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夫人不好惹 > 言情小说 > 宋家夫人不好惹 > 番23 那是她的男朋友

“如果我现在亲下来,你会骂我流氓吗?”

燕北的唇距离薛皓月的嘴唇只有两公分时停下来,他做不出登徒子的举动,虽然他很想不管不顾亲下去。

薛皓月把丢掉的神思捡回来,双手一推他胸膛,离开他的胸膛与落地窗之间形成的包围圈。

“我该走了,你自己注意一点!”

她丢下一句话就要逃离现场,却被燕北一把抓住手腕,她停下脚步,回头用询问的眼神看他。

燕北:“留下来陪我吃顿饭?”

薛皓月现在不太想面对他,一看到他的脸,她满脑子都是线条分明的肌肤。她顿了顿,婉拒:“我爸爸晚上做了红烧排骨和丸子,我想回家吃饭。”

爸爸牌的饭菜确实是饭店里的菜无法比拟的,燕北叹口气,怅然道:“想去你家吃饭,行不行?”

薛皓月张着嘴“啊”了声。

去她家里吃饭?他之前去过一次,但那次是爸妈不在家,后来即使被撞见,他也解释了两人的关系。

如今他在小镇上待了这么多天,她爸妈都知晓了他为何而来。她要是把他带回家,她爸妈和邻居会怎么想?

薛皓月犹豫不决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她接起来,薛母关切的声音传来:“小北他怎么样?”

薛皓月看了眼燕北,背过身去低声说:“还好,不是很严重,后背有几处淤青,已经喷过药了。”

“那就好那就好。”薛母舒口气,“晚上让他过来吃饭吧,你爸爸钓了好多鱼,炖了鲫鱼豆腐汤。”

薛皓月脑子蒙了蒙:“啊?啊……我问问他。”

其实不用问,燕北前一秒才说过想去她家蹭饭来着,她正想着怎么婉拒呢,现在似乎拒绝不了。

“阿姨的话我都听到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燕北笑得很灿烂,歪了下脑袋,“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

燕北从衣柜里拿了套衣服到卫生间,再出来时就恢复了人前的清冷矜贵模样。

薛皓月把人领回了家,薛父听薛母说了下午的事,本来就对燕北很满意的他,自然是慈颜悦色,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

燕北陪薛父喝了两杯酒,聊了些工作上的事。燕北一言一行都透着尊敬和谦恭,薛父也都看在眼里,知道他是在讨自己欢心。

饭后,薛父和薛母收拾厨房,薛皓月送燕北出门,他站在门口的路灯下,摸了摸她的头发:“什么时候出发?”

“嗯?”

“不是要拍戏?”

“你说这个啊,开机时间待定,我得先去见一见导演。”薛皓月抬眸,望着路灯下光风霁月的男人,微微失神,“你要跟我一起吗?”

燕北轻轻一笑,理所当然道:“你以为我什么还留在这里。”

灯下有小飞虫绕来绕去,狂刷着存在感,夜里起了风,很是凉快。薛皓月眯起眼睛,任由风把头发吹乱:“我要是一直不答应你,你就一直跟着我?”

燕北面露无奈:“不然我还能怎么办?”

薛皓月也有点无奈:“谁教你这么做的?”

燕北很诚实地说:“宋小八教的。他就是靠这招追到孟渐晚的,我觉得这方法笨得很,不过看他如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似乎颇有成效。”

还有句心里话他没说,薛皓月比起孟渐晚,性子可就柔软得多了。宋遇连那么难搞的孟渐晚都能拿下,他还有什么理由灰心丧气?

薛皓月想笑,轻咳一声忍住了。

——

三天后,薛皓月飞去帝都见了导演和制片人,合同很快就签了下来。以她个人的名义签的,不再跟嘉瑞分红。

剧本她看了一遍,没有打戏也没有别的需要提前学习,唯一让她苦恼的是减肥。

她在家整整吃胖了十五斤,到机场的那天就被蹲守的狗仔拍了,“薛皓月胖了”的词条迅速窜上热搜,在热搜榜上挂了一天。

薛皓月在帝都有套别墅,住下来以后每天的活动就是研究剧本、泡健身房减肥。

大概是在家调整好了心态,目前她身心都处在一个非常舒适的状态。

这一晚,她健完身,没在健身房里冲澡,直接回了家,刚到家就接到了燕北的电话,对于他的每日问候她已经习惯了。

她把外套脱下来搭在沙发背上,接通了电话。

“我给你点了外卖,一会儿记得开一下门。”电话那边的人说。

薛皓月眉头一皱,她最近都不打算吃外卖,一般都是在网上买来营养低脂的食材,自己照着教程简单做个减脂餐。偶尔嘴馋受不了,她就会叫阿姨到家里来做顿好吃的犒赏一下自己。

不知道外卖什么时候会来,薛皓月快速到浴室冲了个澡,吹头发的时候门铃就响了。她在门边的小屏幕里看到的不是标志性的外卖员服装,而是西装衬衫的燕北,擦头发的动作就顿住了。

大晚上的……他过来干什么?

