王虞侯、杨文广、狄青、曹傅等人都已经在等候了。上百辆的马车,还有数百兵士,都排列开来,将街道都差些堵死。

“下官等人,见过范钦差!”许当当先喊道。

其余人也跟着抱拳,向范宇行礼。

范宇摆了摆手道:“好了,这一次出京,并非是出使辽国,而是巡边。大家都警醒一些,或许便会遇到马匪或是散兵游勇。若是平白的丢个大人,那还不如在京里待着的好。”

杨文广拱手道:“侯爷放心,我等上次便在白沟河杀了不少辽国部族军,岂能怕了这等乱匪和散兵游勇。若是敢来,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许当立时将手中的一本册子递上来:“侯爷,这里面便是此次风货物清单,刚刚已经与军需官核对无误。”

范宇转头看向一旁的军需官,不由一愣。

这军需官还是上次的朴增寿,除了段少连没来,竟都是原班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