也不怕被人发现。

附近的别墅区里住了不止她一个明星,彭笑的房子也买在这里,上次彭大明星没化妆遛狗就被躲在暗处的狗仔偷拍到了。

薛皓月脑袋顶着毛巾,又看了眼小屏幕。

唉,毕竟是前老板,总不能把他关在门外。

薛皓月给他开了门,燕北拎着一袋子东西进来,很自觉地在玄关鞋柜里找一次性拖鞋换上,看这动作娴熟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他家。

薛皓月看得目瞪口呆,登堂入室就算了,他的行为也太自来熟了吧???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燕北把袋子放客厅的桌上,去厨房水池边洗了手。

薛皓月跟过去,直愣愣地看着他,嘴巴翕动,找了个借口:“我刚刚在吹头发。”她下一个举动就是找遥控器关窗帘,不放心似的问,“你过来的时候有注意过周围吗?别被狗仔偷拍了都不知道。”

燕北站在桌边把袋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闻言瞥她一眼:“你很介意?”

“废话,被拍到会写成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说起这个,薛皓月还有点委屈,“上次在我家谈工作就被拍到了,网上说得很难听。”

燕北想起那晚事情发生后,他立马召开会议让公司的公关团队澄清了谣言,那时候她应该很难受吧。

“对不起。”燕北突然说。

薛皓月疑惑地“嗯”了声:“为什么要道歉?”

燕北:“上次没有照顾你的情绪。”

“……营销号猜测我们是金主和情人的关系本来就是捏造的,公司做出澄清声明没错,难道要继续不明不白让他们误会?”薛皓月小声嘟囔,“我没那么脆弱的。”

她越是这样,燕北越是心疼。

他都不知道自己过去都做了些什么,但凡用点心就能发现她一直过得不开心。事实上,他亲眼看着自己把她越推越远,弄得一团糟。

不提了,过去的事他都不想再提了,想想是真的傻逼缺心眼。

燕北转移话题:“你还没吃晚饭吧,给你带了点东西。这个白切鸡是我妈做的,料汁给你装了一碗过来。还有,路过一家网红店买了点寿司和蛋黄酥。”

薛皓月看着他像变魔法一样,拿出一盒码得整整齐齐的白切鸡,一个带盖子的塑料小碗里装着料汁,还没打开都能闻到酸酸的醋味。另外两盒包装比较精致的,就是他在店里买的东西了。

“你妈妈?”

薛皓月有点惊讶,不知道他是怎么跟他妈妈解释她的。

一看她惊讶瞪眼的模样,燕北就忍不住逗她:“嗯,我妈听说是要拿给未来儿媳妇吃的,她就恨不得把整盘白切鸡都给你装过来。我说了你最近在减肥,她才稍微收敛一点。”

薛皓月擦着头发,窘得脸颊发红,什么“未来儿媳妇”,她还没答应他呢。

“快吃吧。”燕北说,“这些都是低脂的,不影响你减肥。”

薛皓月坐下来,夹起一长条白切鸡,放蘸料碗里滚一圈,送进口中,味道竟然也不输以前在店里吃的。

他妈妈的厨艺一定很好。她想。

燕北猜到她在想什么,笑了笑说:“她只会做这一道菜,因为我爸喜欢吃。她做其他的菜都很难吃,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起身去冰箱给自己找了瓶喝的,看到里面有新鲜水果,拿了几样出来,削皮切块,装进碗里放在薛皓月手边。

薛皓月沉默地吃着饭,余光瞥见对面的男人开了瓶矿泉水,喝了几口,见她吃得差不多了,他就把水果推过去,起身帮忙桌上的餐具。

薛皓月全程都愣愣的,目光所及,是男人穿着笔挺的衬衫,端着餐盒,把没吃完的放进冰箱里,筷子搁进洗碗机里。

虽然也没做什么,但她就是觉得看起来很居家。

燕北整理完,一看时间也不早了,拿上椅背的外套穿上:“我先走了,你自己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打我电话。”他走到门边,想到什么又停下来,“你现在没公司做后盾,很多事情不方便,我明天给你派个助理过来,或者你想用回以前那个助理,叫什么来着……康乃馨?”

薛皓月纠正他:“是康梓馨。”

燕北“啊”了声:“我把她派过来?”

康梓馨最近在转型做经纪人,还是不麻烦人家了。薛皓月摇头拒绝:“不用,我自己找一个就好。”

燕北顿了几秒,没忤逆她的意思:“行吧。我先走了?”

“嗯。”

他过来一趟仿佛就是为了投喂她,没别的。薛皓月目送他离开,关上门之后,整栋别墅都显得空荡荡的,安静得能听见外面的风声。

帝都的妖风这么恐怖吗?呼呼的风声仿佛吹在耳边,有点吓人啊。

薛皓月缩回沙发,拿了条薄毯子给自己盖上,握着手机点进燕北的微信,咬着唇犹豫了半天,一行字打出来又删除,反复几次过后,她终于把消息发出去了。

“我要是答应做你女朋友,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好吗?”

她就怕这个男人又变回以前那样,爱答不理的,心里永远都有且仅有工作。她怕眼前的一切都是迷魂计,她怕一脚陷进去再也出不来,他却能潇潇洒洒抽身离开。

燕北很快回复:“会比现在还要好。”

薛皓月莞尔:“那好吧。”

燕北不可置信:“答应了?”

薛皓月:“嗯。”

然后就没下文了,燕北没有回她。薛皓月皱了皱眉,盯着屏幕胡思乱想的时候,门铃再次响起,是那个男人去而复返。

根据他按门铃的时间推算,他根本就没走远!说不定他就在她家门口徘徊。

这个认知让薛皓月心情大好,她不再犹疑,光着脚飞快地过去开门了。

……

……

两个月后,薛皓月成功瘦回以前的身材,低调进了剧组,身边带的助理是燕北帮忙安排的。因为她能拒绝燕总的安排,却拒绝不了男朋友的好意。

意外的是,在剧组里,她遇到一个久违的老朋友——陆枝。

她们上一次合作还是几年前,在叶闽中导演的电影《无门》中,当时陆枝是女一号,她是女配角,被她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扇得半边脸都麻了。

风水轮流转,这次轮到陆枝给薛皓月做配。

薛皓月早忘了当年那一巴掌的恩怨,后来的几次颁奖典礼上遇到陆枝,她都能微笑打招呼,现在自然也能从容地点头致意:“陆前辈。”

陆枝早知薛皓月是女一号,却不得不接下这个工作。

这几年她在走下坡路,人气下滑得厉害,拍的两部电影票房接连扑街,失去了大荧幕的资格。她退回电视圈后拍的一部剧收视率也不理想,只能退而求其次演起了女二、女三、女四,不然她很快就会被娱乐圈层出不穷的新人浪潮淹没。

陆枝皮笑肉不笑:“真巧啊,我们又合作了。”

薛皓月回道:“是很巧。”

陆枝隐约从圈内好友那里听到一点风声,语含试探:“我听说薛小姐你和嘉瑞闹得不愉快,即将面临解约,是真是假啊?”

事实上早就解约了。薛皓月将发丝别到耳后,她不再是当年单纯的小女孩,当即柔柔一笑,四两拨千斤道:“一些风言风语罢了。”

陆枝不再打探,跟全剧组的人举行完开机仪式,就紧锣密鼓地投入拍摄当中。

然而拍了不到两个星期,剧组就迎来了第一波探班的人员,燕北带着助理过来,在深夜为大家送上香喷喷的牛肉水煎包和鸭血粉丝汤,整个剧组都感动得差点落泪。

薛皓月望着半个月不见的男人的身影,心跳怦怦。

她不是说了不让他过来探班吗?怎么突然就过来了,也没提前跟她说一声,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燕北没避开众人,亲手端了一碗没放香菜和葱花的鸭血粉丝汤,递到薛皓月手里:“辛苦了。”

周围的人刷一下,像被按下某个开关,齐刷刷地看过来,眼神充满八卦。

薛皓月瞪着小秘密的男人,压低声说:“你干什么呀?想让所有人都发现我们的关系吗?”

燕北:“我没关系啊。”

薛皓月倔强道:“……我不要。而且,导演也不喜欢演员在剧没播的时候就闹出影响不好的绯闻。”

“……”

燕北想,这大概就是报应,以前绯闻出现他澄清得太快,现在他一心想公开却被她死死捂住。

薛皓月端着一碗鸭血粉丝汤,带着自己的小助理躲他远远的,坐在角落的折叠椅上埋头苦吃,生怕被人说闲话。

燕北看着她躲避的模样,简直要哭笑不得了。

燕北身后的助理暗暗竖起大拇指,薛小姐果然厉害,以前他都小看她了。

有人怕传绯闻躲燕北如同躲避瘟神,有人却偏偏热情似火凑上去博好感。陆枝端着一碗粉丝汤送到燕北面前,娇俏地笑了笑,声音更是甜得跟蜜一样:“燕总,我看你都没吃,这一碗给你吧。”

薛皓月远远看到,猛吸了一口粉丝,偷偷翻了个白眼。

什么啊,那是她的男朋友!

------题外话------

本来想一鼓作气写完的,但是写不完了呜呜呜,明天应该是最后一章叭。

一般番外就是写到两个小朋友在一起就结束啦。

嘻嘻。